• 第十三回之前的怪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687字

    易遥回到舅舅家,又发现了一件让他高兴的事情:芳芳她们走了。真真脸色羞红,偷偷告诉易遥:“我妈去县里学习,晚上回不来了。”

    客走东家安。晚饭后,都早早洗了澡。林德海在自己的卧室里看电视。

    真真来到易遥的房间,问:“这几天你都是吃了午饭就出去了。老实交代,你干什么去了。”

    “好姐姐,告诉你一件好事。”易遥笑着说:“方霞收我为徒了。”

    真真听的一呆,大声道:“那叫什么好事。我不许你去。”易遥一怔,明白真真的心事,急忙柔声解释。

    “姐,你想多了。我和她是不会发生什么的。你也知道的,她是个冷人。”

    “冷人为什么要收男徒弟。”真真冷笑一声,“她单身住着,你每天中午过去,这叫别人看见会怎么说。她要是没有那个意思,怎么会让你去?”

    易遥叹了口气,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很想发个毒誓,叫真真放心。可转念一想,若是方霞真的对他有意,或者一时动了柔情,又真好拒绝。方霞毕竟也是孤单可怜的女子,易遥很想能够给她安慰。

    沉默了一会,易遥终于叹道:“罢了。你既然信不过我,我以后不去她那里了。”

    真真觉得易遥一定生气了,心中感到既委屈又烦乱,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易遥转移话题,问道:“姐,你这几日怎么样。睡的可好?”

    “你才想起来要问我呀?”真真的泪水掉了下来,“昨天芳芳还取消我,说她夜里解手时,见我正盘腿坐在床上练功。那正跟我前几日梦中的情况一样。现在,我连那样的梦都不会做了。”扑进易遥怀中,哭泣道:“阿遥,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真怕我会失去我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你不会的。”易遥搂着真真,替她轻轻擦去泪水。“这几天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你单独说话。但我想了很多很多关于你的问题,也上网查了很多资料。我想,我们得搞清楚你梦见的究竟是什么地方,如果那是一个现实存在的地方的话。还有,你得告诉我,你第一次做那样的梦,是在什么时候,在那之前,发生了什么。”

    “现实中怎么会有那样的地方?”真真睁大了双眼,“就算有,天下这么大,又该怎么去找那样的地方?”

    “我想过了。有法子的。”易遥说,“你可以把它用文字描述出来,甚至可以制作出一幅图画来,我们把它发到网上去。你总该相信网民的力量。”

    真真点点头。在这几天里,易遥真的想了好多,一直在关心着她,这让真真感到甜丝丝的,驱走了心中的恐惧和无助。易遥道:“现在,你先告诉我,你第一次做那样的梦,是在什么时候。”

    “是六月二十八那天,我放假回到家的第二天。”真真肯定的说,“我有记日记的习惯,不会记错的。我还记得那天是农历的五月十三。”

    “这样说来,距离今天刚好是半个月。”易遥算了算,问道:“白天你遇到了些什么,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那天中午,我也做了个怪梦,不是一样的梦。”真真回忆着。“那天上午,我到苏荷那里,想把头发削薄点。苏荷姐的手艺很好,我每到放假,都要找她剪发。苏荷给我剪了发,求我陪着她去双月岭拜妙通真人。她说她一连几天心神不宁的,想来想去,是因为几个月前病了一场,到双月岭妙通观进香许愿,求神仙保佑让她病好起来,后来病好了,却一直没有还愿。我暗笑她迷信,还是陪着她去了。山路不近,我们那时候上山,是来不及回来吃午饭的。苏荷带了许多吃的东西,有水果、饼干,还有饮料,笑着说,‘就当是上山游玩了。’我们到了山顶道观中,苏荷烧香磕头还愿。然后我们在院中的松树下坐着,吃了些东西。路那么远,快到山顶的那段路又陡的很,我累得腰酸背疼的,坐在那里揉腿。苏荷挨着我坐下,说她会按摩推拿。我就在青石上躺下,让她给我揉揉……”

    “她没有对你动手动脚吧?”易遥想起苏荷的怪癖,大吃了一惊。苏荷要是敢欺负真真,易遥不介意给她一点教训。

    真真白了苏荷一眼,咯咯一笑,“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都是女人,她对我动什么手脚?”

    易遥松了口气,笑道:“我怕她是百合。你接着说。”

    真真道:“她给我揉了会腿,又在我腰上和肩膀上推拿了几下。然后她又来给我做头部的按摩,很舒服的,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停、停。”易遥忍不住又打断了真真。“她会不会乘着你睡着欺负你?”

    “你为什么那样想?”这下真真感到奇怪了,瞪着易遥:“难道她有那种癖好?你又怎么会知道?”

    “我前晚没事,上网看了一部《桃花秘扇》,看的有点疑神疑鬼了。”易遥大为尴尬,情急之下,说了一句很蹩脚的谎言。

    真真一肚子心事,没有揪住这个问题不放。

    “我睡着之后,梦见自己置身于一个很奇妙的地方。那里风景清幽,花鸟都像是世间所无的。在我身边,有一口双眼水井。前方有许多大松树,中间是一条龟背石铺的路。顺着路走去,是一家朱门大户,粉墙黛瓦,飞檐画栋的,豪华又清幽,气派极了。我来到门前,见里面庭院深深的,又不见人,心中害怕,不敢进去。正要离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白衣女子。那人笑着和我说话,把我带到一间屋子里说话。我坐在她面前,细细打量她,见她美的出奇,心里反倒害怕起来,以为遇见的是一个女妖……”

    易遥感到吃惊,实在想象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美。笑道:“这个真叫人难以相信。难道比你还美?”

    真真红着脸,轻轻刮了一下易遥的鼻子,幽幽叹道:“我也说不出。要比脸面身材,我也许和她差不多吧。可不知怎么的,我就是觉得她比我美。那是一种气质上的美,她看上去,就像是月宫里的仙子,像是瑶池里的一株仙花,而我,不管怎样,都只是凡间的一个女子。我问她的名字,她笑而不答,反问了我许多问题。又问我是不是处子之身,我恼她没有礼貌,竟然问这种隐私问题。她见我生气了,笑着说有一套功法要传我,修炼了可以成仙得道,但需处子才能修炼。那几天我正在读《暮光之城》,想着能和你都做个吸血鬼,永远年轻的活下去就好了。她的话让我惊喜万分,也不恼她了。她知道我一直守身,看起来也很高兴,传了我一套功法,叫我练习。我在她的指点下练了一会,那和我梦中所练功法是一样的,神秘的能量涌进身体,感觉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舒服。后来,她说‘成了”,将我送到院外,自己关上门进去了。我走了一会,才意识到我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迷了路,心中着急。然后我听见苏荷在身后叫我,我转过身,见苏荷走了过来。她抱怨我在山中乱走,叫她好找。我告诉她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带我到那口双眼水井前,指着笑道:“这叫阴阳双月井,你从这里来,也得从这里回去。”我往水井里看,见里面深不见底的,跺着脚埋怨她:‘都这时候了,还开玩笑。’她突然推了我一把,我掉进水井中,吓出一身汗来,就醒了。见苏荷正给拍着我,叫我醒醒呢。”

    易遥突然想起:这事情,听来听去,像是妙通真人在显灵作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院中的灯亮了,真真向外看,林德海手中拿着一本书,先查看了一下大门是否上门闩,进了卫生间。真真看了看表,道:“阿遥,等会我爸睡了,你就上来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