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回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2414字

    苏荷叹道:“你根本不知道,妙通真人是永生不死的。”打开木盒,里面放着大大小小的许多银针。苏荷取出一枚很长的银针,在易遥的几处穴位上飞快的扎了几下,道:“好了。”

    易遥感到一缕热气从丹田处起,直冲下面而去。他穿着的纯棉超薄牛仔短裤上,立即高高耸起一个大帐篷来。苏荷捂嘴浅笑,芊芊玉手搭在那里,低声道:“委屈它了。今夜,它可以尽情的拿我出气。”

    易遥暗恨自己的小弟弟不听话,拿开苏荷的手,十分无奈的翘起二郎腿,道:“这个不用你来效劳,我有女朋友了。”

    苏荷盯着易遥叫道:“你说的是真真吧。你不能碰她。我向你保证,妙通真人是不会害她的。你要是鲁莽行事,得罪了妙通真人,反而会害了她。”

    易遥冷哼一声,道:“这就需要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

    苏荷神色惨然,摇头道:“我不能说。关于她的事,我一个字都不能说。”

    易遥愤怒地说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告发你们?”

    “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话的。”苏荷说道:“别人只会把你当成疯子。就算真有人会感兴趣,他们也调查不出什么来。”

    易遥站起身来,愤然说道:“那我就采用最简单的方法。妙通真人不是需要一位姑娘吗。我和真真今夜就试试鱼水之欢。”

    “看来,我只好祝贺你们了。”苏荷叹口气,关上了装着银针的木盒。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冰葡萄酒,递给易遥一杯,微微一举杯,笑道:“我倒盼着妙通真人能够选中我做替身哩。你这个傻子,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好处。”神情愉悦,举杯喝了一口。

    易遥听的一怔,端着酒杯冷哼了一声。苏荷晃动酒杯,笑道:“我这酒里没有毒。你要是怕,我们也可以换着喝。”娇笑着将自己的酒杯送到易遥的唇边。易遥正要接过酒杯,苏荷忽然将手一抖,一道酒水泼向他的眼睛。易遥急忙向后跳开,努力睁开眼睛,见苏荷正向自己扑来,两手各捏着一枚长长的银针,刺向自己的腿根。

    “这女人好奸诈歹毒,又想废了我。”易遥心中大怒,扔出酒杯砸向苏荷的面门,同时踢出一脚。苏荷转身躲开,踢易遥的胫骨。身手虽然敏捷,却远不及那夜银针废易遥时那般神妙难测。易遥精神大振,和苏荷拆了几招,见苏荷的功夫像是军警格斗一类的,和那夜不仅高下悬殊,而且大异其趣,不禁纳闷:那夜刺中我的难道不是她?可她既不否认,又懂得解穴之法,怎么会不是那人?

    苏荷见易遥有些走神,一个扫腿,踢在易遥的腿侧,力道却是平常的很。易遥哈哈一笑,左手握成虎爪抓住苏荷的腿,探手抓住她的腰带把她举过头顶,打了两个圈,笑道“去吧!”,把苏荷扔到大沙发上。苏荷秀发散乱,腰带被抓开,无限春光从她大开的睡袍中倾泻而出。她酥胸起伏,娇乳乱颤,像是泄了气的橡皮娃娃一般瘫倒在沙发上躺着。

    易遥见她神色凄惨,心中不忍,扭过头去说道:“快把衣服穿好。”

    苏荷一怔,忽然转了个身,将头埋在沙发里痛哭起来。易遥心中一怔烦乱,忽然感到下身胀崩崩的有些疼,身子也火热起来。苏荷哭着说道:“快点回去找你的真真吧,不然你真会死的。”

    易遥心中一惊,摸了摸脸上的酒水,正要开门。就听“啪”的一声响,接着又是咣当一声大响,那门被人踢开。只见石老三眼中喷火,大步走了进来。易遥见他像是要吃人的猛兽一般,急忙向后跳开,叫了声:“三哥。”原来石老三的手下郝猛今日当值,他中午喝多了些,睡了一大觉,才来到王军家的雨棚下坐。他见苏荷早早关上了门,心中略感奇怪,便问王军。王军笑道:“里面有个帅小伙子,她这时候关门,还能干什么好事。”就把易遥进去理发,和自己打赌的事情说了。又笑道:“你就在我这里等着,晚上咱们喝他的喜酒。”郝猛大惊失色,急忙打电话叫来石老三。石老三吃了一惊,慌忙敲门,却无人应声。他怕易遥和苏荷办成了好事,便翻墙跳进后院,又打开窗户跳进。他上了二楼,耳贴着门缝一听,正听见苏荷哭,慌忙打开门锁,踢开门闯了进去。

    石老三看了苏荷一眼,见她睡袍敞开,却还穿着黑色雷丝边的小裤衩,松了口气,转头对易遥冷笑道:“我把你当成兄弟,原来是看走了眼。小畜生,今天我非活剥了你。”拳头握的发出脆响,一步步逼向易遥。易遥退到窗边站定。苏荷一边束好腰带,一边喊道:“你干什么。他是我请来的,谁要你来多事?”

    石老三惊的呆了呆,道:“荷妹,你怕什么?打死他,我会替你担着。”他隔着门听见苏荷哭,又见苏荷衣服都被扯开了,认定易遥是在强暴苏荷。苏荷此时护着他,说不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的手上。

    易遥抖了抖肩膀,道:“三哥,你误会了。我根本没碰苏荷。”一抱拳,“先走了。以后我会跟你解释的。”转身要从窗户跳出。

    “你逃不掉。”石老三冷笑一声,飞脚踢向易遥的后颈窝。他既然认定易遥逮着苏荷的把柄,一上来便用了上杀招,一心要取易遥的性命。反正易遥是入室行奸,凭着自己的人脉,就是杀了他也不会担多大的责任。

    “到底是老婆比兄弟重要。”易遥心里叹口气。闪身躲过石老三的杀招,打起精神对付石老三。他跟着方霞,几乎就没有学到什么招式,此时临危保命,所用的还是以前在京都时学的拳击格斗的功夫。但不知怎的,同样的招式使出来,威力却是提高了十倍也不止。石老三见易遥拳带风声,身手的敏捷度也提高了数倍,不由暗暗心惊。他定了定神,看清易遥拳头的来路,一把抓住,使出擒拿功夫,要拗断易遥的手臂。不想易遥反应极快,手臂一缩一吐,一个虎扑,反将石老三扑到在地。

    石老三大惊,贴地一个翻身,站了起来,同时从腰间抽出一把小手枪来,指着易遥,咬牙道:“好小子,我石老三不给比自己强的敌人留命,你受死吧。”

    苏荷被吓呆了,惊呼道:“不要。”易遥见石老三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也不敢乱动。只是叹道:“三哥,你太冲动了。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石老三将牙咬的咯咯响,歪着头冷笑道:“怕了?瞧你一头汗。”向地下恨恨啐了一口。“妈的,原来你也是个孬种。老子见了孬种就生气,偏不给你留命。”他不敢用枪杀死易遥,枪口略降低,对着易遥的腿就要开枪。

    忽然一条长鞭从窗外飞进,石老三还没反应过来,手腕上就被长鞭狠狠打了一下,手枪落地。窗纱拉开,一个人影紧跟着从窗外跳了进来。

    “谁?”石老三捂着手腕后退几步,抬眼盯着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