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回试探美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2154字

    真真一怔,用脚轻轻踢了易遥一下,羞道:“你说什么呢。疑神疑鬼的。快点把衣服穿上。”易遥抬头看真真,见她羞晕朝霞,双眉微蹙,和真真平时神情一般。不禁疑惑:难道是我多心了。把衣服穿上,笑道:“你为什么偷偷爬起来看自己写的日记?”

    真真却不回答,双目澄澄,上下打量了易遥几眼,低头问道:“阿遥,你说是我漂亮,还是妙通真人漂亮?”易遥不明白真真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笑道:“姐,我想过。你们若是生在一个时代,应该是绝世双姝,一般的美。不过你们生的时代不同,所以你们有着不同的美。美人就像是名家的书法,各有各的韵味,不好比较高低的。”

    “那,妙通真人的美,究竟是什么样一种韵味呢?”真真不依不饶的纠缠这个问题。易遥心中诧异:真真昨夜还说妙通真人美的出奇,是月宫中的仙子,瑶池里的仙花。这时怎么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似的。此事大有可疑。想妙通真人就算真成了仙,也是个年轻的女神仙,也一定和女孩子是一般的心理,爱听人说她美。我且赞美她几句。她听了高兴,起码就不会对我动杀心了。易遥文学水平不错,当下悠悠说道:“我没见过妙通真人。依我想,她应该像是幽谷中戴露的兰花,在皎月朗照下,迥异凡尘。她的眼睛一定是明眸善睐的,她的嘴巴一定是丹唇皓齿,说起话来,一定是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她行动起来,一定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总之难描难画,只恨我梦不见她。”

    易遥一口气说了这些话,盯着真真,心想:我这般赞美妙通真人,又说自己盼着梦见她。真真听见,一定会大大的吃醋。她若是不吃醋,反而高兴,那就定是妙通真人了。

    只见真真眼中放出一丝异彩,那种又羞又喜的神情一闪即逝。随即风情万种的捂嘴一笑:“你将她比作洛神了。只是你捡曹子建现成的句子,也算不得本事。”

    “那是,那是。姐姐是才女,小弟这点伎俩只能算是班门弄斧。”易遥笑着,心中却更生疑惑:她果然喜欢听我赞美真人。我且再试一试她。将真真拥在怀中,低头轻吻。真真浑身一阵轻颤,先是想将易遥推开,却又叹了一声,软软依偎在易遥怀里,仰起头轻轻回应着易遥的动作,却不肯让易遥将舌头探入她口中。易遥抱着她温存良久,见她面红压桃花,不停的娇颤喘气,心中不忍:就算她真是妙通真人,我也不该这样对她。我乘着她要隐瞒真像,对她放肆,简直是和刚子、秃五郎那些人一样无耻了。

    “你叫什么名字?”易遥放开怀抱中的美人,轻声问道。

    “你,你……”真真急的一跺脚。“你就是不信我。我还是真真,不是什么仙人附体。”

    易遥呆了一呆,真真一害羞起来,或者急了,就会跺脚。“难道我真是错了?可直觉告诉我,眼前人一定是妙通真人。”易遥思量着,又想出一个主意来,笑道:“姐,我错了。现在月色正美,我们去后面荷花塘看月色吧。”“大半夜的,看什么月色?”真真吃惊的看着易遥。易遥笑道:“姐,你怎么忘了。睡前你还跟我说,要我夜里叫醒你,我们一起偷偷出去,看月下的荷花呢。对了,你还说,你最喜欢读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你说,夜里,荷花也睡了,她们是出浴后甜甜睡着的睡美人。”真真痴痴听着。

    “我说过吗?”她问道。又轻叹了一声。“唉!这些日子,我常常忘事。白天忘记夜里的事,夜里又会忘记白天的事。既然那里有那样的美景,我们去看看吧。”真真白天,根本没说过那些话,那些话自然也不会写在日记上。易遥见她推说忘事,更坚信她是附体的妙通真人。

    真真要开门偷偷下去。易遥拉着她说:“要是被舅舅看见,他非把我赶出去不可。”打开后窗,道:“我搂着你跳下去。放心,不会叫你受伤的。”真真看了易遥一眼,道:“我信你。”易遥搂住真真纤腰,翻身跃下。在半空中,易遥故意失去重心,低声惊呼一声,两人翻滚着向下落去。

    易遥这样做,实在是兵行险着。若真真此时确实被妙通真人附体,依她的本领,两人都不会受伤。若是弄错了,依易遥此时的武学修为,实在难以保证两人都毫发无损的落地。甚至可能会摔断胳膊瘸了腿。

    真真没有发出尖叫,却也没有采取任何动作,翻滚了半圈之后,两人头朝地,眼看就要碰触地面。虽然是泥土地,这般从三楼跃下,也会摔断脖子送命。易遥急忙将真真向上向推开,他自己放松全身筋骨,以手着地,顺势在地面一滚,站了起来。心中乱跳,急忙看真真,见她露出痛苦的神色,似乎站立不稳。原来真真虽然被易遥用力推了一下,身子翻了过来,脚还是扭伤了。易遥急忙扶住真真,满心自责,道:“姐,对不起。我太自信了。”

    “没事。”真真扶着易遥的胳膊。“你这功夫好的很。我只是脚被扭了一下。”

    易遥见真真疼的泪水都出来了,还安慰自己,心中一痛。急忙蹲下来看真真的伤,只见左脚的脚踝处红肿了起来,一摸烫手。易遥恨自己鲁莽,恨恨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姐,咱们回去躺着。明天我带你去医院。”

    “不,我要去看月色。”真真很坚决的说。扶着易遥的肩膀,一跳一跳的走路。“姐,我背着你走吧。”易遥弯下腰来,将真真背着,来到山脚处那片大塘边。此时月色正如水如纱,满塘荷花,随着夜风轻摇曼舞,山风拂来,送来缕缕清香。真真靠在易遥怀中,痴痴望着,呼吸着。“如梦如幻,真是天上人间。”真真抱着腿,喃喃感慨起来。她的眼神变得和天上的星光一样朦胧。那不是真真的眼神,真真是活泼的,开朗的。

    易遥看着她谜一般的眼,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就算她真是妙通真人,我相信她一定也是一位惹人怜爱的女子,我相信她一样有一颗善良的心。只是不知她为什么要做这种借体夺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