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回着手调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372字

    方霞教了易遥几个招式,是虎爪功破腿法。待易遥习练了几遍,方霞道:“像这类招数,若不得师傅喂招,终究难得精髓。”下场和易遥对练。易遥却守不住门户,被她的撩阴腿接连踢中几下,虽然说是点到即止,也疼的不行。捂着肚子蹲下去,叹道:“师傅,你太狠了,是不是想废了我啊?”

    “给你一点小教训,谁叫你对我风言风语的。”方霞笑看着易遥。“还好你那里倒是规规矩矩的,否则我这几下,已经踢断了它。”

    “好狠。”易遥苦笑。“师傅,我这里本来就不管用了,你又加上这几下,我怕是可以修炼《葵花宝典》了。”

    方霞掐着腰,瞪了易遥一眼。“还敢说疯话,我就将你逐出师门。”易遥急道:“不信让你验身。若是我说谎,你剪了它我没有怨言。”

    方霞啐了一口,扬手要打。见易遥一副垂头丧气模样,不像是装的,奇道:“真的假的呀。好好的东西怎么会坏掉呢?”忽然意识到:自己可不知道它本来是不是好的。方才可说错话了。不禁脸羞得通红。易遥嘻嘻一笑,道:“叫你说着了。就是突然坏掉的。”

    方霞迟疑了一下,道:“我听人说,王婶会治这种病。你可带上些钱,去求她试试。”

    易遥听了,喜不自胜,道:“我身上有一千多块钱,大概也够用了。”辞别了方霞,来找王婶。王婶推着电动车正要出门,易遥见了,高声道:“王婶,你打扮的好精神,是要出门去做客吧?”

    王婶见是易遥,笑道:“可叫你给说着了。今个石老三请客,也叫我去呢。”

    易遥点头一笑:“他也请了我。王婶,时间还早,我找你说几句话,回头我开车带你去。”

    王婶急忙把易遥让进了堂屋,笑嘻嘻问道:“你是相中了那家的姑娘吧。快说说,婶给你说媒,你的条件又好,没有讲不成的。”

    易遥道:“就你一个人在家吗?”王婶微感奇怪,道:“你刘叔夜也在。他夜里出去下黄鳝笼子,又捉知了,现在还在睡觉。”

    易遥压低了声音,道:“王婶,我说这事,你不要传到别人耳朵里去了。”王婶更觉奇怪:“大侄子,难得你信得过我,我怎么会乱说话。”

    易遥才说出自己的病情,求王婶给医治。从口袋中取出钱,数了十张红通通的票子递过去。“若是不够,我回头再拿钱。”

    王婶急忙把钱推了回去,低声说:“我若是能治好你的病,自然会用心替你治,说什么钱不钱的。只是我没那个本事,那只是误传。几年前,我给村里的刘娟介绍了一门亲事。刘娟刚过门没多久,她母亲就带着她找上门来苦恼,说女婿是个骡子,我害苦了刘娟。我听了心中感到奇怪,后来打听得知,那人在外面有人了,故意装有毛病,不和刘娟睡觉。我知道了情况,去找他家人,连哄带吓的,那人也恼外面养的人偷人,又会大把花钱。他听了我的劝,和刘娟好好过日子。不知怎的,这事情传了出去,竟然都说我会治那种病。”

    易遥听了,摸着鼻子苦笑。王婶道:“你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刘文书。他儿子后来也得了那样的病,他带着儿子来求我。我也跟他说了实情。”

    易遥回到舅舅家,蹑手蹑脚走进真真的闺房,见真真正坐在电脑前,输入“受惊吓,不举”,按下回车。易遥摸着鼻子苦笑:“姐,那梦中人的画像,你给制作出来了吗?”“我制作了,就是太不像了。”真真双击了桌面上的一个图标,屏幕上现出一副人像来,看衣服倒是衣带飘飘,头脸却像是小学生涂鸦的卡通画。易遥哈哈大笑,说自己要出去调查一下昨夜那人,和真真略温存片刻,开车走了。

    石老三请客的地方,自然还是石老大的饭店。易遥开着车,问王婶:“王婶,刚子得那种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娶了苏荷,没过多久,就得了那病啦。”王婶叹口气。“大概是这孩子福气薄,消受不起苏荷那样的美人。听说后来他们就分房住,又过了几个月,他就死了。想来是恼恨而死的。”易遥心中隐隐觉得,苏荷大有问题,问道:“王婶,要是说苏荷还是姑娘的身子,你信不信?”王婶笑道:“这个打死我也不信。刚子本来没有那毛病的,不然,娶苏荷的时候,他也不会笑的跟一朵牡丹花似的。再说他又是好那口的人。我听说他有一个望远镜,是专门用来偷看女人洗澡的。”“不会吧。”易遥皱了皱眉头。“我看他老爸人挺好的。”王婶叹道:“刘文书自然是好人,就是把儿子娇惯坏了。”看着易遥道:“你要是不信,就去问问住在他家屋后的秃五郎,这话是从他那里传出来的。”易遥听了,忽然想起,这村里是有个秃头,他不仅头秃,头上还有癞子,左眼上又有个大疤瘌。只因他长的实在太寒碜,所以找不着老婆。这人专爱听窗,听着那种叫声,他便跟吃了蜜一般。易遥小时候,跟几个小伙伴,常在他的带领下,去听人家小夫妻的墙角跟,有时甚至会冒险翻到人家院子里去。易遥想起这些,摸了摸鼻子,喃喃道:“我怎么将他给忘了。”

    石老三正站在门口张望,见易遥的车子到了,他紧走几步,上来握着易遥的手:“兄弟,难得你肯来。”拉着易遥的手,进了一间大房间。易遥见酒菜已经摆上,都在等着自己,抱着拳连声道歉。

    石老三哈哈一笑,指着上首坐着的一个老者说:“这是宋家村的老村长,宋老爹,是我们这方圆百里内,最德高望重的。”易遥听方霞说过,宋家村的人世代习武,这宋老爹既然是那里的老村人,自然不是寻常人。急忙合掌,恭恭敬敬对着宋老爹拜了三拜:“久仰大名。想去拜见,又不敢冒失。不想今天有缘见到。”宋老爹见他知道江湖礼节,对自己又恭敬,心里高兴,哈哈大笑起来:“我这把老骨头,你想什么时候见都可以。”易遥也笑了起来,打量宋老爹,见他须发都发白了,却是腰板笔直,双目炯炯有神,心中暗赞:不愧是世代习武的人家。

    开席之后,又有一道道菜不断撤下去,一道道冷盘热菜的端上来。易遥见席面丰盛之极,心中诧异。问石老三:“三哥,今天是办什么事吗?你提前没说一声,我也没备礼物来。”石老三笑道:“不是办事。我要去妙通观拜祭,三牲都准备好了。只因主要只用猪牛羊的头,我就办了这桌酒席,请你们喝酒叙话。”

    易遥听的心中一动,想:这宋老爹看着也在八十开外了,他祖居这里,又是江湖中人物。他想必知道些关于妙通真人的事情,或者也知道昨夜那女子,我何不向他打探打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