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回画壁之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2583字

    妙通真人悠悠说道:“你这么说也没有错。只不过,相对于她们的付出,我给她们的更多。我指给她们埋宝的地方,使她们拥有了财富。我借着她们的身体练功,使她们都成为高手。从薛梅的女儿起,到苏荷,苏家的女人不得到我的允许,不能恋爱结婚。我借她们的身体练功,还通过她们了解俗世的情况。”

    “为什么要逼着石老三成为你的徒弟?”易遥问道:“他可是个臭男人。”

    妙通真人格格一笑,道:“自古以来,男人骂男人为臭男人,只有雪芹笔下的贾宝玉了,你可是第二个。”易遥摸着鼻子笑了笑,听妙通真人说道:“石老三看上了苏荷,苏荷有些怕他,求我出手教训他。我附在苏荷身上,打听了一下,石老三虽然霸道,却是个有义气的人。眼下多少古迹名胜都受到了破坏。我这妙通观需要人保护,光靠苏荷是不行的。”

    易遥点了点头。妙通真人笑道:“你还不知道哩。那夜我制服石老三,是附在真真身上做的。”

    易遥吃了一惊,道:“我原以为你是附在苏荷的身上。”

    妙通真人微微摇了摇头,道:“真真天赋极高,前程不可限量。只要有机缘,她或者可以修炼成不老之身。”看着易遥说道:“易公子,你器宇不凡,根骨端正,修真的天赋不在真真之下,只可惜我的功法多不适合你。”

    易遥哈哈一笑,道:“多谢你夸奖。真人,你的过去我是清楚了。只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究竟在凡间还有什么未了的事务。”

    妙通真人眼中放出明亮的光彩,悠悠说道:“我这小世界虽然景致颇佳,毕竟太小了。我要寻找更大的机缘。那次我闯荡秘境,因为功力不够,不敢深入。这次我要重入秘境,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一定可以寻得更大的机缘。易公子,你我可以同去,我们还可以带上苏荷。果有收获,你和真真都会成仙有望。”

    易遥听的心中一动。修炼成长生,和真真永享逍遥自在的乐趣,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只是,这是真能实现的吗?要搁以前,易遥想也不敢想。

    见易遥沉吟,妙通真人妙目流波,微笑道:“易公子,这般美事,就是帝王也得不到,你说是不是呢。”替易遥斟满一杯酒,递了过来。易遥一口喝完,起身说道:“我愿意帮你。就算是没有任何好处,就算是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帮你完成心愿。我只希望你遵守诺言,不要伤害真真。现在,请你送我出去吧。我不放心真真。”

    妙通真人微微一怔,吃吃笑道:“不许。你体内阴阳未能调和,要是就这样出去了,必然又要和真真做夫妻之事。”

    易遥呆了呆,道:“我该怎么办?”

    妙通真人微笑道:“易公子,请随我来。待熄了体内的阳火再出去不迟。”

    易遥以为妙通真人要用针灸导气一类的办法替自己治疗,急忙起身跟着妙通真人走。妙通真人掀开一处珠帘,挽住易遥的手臂,带着他进去。里面红烛纱灯,紫檀木大床上,铺着锦缎的被单,易遥吸口气,只觉甜香扑鼻,奇道:“真人,你不是要替我治病吗,怎么带我来到这里?”

    妙通真人娇嗔道:“傻子,你那病得怎么治,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我不能做对不起真真的事情。”易遥说道,却不忍心推开妙通真人。

    妙通真人有些吃惊,又有些幽怨的看了易遥一眼,半响,笑道:“这里又不是真实的世界。易公子,我不信你没尝过梦入巫山,魂到画壁的乐趣。”身子粘了上来,软软靠在易遥身侧。她说的梦入巫山,是指楚王游巫山,夜里梦见巫山神女,并与之享受男女欢爱的故事。至于魂到画壁,则是聊斋志异中的一个故事,说是一个书生到寺庙里游玩,见墙上壁画里一个仙女长的美丽可人,那书生动了凡心,他的灵魂到了画壁中,和那仙女有了私情,以致让仙女珠胎暗结的故事。

    真人已经示爱,款款柔情,令人心动。易遥也舍不得就这样离开,想:既然可以看做是一场梦,既然做一场美梦便可以借了体内的火毒,那又何必去伤害真真呢?易遥替自己寻找着理由,一时间柔情无限,抱起妙通真人,走向大床。

    红烛熄了。许久之后,红烛又再度亮起。易遥爱怜的问:“梦姝,你这里有热水吗?”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换了称谓。

    妙通真人双颊还是火红的,微笑道:“我喜欢你叫我梦姝。以后你就这样叫我。”问道:“你要热水做什么?”

    易遥笑道:“我给你洗洗。”妙通真人看着身子下狼藉一片,大为害羞,道:“都怪我,我什么也不懂,没有准备。”一代传奇侠女,神通广大的妙通真人,此时却像是一朵刚经了风雨的百合花,这让易遥心中大起怜爱之感。易遥坚持要起来烧水。妙通真人依偎在易遥怀中,哭泣道:“阿遥,我自己可以来的。那不是你该做的事情。”————不知不觉的,她也改变了称谓,不再称易遥为易公子。————“你要是怜我爱我,就把我当成妻子对待。真心来帮我。”

    “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易遥抚摸着妙通真人的秀发。“只要你不伤害真真,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一定要助你完成心愿。”

    “我相信你。”妙通真人眼中放出明亮的光彩。“现在,天快亮了,你该回去了。林家的人起的早,你舅妈要是上楼,发现你和真真躺在一块,你就糟了。”

    易遥吃了一惊,急忙问离开这里的方法。“是不是要跳入那口双眼水井中?”

    “那不是唯一的方法。”妙通真人笑道。传给易遥几句口诀。易遥修炼片刻,依法施为,直觉身体飘飘荡荡的腾空而起,又觉光芒一闪一灭,睁眼一看,已经回到原来的世界中,自己正在席子上躺着。向身边一看,真真躺在身边,朦胧中看不真切,只觉得像是没有穿什么。用手去摸时,只觉的滑腻的如缎子一般,果然没有一丝一缕在身上。易遥更是吃惊,自己离开时,真真明明还是穿着睡衣的,那时她被点了睡穴,一直熟睡着,她身上的衣服是被谁脱去的呢?

    窗户大开着,夜风透过窗纱吹进,凉飕飕的。易遥回忆着,妙通真人借着苏荷的身体来到这里,她离开之后,苏荷应该还留在这里。易遥陡然想到苏荷的特殊癖好,不由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开了床头灯,来查看真真的身子。他对这些事情毕竟只是一知半解,似懂非懂的,查看了一番,也不得要领,苏荷究竟有没有侵犯真真,他终究还是没能搞清。

    易遥怕舅妈起夜,发现这里亮着,忙又熄了床头灯,坐着发愣。真真忽然“嘤咛”一声,翻了个身,露出铺在身子下面的白手绢和大毛巾来。

    易遥觉得自己下面有些黏糊糊的,不舒服,拿起毛巾来想擦擦,才发现那毛巾上湿漉漉黏糊糊的一大片都是。易遥大惊,想:就算是苏荷对真真动手动脚,也不会留下这些东西的。我虽然做了,好比一场春梦,只会弄脏了自己的衣服,那些东西,怎么会到了这毛巾上呢?

    正在思考,忽然身后“吱”的一声轻响,门开了。风吹进,带着一种女人身上的香味。易遥以为是苏荷,头也不回的说道:“你来的正好,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个解释。”将毛巾扔给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