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回往事云烟(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3502字

    “公子就是不问,我也会说的。”妙通真人悠悠说道:“我本是这里山中一个猎人家的女儿,我的母亲早早就去世了。我跟着爹过,爹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对我疼爱的很。那时候,除了常常思念娘,我过的很快乐,比这山中的鸟儿还快乐。但家里很穷,我和爹只是吃得饱饭,我的衣服几乎都是用娘的旧衣服改的。有一天,爹打猎回来,高兴的对我说,我们很快就会有很多钱了,他可以给我买很多漂亮的衣服,甚至可以给我买珠宝首饰。原来爹打猎挖陷阱的时候,无意间挖到了一批金银珠宝。我听了自然高兴的又蹦又跳的,连睡觉都梦见自己穿上了漂亮的新衣,就像城里有钱人家的小姐那样。在这小山村,珠宝自然无法出手。爹爹说他有一个旧相识,叫李武的,他去了京都,在那里给一个大户人家当管家。我们要买珠宝,可以去找他的。爹爹先到城里买了一个银锭子,换了钱做路费,带着我到了京都,找到了李武。那知道李武见珠宝起了歹心,他使钱使计,伙同人诬陷爹爹,把珠宝都霸占了去,还把爹爹投到了监狱中。爹爹受了刑,在狱中病死了。我也被黑心的李武卖给了一个老鸨子……”

    妙通真人说起往事,唏嘘起来,易遥大惊失色,想不到妙通真人幼年时居然有过这样悲惨的经历。“那个李武,真是该死!”易遥咬牙说道。

    妙通真人擦了擦眼泪,继续说下去。

    “那时我才十三岁。老鸨子却逼着我接客。我宁死不从。好在我唱的好,一样能够给她挣钱,她怕我死了落个人财两空,也没有往死里逼我。我平时陪着小心,哄着她开心,终于得到个机会,跑掉了。那时我在世上孤零零的,虽然跑了出来,却无处可去。只好投到一家有名的戏班中,拜班主为师,跟着她学艺。班主见我唱戏有天赋,收我做了义女,给我取名华梦姝。此后几年,我渐渐成为京都名伶,也成了京都达官贵人的座上宾。那时,有多少大爷阔少,都为我癫狂,为了接近我,他们愿意大把大把的花银子。对他们,我却是一个都看不上。我知道他们的龌蹉心事,他们不过是一群狂蜂浪蝶罢了。我周旋在他们中间,借着他们的手,我杀了李武,替爹报了仇……”

    “好。”易遥用力一拍桌子,端起酒杯来,咕咚喝了一大口。“那李武要是没有报应,世上就当真没有天理了。”

    妙通真人苦笑着摇了摇头:“那时候,表面上灯红酒绿的京都,其实不过是一个原始大丛林罢了,弱肉强食,哪有什么天理可言。我能替父报仇,是借着一个军阀的手,开的黑枪,也谈不上什么天理公道。那位军阀替我杀了李武之后,就逼着我,要娶我为妾。”

    易遥“啊”了一声,长叹了一口气。妙通真人淡淡说道:“那时,我在世间已经没有挂念。我知道自己无法逃出那位军阀的手心,就悄悄备下了毒药,打算在过门之后服下。不想有一个道姑找上门来,她说她知道我买毒药的事情,又说我买的毒药未必管用。她送我一枚红丸,说是服后立即毙命,不会有半点痛苦。我接过她的毒丸,道了声谢,一口服下,就昏了过去。等我醒来,已经是身在一个小船的船舱中,那个道姑正在身旁坐着。原来她给我服的,是一枚可以令人假死的毒丸。那位军阀以为我已经死去,道姑说是我的亲人,要将我的尸体带走,将我救了出来。那位道姑说她叫双月真人,是一位修仙的人,曾经在这双月岭结庐修炼。从那以后,她收我做了徒弟,带着我云游四方,寻找修仙用的奇药灵石。我跟双月真人三年,她待我如亲妹妹一般,将她一身本事都传给了我。那年,她带着我到东北去挖人参。她说待我们挖到了千年的人参,练成丹药,她就带我闯荡一处秘境,寻求更大的机遇。到了长白山,我们遇见一小队国军的部队,他们被一队日本兵追杀。日本兵中有人善于用毒兽伤人,国军的人不断倒地死去,但他们仍拼死保护着一个年轻公子。依着师傅的意思,世间杀伐不断,就连神仙也管不了。我们既然选择了修仙这条路,就应该不问世事。我却不忍心看着同胞不断死去,决意救治他们。师傅无奈,只好和我分手。我加入到国军的部队中,救治被毒兽咬伤的士兵,跟他们一起在丛林中和日本兵周旋。那位公子对我很是尊重,拿着手枪,在我身边保护着我。士兵们甘心拿身躯为他挡子弹,他却用他的身体给我挡子弹。所以,战斗虽然激烈,我却没有受半点伤。到了夜间,那位公子被一只毒蝙蝠咬伤了,我替他救治的时候,才知道他原来是白将军府中的三公子。他父亲赫赫有名,善于用兵,是国军的栋梁。他告诉我说,那些日本兵知道了他的身份,一心要活捉他。他还说,他已经做好了舍生殉国的准备,是不会叫日本兵捉住的。那时,我听了他的话,看着他的眼睛,心中感到莫名的伤感。日本兵的战斗素质本来就高出国军,他们人数又多过我们。还时不时的有毒兽从暗中冒出袭击。看来,我是得陪着他们死去了。‘死了也好,一了百了。’我想,除了悲哀,我心中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师傅常说,我们有长生不死的希望,我们的生命远比凡人的生命更珍贵。可那时,我看着身边那些年轻的,鲜活的生命不断死去,我心中悲伤极了,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生命更可贵。白三公子见我流泪,问我怕不怕。我说:‘不怕,我从来没有对死亡感到害怕过。在我爹爹死之前,我对死没有概念。在爹爹死去之后,我再也不怕死。’白三公子感到十分诧异,他问我:‘你这样年轻,这样貌美,正值花一般的年华,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他听后感慨万千,握着我的手说:‘梦姝,你既然不想避世修仙,就嫁给我吧。我们一起来受这红尘的罪,享这红尘的乐。’看着他眼中清澈无邪的爱意,我心中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那夜,我们对着天上的牛郎织女星立誓,私定终身。”

    妙通真人脸上露出忘我的微笑,起身望向窗外的星空。易遥随着她转头望去,惊讶的发现,这里的星象和世间的也略有不同。

    “后来呢?你嫁给白三公子了吗?”易遥问。

    “啊。算是嫁了,不过我们没有做过一天夫妻。”妙通真人从回忆中醒来,坐下来长叹一声,摇了摇头,接着说下去。

    “到了第二天,日本兵来了援兵,攻击的更是猛烈。那时少帅的部队正赶来救援,日本人一心要活捉白三公子,拼死发起攻击。一番枪战之后,几十名日本兵端着刺刀冲上来。我推开护在我身前的白三公子,夺来一把刀,杀死了十几名日本兵。那是我第一次杀人,不过,我没有手软,我感觉我杀的不是人,而是一群嗜血的恶兽。国军的士兵士气大振,暂时打退了日本兵。我们往山上逃去,日本兵紧跟着在后面追赶。一路枪战不断,我们又受到了一次伏击,死亡惨重,到了夜间,白三公子身边只剩下十五名士兵,眼看着我们是撑不下去了。白三公子问我会不会后悔,我说‘不’。他拿出笔和纸,写了一行字交给我,说:‘梦姝,请把这封信交给我的父亲。我知道,凭着你的本事,自己逃出去是不难的。’我知道他是变着法子叫我独自逃走,我对他说:‘我是不会走的。师傅已经不要我了,你不能再赶我走。你怎么能忍心让我在世上孤零零的活着?’他长叹一声,转身命令副官跟在他身后,随时准备补枪,务必不能让他活着落入敌人手中。我们都做好的牺牲的准备,就等着天亮。到了第二天凌晨,天还没有亮,日本兵忽然乱了起来,他们鬼叫着慌张乱窜,不停的对着林子乱放枪。白三公子说,一定是少帅派来的援兵到了。天刚放亮,我们就开始反击。我们很快就打退了日本兵。在林中,我们惊讶的发现,日本兵丢下了许多具尸体,但他们的身上都没有枪伤。我们也没有发现援兵的影子。我们都猜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白三公子说我们还身在险境,收缴了一些武器弹药和食品之后,我们正准备离开,我忽然听到有女子呻吟声。那声音听着好熟,我心中一惊,循着声音找去,在一株大树后发现了师傅。她躺着地下,身上有好几处弹孔,血流了一身。我扑在师傅的身上,哭道:‘师傅,怎么会是你,你不是走了吗?’师傅摸着我的头说:‘师傅不忍心抛下你。想着回来救你。哪知道师傅的本领还不够,把命丢在这里了。’我抱着师傅大哭起来,但我毫无办法,师傅的身体渐渐冷了,她死了。我哭着说,我对不起她,她本来可以修成长生的。她苦笑着说:‘傻孩子,修炼长生哪有那么容易,那需要天大的机缘。师傅得转世轮回,再寻机缘了。’她对我说:‘你和白三公子的事情,师傅都听见了。傻孩子,你既然凡心未了,就回到红尘中去吧。现在你是厌倦了人生,却看不透人世间。也许要待到你厌倦人世时,你才懂得去追求真正的人生。’师傅死了,我在长白山寻了块风水宝地,埋葬了师傅,跟着白三公子到了南都。那时我的心很矛盾,我在师傅的坟前发誓,要继承她的遗志,为了修真寻道,我不能和白三公子有夫妻之实。可是,另一方面,我真心爱着白三公子,不忍心离开他。白三公子不是军人,他只是一位年轻的文人,很有才情。我和他一起住在一处院子里,他写曲,我就唱他谱写的新曲子。那段日子,我们虽然没有鱼水之欢,却享尽了深闺画眉之乐。哎,我是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只是苦了白三公子。他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又没有婚娶,真是难为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