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回水猴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2700字

    易遥跟在方霞身后,紧走几步,来到林边。只见前面一道瀑布如银龙飞挂,冲向一泓深潭。正对面站着六个人。当中那人白脸皮,年龄不大,看起来是一个奶油小生,他嘴里叼着一根粗大的雪茄,嘴角微微翘起,神态傲慢。在他左右两侧站着的四个人,都是黑状的大汉,个个腰杆笔直。其中一人背着双筒的长杆猎枪,有两个人背着带瞄准镜的弩箭,就像是特警使用的那种。还有一人背着长刀,手中牵着两条细腰长腿的猎狗。另有一个胖子站在那奶油小生的身后,他的身边放着一个大网兜,里面装着几只打死的鹧鸪,野鸡,野兔。

    一个身材瘦瘦的大男孩站在他们对面,手中渔网里捆着一个怪物,看起来像是一只墨绿色的大猴子,有一人长。易遥知道这个大男孩一定就是泥鳅了。正要走出去,方霞拉住他,低声道:“看看再说。”

    只听那个奶油小生说:“你逮到的这个猴子,肉吃不得,皮穿不得,我肯出五千元买你的,那是跟你客气。你不要不识抬举。”

    “你有钱好了不起。”泥鳅大声说:“你就是出五万元,小爷我也不卖。”拖着渔网要走。

    “嘿,敢在我面前称爷了。”奶油小生挽了挽袖子,走前几步。“你不要走,我叫你认得谁才是爷。”

    泥鳅冷笑一声,把渔网扔在一边。“看来你是想动手了。我这几天正手痒,就陪你玩玩。”握着拳摆了个架势,要和那人打。方霞低声对易遥说道:“那小子手脚沉稳的很,应该是练过空手道一类的功夫。你去陪他玩玩。”

    易遥正替泥鳅担心,听方霞一说,从林中跳了出来,拦在泥鳅身前,笑道:“这位朋友,要打架,我来奉陪,别欺负小孩子。”

    泥鳅却不乐意了,推开易遥。“谁是小孩子?你又是谁?不要来多事。”

    易遥摇了摇头,只好站在一边。奶油小生冷笑着看了易遥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逼到泥鳅面前。胖子喊道:“别弄出人命。”

    泥鳅见对手眼带杀机,一张白面皮渐渐变成赤红色,心中也有点害怕,慢慢后退几步,却被一棵树给挡住了。奶油小生大喝一声,将肺里的空气突出,同时发招拍出一掌。泥鳅出招格挡,只觉得对方劲力奇大,那里挡了住,被吓得傻了。忽然感到自己被人从侧面给推了一把,倒在地下,逃过一劫。奶油小生一掌打在大树上,那一人粗的大树猛然一阵摇晃,树叶沙沙落下。泥鳅见易遥正站在树边对自己笑,知道是他救了自己,爬起来,急忙抱拳道谢。

    易遥哈哈一笑,拿起渔网:“都是乡亲,不要谢。我们回去说话。”

    奶油小生拦在易遥身前:“你们走可以。这个猴子,你得给我留下来。”

    易遥一笑,问泥鳅:“东西是你的,卖不卖,听你一句话。”

    “不卖,不卖。”泥鳅拿过渔网,皱眉看着奶油小生。“都说过不卖了。你这个小白脸,说话怎么像西瓜皮擦屁股……”

    “什么叫‘西瓜皮擦屁股’?”奶油小生感到不解。泥鳅拍掌笑道:“西瓜皮擦屁股——没玩没了呀!”易遥也笑了,劝奶油小生:“人家不卖,你就算了吧。”

    奶油小生斜睨了易遥一眼,冷笑着问:“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劝我。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易遥冷冷说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我猜你一定有一个好爸爸。”

    “聪明!叫你给猜对了。”奶油小生打了个响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说。“说说看,你还能猜着些什么。”

    易遥心中有气,笑道:“我还能猜到,他一定不是你亲爸爸,所以没管教好你。”泥鳅听着过瘾,鼓掌大笑。

    奶油小生大怒,来踢易遥,被易遥一掌推开,几乎跌倒。奶油小生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向易遥逼过来。方霞怕易遥吃亏,从林中走出,来到易遥身边,低声道:“不要接他这一招。等他吐出这口气,你再出手。”易遥点点头,绕着圈子后退,奶油小生憋得脸都红了,快速吐出一口气来。方霞喝道:“打他。”易遥窜上去,双手曲成虎爪,一扑,把奶油小生打的翻着筋斗落地,连额头都被地下的碎石给磕破了。

    胖子急忙过去扶起奶油小生。奶油小生用手一抹,见手上都是血,又惊又气,指着易遥对着四个大汉喊:“打死他。”胖子止住了四人,附在奶油小生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奶油小生这才悻悻的招招手,由胖子扶着,带着四人走了。

    方霞对易遥摆了摆手,也走了。泥鳅惊喜地抱住易遥:“好哥哥,你是哪里人?你这身功夫,能教我么?”易遥细细打量泥鳅,见他浓眉大眼的,身子虽然瘦,却显得筋骨强壮,黝黑的皮肤滑溜溜的,手脚奇大,就像是水兽的蹼,心中暗暗叫奇。拉着他在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笑道:“我是蝶谷村的人,叫易遥。我有些事情要问你,所以来找你。”

    泥鳅挠了挠头,道:“是你救了我。你要是不来,我肯定要吃亏,这水猴子也会被他们抢去。你问我话,我肯定会说。”

    网中的怪兽叽叽叫了几声,易遥见那怪兽尖头圆脸,嘴带尖勾,长尾巴,两个大金鱼眼大的吓人,一身墨绿色的毛又浓又密,指着问:“它叫水猴子。”

    泥鳅点点头:“也有人叫它水鬼。它就住在这水鬼潭中,我怕它害人,一直想法子逮它。它在水中的力气特别大,直到今天,我才把它逮住。”问易遥:“遥哥,你有什么话要问我。”

    易遥道:“我听秃五郎说,刚子生前,来找你要过迷药,我找你问这个事,你可一定要如实告诉我。”

    泥鳅使劲的抓头皮,像是十分为难:“遥哥。刚子都死了几年了。那事就让它过去吧。”

    易遥看着泥鳅的眼睛,十分严肃的说:“这件事,关系到另外一件大事。弄清楚它,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好兄弟,你告诉我这件事,我传你一套功夫,能够叫你在水中用毛孔呼吸。你要是练成了,就是下海捉夜叉也成。”

    “好哥哥,你不骗我?”泥鳅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易遥笑着点点头。

    泥鳅用力一拍大腿:“就算担点干系,我也和你说了。刚子是来问我要过迷药。那种药,是我们这里祖传的。将山里的鸟兽迷倒了,不会伤害它们,捉回来好养着。刚子和我处的好,他说有野猪祸害他家的玉米地,要问我借点迷药,我就给了他一点。过了好几天之后,我带了几条大鱼去找他,想问他逮住野猪没有。哪知道他就病倒了,瘦的皮包着骨头。他留我吃饭,自己却吃不下,只是流眼泪,说他变成废人了。我听着也不明白。我出来遇着他家后面的秃五郎,才知道刚子老婆不肯跟他一起睡觉,他向我借迷药,是为了迷倒他老婆。我听了心里有些惊慌,怕他做出什么事来,我也担责任。就回去想要回迷药。刚子听了怪笑起来,指着他的小弟弟说:‘我这里不行了,还用那迷药干什么。’我见他笑的有些渗人,又怕,又有些可怜他。就问他,‘好好的,那里怎么会不行了?’他说,‘贱女人鼻子灵的很,她嗅出了饭菜中有迷药,就拿出针在我腿根刺了两下,我那里就不行啦。’”

    易遥听了,又是吃惊又是激动,猛然站了起来,想:这么说,那天夜里和我动手的女人就是苏荷了。难怪我只觉得腹股沟被刺了两下,那里就挺不起来了。她的功夫那样神妙,手中又有那根神奇的短棍,一定是妙通真人的传人。她带真真上妙通观,一定是故意害真真。易遥恨的咬咬牙,一掌拍在身边的大树上:“好歹毒的女人,真是蛇蝎美人,我找她算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