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回审苏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2220字

    苏荷打开玻璃门,见是易遥,有些吃惊的笑着问:“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

    “我想理发,顺便找你叙叙话。”见苏荷神态温和娇媚,易遥松了口气。收了雨伞走进。笑道:“苏荷姐,有人说你不给男人理发,我还担心会吃闭门羹呢。”

    “没有的话。”苏荷风情万种的一笑:“有一阵子我心情不好,不给男人理发。打那之后,是他们自己不肯来了。”

    易遥在一张皮椅上坐了下来,从镜子里细细打量苏荷,见她穿着酒红色韩版收腰亚麻连衣裙,如云的秀发瀑布般披下,直达腰部,更衬得她肌肤胜雪。苏荷明亮的杏眼中包含着撩人的风情,也从镜子中打量易遥,抿嘴一笑,道:“你也学坏了。盯着人家乱看。”给易遥披上了理发用的围布。道:“今天没事,给你做干洗。”

    苏荷按摩的手法让易遥舒服的几乎呻吟出来。两人都从镜子里互相打量着对方。苏荷的脸忽然微微一红,道:“你不是要和我叙话吗,怎么不吭声?”

    易遥轻叹一声,道:“苏荷姐,你还记得吗,我小时候,曾经陪着真真过来找你玩过。”

    “当然记得。”苏荷笑道:“那天你来,说是渴了。给你倒水你不喝,偏偏要喝我杯子里的水。我小姑妈笑着说:‘这小子不得了,刚脱了开裆裤就知道喜欢女人了。’我当时也不懂,还想:人家就喝口水,与喜好女色有什么关系呢。现在想来,你还真是奇葩。”

    易遥心中暗生警惕:这苏荷明明是喜欢女人的,为何她今天和我说话,充满挑逗的意味。是了,她亲手刺中我,知道我做不成男人,所以她尽可以戏弄我。

    苏荷不知易遥心中恼怒。笑问道:“听说你在京都混的不错。还买了一辆车。你在京都时是做生意吗?”

    易遥笑道:“我做的是没本钱的买卖,给人看相,很挣钱的。”苏荷吃惊的一笑,奇道:“你会看相?”易遥正色道:“我在白云山拜一个道士为师,他传了我一点本事,专门给女人看相,准的很。苏荷姐,你要不要试试?”易遥这么说,是有意把话引入正题。天已经快黑了,外面的雨也变小了一些,他怕有人来,不想再耽误时间。

    苏荷带信不信的,笑道:“那你就给我看看。”给易遥把头发冲干净,又从饮水机里放了一杯水,放在易遥面前的玻璃台子上。挪动一个皮凳子,在易遥身边坐了下来。

    易遥转动皮椅,看着苏荷说道:“苏荷姐,我看你颈细腰直,眉心未开,要是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还是姑娘的身子。”端着水呷了一口,眼盯着苏荷,看她的反应。

    苏荷脸变得通红,啐了一口,道:“胡说。你倒是跟我说,你这话是从哪听到的。”胸部娇挺的双峰起伏不已,显示出内心的激动与惊慌。

    易遥见自己掌握了主动,哈哈一笑,道:“看来我是看对了。你不要激动。我还能看出许多哩!”

    苏荷端着易遥的玻璃杯喝了口水,极力平复下内心的激动,冷笑道:“说说看。”

    易遥道:“苏荷姐,我看你杏眼含春,双唇饱满,声音甜腻,举止风骚,可见你不是冷人。你只要肯,裙下有的是狂蜂浪蝶,可你偏偏又守身如玉。这两件看似矛盾的事情加在一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苏荷抿嘴盯着易遥。

    “你是一位百合,”易遥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爱的是女人。”

    “呯”的一声,苏荷手中的玻璃杯掉在地板上摔碎。她猛然站起身来,激动的几乎喊出来:“是她,一定是她跟你说的。她怎么会这样?”

    易遥奇道:“你说的是谁?”

    “难道不是她?”苏荷盯着易遥,渐渐又恢复了冷静,指着门外道:“你给我出去。我不想听你在这里胡说了。”

    “我不会走的。”易遥也站起来盯着苏荷。“为了真真的安全,为了我自己的幸福,我一定要从你这里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你,你胡说些什么?”苏荷惊骇的后退了几步。

    “我知道的不多。但我知道你一定和妙通真人有些关系。”易遥说:“我还知道你用针扎了我两处奇穴,也有可能是妙通真人叫你那么做的。我还找秃五郎和泥鳅调查过你,知道你从没有尽过妻子的义务,没有和刚子同过床。你还用同样的手法让刚子变成了废人,让他忧愤而亡……”

    “别说了,别说了。”苏荷捂着耳朵,不断的后退。

    “你祖母的来历十分可疑。从她开始,你们苏家的女人一直继承着一个神秘的任务——和妙通真人有关的任务。要是你不肯说出真相,我会请当局调查的。”见苏荷的防线全面失守,易遥乘机又扔出一枚重磅炸弹。

    “不要。”苏荷哆嗦了一下,哀求道:“我们可疑谈谈。”转身走到店门口,见外面没有人,急忙落下了卷砸门,道:“我们上楼去谈。”

    易遥在二楼客厅的一张大真皮沙发中坐下。“等我一会。”苏荷说,款款上了三楼。

    易遥打量着客厅,客厅的面积很大,陈设精美,幽暗的灯光下,实木家具发出油亮的光彩。易遥心中冷笑。这个女人这样有钱,一定是她的主子给她的。只是不知她的主子究竟是谁-------是台湾的某个神秘部门,还是妙通真人本人?

    易遥抽着烟等了一会。苏荷从楼上走下,怀中抱着一个精美的木盒。那件酒红色的连衣裙已经脱下,换成了一件白色的真丝素绉缎长睡袍。半圆形的酥胸从她低开的衣领中吐放着春光,没有戴罩,却依然高挺,完美到和胸壁垂直。

    在易遥惊讶的目光中,苏荷嫣然一笑,赤脚走来,挨着易遥坐在大沙发上。一阵似兰似麝的女人体香,令易遥微微晕眩了片刻。

    易遥定了定神,冷笑道:“苏大美女,不用对我使美人计。你知道我不行的。”

    “你行的。”苏荷浅笑道:“你只是急脉穴被锁住,足厥阴肝经不通。我用银针可以替你治好。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易遥瞪了苏荷一眼。“你还不快点替我治好它。”

    苏荷突然双颊绯红,道:“治好之后,半个时辰之内,你必须行房事。”

    易遥一怔,盯着苏荷冷笑道:“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了。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肯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妙通真人毕竟已经不在人世了,你这么做,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