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回找泥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8本章字数:2709字

    易遥背着真真,从后墙翻进了三楼的窗户。

    “好俊的功夫。”真真再一次赞叹。“方霞真了不起,这么短的时间,就是神仙也教不出这么好的徒弟来。”

    易遥不禁又疑惑起来:真真明明对方霞充满醋意。这会子怎么反倒赞起她来?笑着问道:“那,我以后还跟着她习武吗?”

    “当然要去的。错过这样的名师,你找不到后悔药。”见易遥正盯着自己的眼睛,真真一笑:“只一样,她要是骗你练习双修的功法,你不要上当吃亏。”

    易遥听她话中带着醋味,松了口气,笑道:“怎么会。她练的可是南少林的功夫,哪有什么双修的功法。难不成你让那些老和尚找尼姑修炼。”真真听了,捂着嘴也笑起来。

    易遥又悄悄溜到楼下,找来冰袋和纱布,将真真的伤简单处理了一下。道:“时间不早了,姐,我该下去了。你也还睡一会吧。”真真点点头。“那八句功法,你也习练习练。”易遥道:“不急的。那功法深奥的很,我一时也悟不透。”“哎,没什么难的。”真真笑道:“妙通真人在梦中为我解说过。”当下将其中妙义对易遥说了一遍。易遥回到自己屋中依法练习,果然神妙。直觉周身毛孔开张,呼吸着天地间的灵气,仿佛整个身躯都融化在了月华之中。易遥心境如水,灵识也更胜平时,忽然想到:真真在和我说口诀时,为什么没有说起真人为她解说过含义。此事还是可疑。等天明了我再问真真,看她还记不记得夜间发生的事情。

    易遥小睡了片刻,早早起床,帮着袁梅烧绿豆稀饭,做烙饼。待早饭烧好,袁梅喊真真下楼吃饭,见真真左脚踝上裹着白纱布,手扶着楼梯一跳一跳的往下来,袁梅惊道:“真真,你这脚是怎么啦?”真真不敢看母亲的眼睛,低着头说:“我夜里上卫生间,不小心滑了一跤。”“哎,你这个孩子。”袁梅慌忙看真真的脚伤,解开纱布来,只见肿了老大一块,袁梅心疼的差点没掉眼泪,埋怨道:“你呀,这么大人了,怎么就不小心呢。要是你在学校里摔了,可怎么办。”急忙催着易遥快点吃饭。“开车带你姐姐去医院拍个片子,别伤着骨头了。”

    “我不。”真真执拗着。“今天我又很重要的事情。”袁梅急了,“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天天呆在家里看书、上网罢了。你和阿遥去医院看看,顺便也去散散心,不比你呆在家里强?”真真歪着头笑道:“妈,我要赶一篇论文,今天晚上就得发到我们学校的网站上去。这可是关系我学业的大事哟。”袁梅犯了难,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自然把真真的学业看的十分重要,又怕真真伤着了骨头,落下残疾。真真一笑:“妈,我也不想当跛子。明天我就跟阿遥去医院。”“你呀!”袁梅叹口气,只好由真真自己安排。

    吃过早饭,易遥到真真房中,见她正在浏览许多美人照。“就知道你是在骗舅妈。”易遥笑着说:“依我说,你还是先去看医生。”

    “阿遥,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真真兴奋地说:“我先找到一个和她十分相似的人像,再把图片发给我的一位高手同学,叫她依着我的指点修改,一定能够制作的八九不离十。”这确实是个可行的法子。易遥点点头,问道:“姐,你还记得你的脚是怎么受伤的吗?”

    “还不是都怪你?大半夜的,非要带人家去看荷花。”真真幽怨的看了易遥一眼。“阿遥,我要是真成了跛子,你得养我一辈子。”易遥松了口气,看来真是自己多心了,压根就没有发生过什么真人附体的事情。想:现在还得顺着苏荷这条线查下去,这一大早的,她店中应该没有生意,我何不去问问她。

    易遥打电话跟方支书请了假,骑车向苏荷家来。路上,见张赛虎低着头走过来。易遥叫住张赛虎,他像是吃了一惊,抬头见是易遥,红着脸打了个招呼,匆匆就走。易遥见他鼻青脸肿的,像是挨了打,心中暗笑:想必是做了错事,被石老三打的。易遥又骑了一段路,石老大带着两个混混骑车摩托车过来。石老大看见易遥,在路边停了下来,笑容满面的掏出一包软中华来,递给易遥一根。易遥抽着烟,问道:“张赛虎做了什么错事,为什么要打他?”石老大吃惊道:“他挨打了吗?这个我可真不知道。他只在电话里跟我说身上不舒服,跟我请了个假。”易遥也懒得管张赛虎他们的破事,笑一笑便罢了。又问道:“三哥在忙些什么呢?”石老大笑道:“他正在苏荷那里做干洗头。”“妈的,这叫怎么说。”易遥笑着调侃道:“要想洗小头,先得从洗大头开始。”石老大和两个混混都大笑起来。易遥想:石老三在那里,我倒不好去找苏荷了。再说除了她和方霞那事,我也没抓着她什么把柄。我又不能用她和方霞的事情来逼迫她,她只怕不会对我说实话。我且先去找泥鳅问问往事,看看能不能掌握点她做的亏心事……易遥思量着,问石老大:“去宋家村,该怎么走?”

    石老大指了路,想了想说道:“那里远着呢。你骑自行车怎么去。不如你和我换了车,你骑我的摩托车上去。”易遥要赶时间,谢了石老大,骑着摩托车寻路进山。在山中,顺着盘绕林间的小路骑了两个时辰,见半山中有一处开阔的平台,有几十亩大小,上面有许多人家,都是瓦房大院,面前一户人家,大开着院门,里面晒着几张皮革,晾着几吊肉。也不知是不是宋家村。

    易遥正要问。方霞骑着摩托车从村里出来,车后座上挂着一个蛇皮袋子。易遥笑着问:“师傅,你来这里有什么贵干?”“你还不知道哩。”方霞笑着说:“我常来这里买些野味,山货,放在淘宝网上去卖,可赚钱了。”问易遥:“你呢。大老远的跑这里来,一定有事。”易遥道:“我找这里的泥鳅说几句话。”

    “你是想吃大螃蟹吧?”方霞笑道:“我也找他想买几只。听说他上水鬼潭捉鱼去了。”易遥却不知去水鬼潭的路。“走,我带你去。”方霞骑着先行,易遥跟着方霞,在山路中穿行。到了上面,山势渐变的陡峭了,方霞停了车。“上面没路了,下来走吧。”

    易遥跟着方霞爬过一段陡坡,来到山顶,见松柏掩映中,有一处破败的院落,墙壁梁柱都坍塌了,里面蓬蒿野花有半人高。方霞指着说:“这里就是妙通观,传说当年这里住着活神仙,今天竟破败成这样了。”

    易遥进去看,见大殿瓦顶露出好多个大洞。里面只余一尊木雕,彩漆剥落,露出白胎来,已经朽了,依稀还可认出是一尊女神像,却不知是什么神仙。易遥问方霞:“这会不会就是妙通真人的像?”方霞想了想,摇头道:“不会。后人没有替妙通真人塑像。这应该是妙通真人供奉的神仙。”易遥走了出来,见蓬蒿中有一口双眼水井,松柏间有一条龟背石路,间隙生满野草,几乎被遮盖住了。院中又有几块大石,都是光滑溜溜的,像是打磨过。

    方霞指着前面说:“从这山顶下去,钻过一片林子,就是水鬼潭了。那里的终年不见太阳光,潭水又深又寒,传说里面有水鬼。没人敢下去。里面的大鱼和大螃蟹都是外面没有的,这里只有泥鳅有本事下去捉。”

    易遥跟着方霞走,不一会,听见水声。那山风吹来,仿佛带着丝丝细雨似的。方霞道:“走了这半天,总算到了。也不知那小子还在不在那里。”忽然听前面有人大声说话,像是在和人吵架。方霞喜道:“是他的声音。谢天谢地,我们没白跑这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