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回往事云烟(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3605字

    “白三公子好样的。”易遥赞道,心中不由对白三公子和妙通真人涌起敬意。

    “易公子,你待真真,不也是这样吗?”妙通真人嫣然一笑。易遥知道妙通真人了解自己和真真的私密,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那时候,你还没有这样深的道术吧?”

    “自然没有的。”妙通真人说道:“若是我有后来的造诣,岂能让那伙日本兵逞强。师傅说修真需要天大的机缘,命中注定,我是和修真有缘的。唉!我和白三公子的缘分,却到了尽头。一天,白三公子出门去了,一个贵妇人带着兵进了院子。她是白三公子的母亲,她对我说,她知道我的过去,我只是一名戏子,根本配不上他的儿子。她又说,白三公子为了我,不肯娶亲。她给我一笔巨款,求我离开白三公子。她对我软硬兼施,说她知道我救过她儿子,所以她才不忍心对我下手。还说我只要离开白三公子一段时间,待白三公子成了亲,以后我可以给白三公子做妾的。我不想耽误了白三公子,早就有心离开他,就留下字条,离开了。那以后,我依着师傅的指点,进了一处秘境,得到了一些宝物,修为远远超过了我师傅。我用妙通真人的名号在江湖上闯荡了一些时日,杀了不少日本兵。后来我回到家乡,在这双月岭上修建道观,暗中保护着这里的村民。”

    易遥听的悠然神往。见妙通真人停住不语,易遥插话道:“听说那时你已经会骑着神鸟飞行。”

    “你说的是一只巨型彩鹤,是我在闯荡秘境时得到的,它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妙通真人接着说下去。

    “有一天,我得到消息,说是国军溃败,向台岛大撤退。我又得知白三公子和他的父亲退往海南,情势危机。唉!那时我已经有望修炼成长生之体,一听到白三公子有危难,却又忍不住动了凡心。我带上无影拂尘,骑着彩鹤,赶往南方,帮助白三公子父子逃走。”

    易遥忍不住插话问道:“什么是无影拂尘,难道就是那根短棍子?”

    妙通真人微微点头一笑:“易公子,你猜对了,就是那根短棍子。那其实是一柄拂尘,它是用冰蛊蚕丝制成的,几乎无影无形,凡人的肉眼无法看见,所以叫做无影拂尘,其质地又最是坚韧,任你用什么神兵利器,也休想削断它一根丝,那也是我在秘境中得到的一件宝物。”易遥点头赞叹,听妙通真人接着述说往事。

    “到了台岛之后,白夫人说于他白家有两次救命之恩,他们举家都要谢恩。那时白三公子还没有婚娶,他说他一直在等着我。我和白三公子又住在了一起,我们住在山中水边的一处园子里,好梦得续。为了修炼,我还是不愿意和白三公子有夫妻之实,我劝他娶妻生子,享受人生。他却坚持要给我做一个道伴,每日跟着我也学着服气炼丹。白夫人又送来一个美貌女子伺候白三公子,她叫薛梅,冰肌玉肤的。我知道白夫人是想让薛梅给白三公子做妾,替他们白家延续香火的。我有心成全,亲自安排他们住在了一起。白三公子和薛梅十分恩爱,我既感到欣慰,又感到失落。薛梅十分乖巧,不和白三公子在一起时,她就像一个女婢那样伺候着我,我也传她一些本事,待她如姐妹一般。渐渐的,我发现薛梅在暗中监视着我。我暗暗留心,发现她竟然在我饮用的茶水中下药。我当时又是吃惊又是悲愤,急忙用内视之法检查,发现自己所中的,竟然是一种很厉害慢性腐丹毒,那是专门用来对付修真者的。我知道,那种毒药不能保存,需要临时炼制,而薛梅是没有机会炼制那种毒药的,她背后一定另有高人。我假装不知,仍旧服用她给我泡的茶。那种毒药我无法化解,我只好做出了舍弃肉身的准备。我传给薛梅一套功法,她见功法神妙,心中大喜,每日用心修炼。其实,她修炼了那种功法,就会受我的控制,我随时可以借她的身体重生。”

    易遥大吃一惊,他知道妙通真人所说的功法,自己和方霞,还有泥鳅,都练习了那种功法,岂不是都成了她的备用替身了。

    妙通真人见易遥惊慌,嫣然一笑,道:“易公子不用慌,我是不会附在一个大男人的身体上的。”易遥也笑了,听了妙通真人的往事,他相信妙通真人不会胡乱加害于人。定了定心神,听妙通真人接着讲下去。

    “我知道薛梅背后的那人,一定是个修为很高的修真者。虽然决心报仇,我却不敢轻率行事。我悄悄炼制了一种厉害的毒药,淬在无影拂尘上。那时我的肉身的功力已经受到极大的限制,我附在薛梅的身体上练功,想借她的肉身来复仇,却发现她已经破了身子,根本不适合练我的功法,我只好放弃了那个计划。那些日子,恰逢着白三公子出国去了。每日里,薛梅在观察着我,我也在暗中监视着她。薛梅是从来不打电话和外面联系的。她倒是时常外出购物,我跟踪她两次,却没有发现她与人接头。那时,腐丹毒的毒性已经开始发作,我不能在等待下去了。一天晚上,我附在薛梅的身上,出了门。我装作边购物边游玩,到处溜达,终于,我发现有一个道士在跟着我。我便故意向一处树林中走去。那道士跟了上来,问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我对他说:‘妙通真人已经快不行了。’他很吃惊,问我:‘怎么会这么快?’我说,妙通真人发现自己中了毒之后,每日强行运功驱毒,岂料反而几乎走火入魔,现在她的功力已经只剩下一二层。那道士听了哈哈大笑,对我说:‘好。你现在就回去,监视着她。今夜三更,你点起蜡烛为号,我去找你,你给我带路。等我捉住她,少不了你的好处。’我不知道那道士的来历,他背后是否还有人指使,当时,我也不能问他,只好先答应下来。我对他说:‘我们最好都蒙着面纱。以免被别人看见。’他冷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哼,他想着活捉我,无非是想得到我的功法、宝物。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将计就计,也要活捉他。回去之后,我回到自己肉身中,点了薛梅的昏睡穴。我换上薛梅的衣服,藏好薛梅,然后,我就蒙上面纱,在薛梅的房间中等着,身上暗藏着淬毒的无影拂尘。晚上和那道士谈话时,我发现他双目明亮,呼吸若有若无,是一个很厉害的大高手,所以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三更,我点起了蜡烛。蜡烛刚一点亮,就听到外面有人轻笑了一声,接着,烛火微微晃动了一下,那人已经进了室内,站在我面前。他功夫之高,让我大吃了一惊。就算我没有中毒,也未必能够胜过他。我不敢犹豫,无影拂尘向他脖子打去。哪知他十分机警,已然看出不对,也向我打出一掌。他出掌快过闪电,本可以先伤了我,但他还不识我手中无影拂尘的妙处,还是吃了亏。我们同时出手,同时中了对方的毒手,都倒地不起。我问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害我,他冷哼着不吭声。那时我失去了功力,元神不能出窍,无法附到薛梅身上,只好听天由命。到了天快亮时,薛梅来了,我苦笑一声,想:还是道士赢了,可恨的是,我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易遥“啊”了一声,他虽是在听故事,也惊出一身冷汗来,替妙通真人紧张。妙通真人微笑着说道:“哪知道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我的预料。薛梅打晕了道士,把我救了出去。她告诉我说,那个道士叫做灵宝真君,是她的师傅。而她自己,则是一名特工,奉了上司的命令,到白府中卧底,监视白家父子的。她说灵宝真君是个品行败坏的道士,不知道欺负了多少女子。但他的身后,似乎有着一股庞大的势力。她叫我逃的越远越好。我心中怀疑,问她:‘你既然良心未泯,为什么还要助着恶道士下毒害我?’她低下头说:‘我根本不敢违抗他。在我救你之前,我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反抗他。’那时我伤的很重,薛梅把我带到一套民宅中照料我。但腐丹毒的毒性是无法化解的。一天晚上,我对薛梅说,我就快要死了。她哭的很伤心,说她对不起我,还说她很想跟我远走高飞,离开这罪恶的地方。她跪下抱着我的腿哭泣,求我不要离开她。她说她想回到大陆去,做一个普通人。那时我已经恢复了一些功力,可以附在薛梅的身上。我把真相告诉了薛梅,说我必须舍弃肉身,然后我可以附在她的身上,离开这里。她听了有些害怕。我告诉她,我曾经在双月岭修道,在那里,我用五行灵气建立了一处小世界。一旦回到双月岭,我就会离开她的肉身,让她恢复自我。我的灵魂可以在小世界中长生不死。我还说我可以传她功法,她只要修炼有成,将来我也可以接她的灵魂进入小世界中。她听了十分高兴,跪拜在我面前,称我是活神仙,说她愿意永远做我的女婢。她说灵宝真君没死,他在到处找我们,我们走的越早越好。那时,白三公子还没有回来,我很想见见他再走,可是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我舍弃了肉身,附体在薛梅的身上,然后,在一处山谷中,我烧掉了自己的肉身,带着自己的骨灰,盗了一艘渔船,回到了这里。”

    易遥听的如痴如醉,呆了半响,问道:“回来之后,你就到了这小世界中?”

    妙通真人叹道:“回来之后,我也想着在俗世转转。哪知道这里的世界也变了样,一部分人像是疯了,大多数的人像是变成了木鸡。我见人间变得危险而又无趣,便进入这小世界中。薛梅无法独自生存下去,只好嫁到了苏家,那时他家是村书记,虽说是比芝麻还小的官,却衣食无忧。”

    易遥一笑,道:“她家的女人,世代都对你保存忠心,也算是有情有义了。”

    妙通真人面露微笑,道:“她们都进过我这小世界,梦想着能够得到长生,自然对我尊重。其实,我传她们的道法,只能修炼长寿。她们天赋有限,又贪念世俗的享乐,和长生不死是无缘的。”

    易遥一怔,道:“这么说,你一直在利用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