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回提前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2581字

    “谁是歹毒的女人?”泥鳅又是好奇又是兴奋。“遥哥,要打架么?能不能带我去?”

    易遥回过神来,拍了拍泥鳅的肩膀,笑道:“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还小,还是先练好功夫再说吧。”

    “这么说,你肯做我的师傅了。”泥鳅高兴的就要跪下拜师。易遥扶住泥鳅,笑道:“你不用拜我,我这打架的本领是刚才和我一起来的那个美女大姐姐教的,没有她的同意,我不能传你。但我有八句口诀传你,能叫你做一条小人鱼。”低声传了口诀,又详细解说了。泥鳅喜的抓耳挠腮,盘坐在青石上就要练习。

    忽然间,“嗖”的一声响,一只冷箭从身后林子里射了出来,却射偏了,擦着易遥的身边过去,插进了一株大松树上。就听林中有人惨叫了两声。易遥急忙拉泥鳅躲在大石后,留神戒备。就听有人笑道:“出来吧。这时候才知道躲,要不是有我在,你的腿早被射穿了。”却是方霞的声音。“拜她为师。”易遥附在泥鳅耳边,飞快的说了一句。站起身笑道:“师傅,就知道你会在暗中罩着我,所以我才敢在这里坐。”

    “就知道吹牛。”方霞走过来,笑着白了易遥一眼。“我见那个胖子跟那个小坏蛋说了一句话,就都走了。猜他们要放冷箭来害你。我偷跟了上去,见他们果然又悄悄绕了回来,要用弩箭射你。我捡一颗石子打在那人手背上,他才射偏了。我又发石子打在小坏蛋额头摔破的地方,他才鬼哭狼嚎的,带着人跑了。”易遥哈哈一笑,问道:“师傅,你为什么要我等他吐出一口气来,才出手打他?”方霞冷笑一声,道:“他练的是日本软空手道的劈手。他吸进一口气,伴随着吐气会发出巨大的力量,凭你的功夫还抵挡不住。但他若是在半分钟内还不将那口气吐出,神经系统就会受到震荡,变成白痴。”

    泥鳅用佩服的眼神看着方霞,易遥使了个眼色,泥鳅跑到方霞面前跪下,仰头道:“我听宋老爹说过你。方大姐姐,你就也收我做个徒弟吧。”

    方霞常来宋家村,知道泥鳅是个有本事,心地好的孩子,急忙拉起他,道:“好孩子,你快点起来,我不会再收徒弟了。”

    泥鳅急的要哭了,方霞笑道:“不过我不介意收一个徒孙。”将泥鳅往易遥身前推。

    泥鳅大喜,抱着易遥的腿跪下。“遥哥,你可不能不听你师傅的话。”跪在地下磕了三个头。易遥感到十分别扭:妈的,自己才练过几天功夫啊,倒收徒弟了。却又不好再推辞,只好扶起泥鳅,笑道:“我是刚拜师没几天的人。你认我为师,我只能保证将你太师傅教我的东西,都传给你。”泥鳅又对方霞拜了几拜:“太师傅,你可要尽心教我师傅。”方霞和易遥都笑了起来。

    这时天已响午了,泥鳅要留方霞和易遥吃饭。两人都笑着说:“等你哪天捉了大鱼,送给我们两条就行了。”

    两人辞别了泥鳅,骑着摩托车下山。在一个路口分手时,方霞似笑非笑的看着易遥:“易遥,你老实说,你有没有跟我说过谎话?”易遥心中忐忑,摸了摸鼻子,笑道:“我记不清了。不过,我跟你保证,就算我说过谎,也是善意的谎言。”方霞点头一笑,骑着摩托车走了。

    易遥苦笑着摇了摇头。躲在树荫下抽了一支烟,思量了一会,想:我白天是不好去找苏荷了。得乘着夜间偷偷去。最好乘她睡着,我偷偷溜进去,先找到些物证,最好能把她那根短棍子找到。只是夜里真真还要我陪她,得找个理由才能离开。想了又想,拿出手机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我想你们了,想回去看看。”母亲笑道:“你从京城回来,这才几天,就又想家了。你这孩子,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易遥坚持说要回去看看,母亲笑道:“回来就回来吧。我给你做点好吃的,等着你。”“你给舅舅打个电话,就说是你们想我了。”易遥道:“不然他们知道我想家,会笑话我。”

    “你呀,真是死要面子。”母亲笑起来。“就依你,我给你舅舅打个电话。”

    路过王婶家,易遥又进去小坐了一会,才回到舅舅家,狼吞虎咽的吃饭。

    “你母亲打电话来了,说是想你了。你明天回家去看看吧。”林德海喝了口啤酒,说道:“把真真也带着。她也有时间没看过她姑妈了。”袁梅道:“别忘了去县医院看看。”

    “我不能去。”真真说:“今天我是完不成论文了。再说我的伤已经快好了。”

    袁梅见真真还是不肯去医院,急了,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有那么快就好的。”

    “不信你瞧嘛。”真真撒娇的将左脚搭在母亲的腿上。袁梅见她脚踝处的红肿果然消退了好多,喜道:“看来是没有大碍。不过还得看看才叫人放心。”

    吃过午饭,真真上楼去了。易遥不好跟着上去,坐在客厅陪着舅舅看球赛,一面抽烟喝茶。袁梅洗了些蓝莓,端进来给他们吃。易遥吃了几颗,赞好吃。袁梅笑道:“这是进口的水果,是苏荷送给真真的。她倒有钱,专爱吃这些稀奇名贵的水果。”易遥吃了一惊,问:“她什么时候来过?”袁梅道:“就是上午你走了之后,她就来了。她来时,真真还在楼上补觉呢。”易遥想了想,笑道:“她和真真能有什么共同语言。”“这你可说错了。”袁梅摇了摇头。“她在真真房间呆了好一会呢。”易遥心中惊疑不定:真真很少提起苏荷。她们要是闺房密友,我怎么会不知道。问道:“苏荷常来找真真吗?”袁梅道:“她以前就没有来过。今天是第一次登门,不然,她也不会带东西来。”

    易遥心中大叫可疑。忽然想到:也许妙通真人昨夜附体之后,就没离开。她找来苏荷,也不知商议些什么。难怪她知道昨夜的事情。呆想着,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袁梅指着蓝莓说:“你端了上去,和真真吃吧。这个最补眼睛,成天不是上网就是看书的,真怕她把眼睛搞坏了。”易遥巴不得一声,端着蓝莓果来到真真的房间。

    真真正懒懒的在床上躺着。道:“这个是冰箱里刚拿出来的。我可能是身上要来了,有些不舒服,吃不得凉的。”易遥笑道:“那我就用嘴含着,喂你吃。”真真笑着摇摇头,让易遥给她揉揉肚子。皱着眉说道:“我这月事应该是再过十天才来。怎么会提前这么多呢?”

    “你心里太乱了,生理上自然也会有些紊乱。”易遥安慰了几句,问:“你那图像制作的怎么样了?”

    “还是不行。”真真打开笔记本给易遥看。易遥一看那图片,虽满腹心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明明就是依着电影中聂小倩的样子改动的嘛。”真真怔了怔,苦笑道:“当时看似乎已经有些像了。怎么会这样?”

    易遥满怀狐疑,问道:“姐,苏荷来找你干什么?”真真道:“谁知道。早上你走后,我觉得困,就回屋里补觉。她来之后,我本想问她那天带我去妙通观的事情。她见我困,就叫我接着睡,也不知怎的,我就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等我醒来,她说她店里有事,就急急忙忙走了。”

    易遥知道有古怪,一时间却理不出头绪。真真道:“发什么呆呢。”指着柜子里的一个纸盒,“给我冲一杯姜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