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回女仆苏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9本章字数:2755字

    那人道:“阿遥,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中透着震惊和愤怒,却是袁梅的声音。

    易遥大感窘迫。暗呼倒霉。“那门也不知是怎么开的?这天还未明的,她怎么就来了哩?”

    袁梅打开灯,见女儿光着Shen子躺着,又见手中毛巾上一大滩脏东西,愤怒涌上心头,气的浑身颤抖,扬手将毛巾当成鞭子,打了易遥几下,又恨恨扇了易遥几个耳光。流泪咬牙说道:“你这个小畜生,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你怎么就忍心对你姐姐下手?”

    山村正在黎明前的宁静中安睡,袁梅虽然愤怒已极,却不敢十分大声,怕惊醒了邻居,叫别人笑话。

    易遥无法辩解,低着头说:“舅妈,我和表姐是真心的。”

    袁梅看见席子上的白手绢,手绢上桃花点点,在灯光下显得越发红艳。袁梅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不由爬在真真身边哭泣起来。搂着真真道:“傻丫头,你这是何苦,你又不能嫁给这小畜生,怎么就……”

    易遥看见那手绢,只觉得头脑中一片浆糊,整个人都糊涂了。怎么会这样,自己又没有和真真做。

    袁梅这么一哭,真真醒了过来,见自己没有穿衣服,又见母亲来了,正哭骂易遥,真真又是害羞又是不解,留着泪说:“妈,你就不要闹了。女儿是真心爱阿遥的,凭什么我们是表姐弟就不可以。你这么一闹,要是叫这里的人都知道了,女儿还能活吗?”

    “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袁梅手指着门外对易遥说。

    易遥知道自己说什么袁梅也会听进去,只好说道:“舅妈,我一定会娶真真的。将来我们可以到国外结婚。”转身下了楼,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默默开车离开。

    天还没有亮,易遥将车子开到田边停下,摇下车窗,看着窗外无边的夜色,苦笑着想:这可真应了那句话,天地虽大,却没有我易遥的容身之所。忽然手机响了,易遥发现是苏荷打来的,咬牙道:“什么事,你还嫌害我害的不够吗?”

    苏荷叹口气道:“先别生气,好不好?你先来我这里,我再跟你解释。”

    “去你那里,石老三看见了,又要误会。”易遥懒懒说道。

    苏荷冷笑一声,“让他误会好了。我不怕别人说闲话,你还会怕一个石老三吗?”

    易遥想了想,开车来到苏荷的理发店前。苏荷正站在门口等着,说道:“把车子开到我院子里来吧。”苏荷已经把院门打开,院子很大,足够停车的。易遥将车挺好,跟着苏荷来到楼上坐下。

    “毛巾和手绢为什么会是那样?”易遥问道。他想一定是苏荷搞得鬼。

    “是我做的。”苏荷低着头说:“我先用毛巾替你擦了。然后,我见你手指上流了点血,又用手帕替你擦了。我又咬破手指,多涂了些血在上面。然后,我打开门,躲在门外。等你醒来后,我又故意弄出动静,将袁梅引到楼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们?”易遥气的七窍生烟。

    “我这么做,对你和真真都有好处。”苏荷柔声解释道:“你和真真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再住在一起的话,肯定会把持不住,那样的话,一切都会功亏一篑。”

    “看来我还得谢谢你。”易遥气恼的说:“只是你也不要做那么具体吧。你只要把我舅妈引到楼上就够了。你这样做,真真会误会我的。”

    “不会的。”苏荷微笑着说道:“女孩子都懂这个。真真又是个聪明人,她一定会知道你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再说,我会设法告诉她真相的。”

    “你呀?”易遥叹了口气,也不好再责怪苏荷。再说听了妙通真人的故事,他对苏荷的祖母还是十分敬佩的。

    “你不生气了?”苏荷高兴的问。易遥摆了摆手,懒懒的靠在沙发上。这一夜的折腾和变故,让他感到有些身心疲惫。苏荷冲了两杯热咖啡,端到茶几上。见易遥还是皱着眉,苏荷有些不安,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易遥一笑,道:“倒也没有什么,就是下面有些黏黏的。你这也不会有衣服给我换。”

    苏荷一笑,道:“你到床上先躺着。把裤子和裤衩都脱下来,我替你洗干净,再用熨斗熨干,很快的。”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易遥笑道:“我不是大老爷,你也不是小丫鬟。怎么好让你来服侍我。”

    “以后,你也是我的主人。”苏荷红着脸低头说道:“我就是你的女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伺候你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话说她完全知道易遥和妙通真人究竟做了些什么。妙通真人既然已经对易遥以身相许,她————妙通真人的女仆,自然要将易遥看成男主人了。

    易遥笑道:“那就有劳你了。我今天确实乏了。只是你得先给我拿一条被子来盖着,否则我可不好意思当着你的面脱衣服。”

    “跟我来。”苏荷抿嘴一笑,将易遥带到自己的卧室里。易遥拿一条毛巾被盖在下面,脱了下面的衣服,苏荷拿了去洗。她虽然诚心将易遥当成主子,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女子,见那上面斑斑点点的,难免羞臊,脸红红的,连耳根子都发热了,,心也扑通扑通的跳着。

    易遥见苏荷拿了脏衣服出去,苦笑着摇了摇头,喃喃说道:“这可怪不得我。话说这些事情可都是你自找的。”他虽然嘴上这样说着,想起自己享受了许多乐趣,这会子却又要苏荷伺候着,心里毕竟有些过意不去。

    易遥打量着苏荷的卧室。这卧室在三楼上,足有三十平米大小,陈设典雅精美,家具都是古色古香的,在灯光下亮晶晶的,室内有着淡淡的檀木香味。大梳妆台上,单是木梳便有十几把,易遥家学渊源,又在潘家园混过些日子,识得货,见那梳子有紫檀木的,有沉香的,还有黑石楠的,棠梨木的,此外还有枣木的、黄杨的,又有几把犀牛角的梳子,看来也是真品。易遥起身坐在梳妆台前把玩着那些梳子,不由吐了吐舌头。“难怪苏家的女子都对妙通真人死心塌地的,单是她们所得的财富,便够惊人的了。”

    梳妆台上,有一个铜瓶子,里面插着几只栀子花。易遥见那瓶子古雅秀气,想把玩一下,伸手去拿,却拿不起来,像是和梳妆台连为一体的。易遥心知有古怪,用力去旋转,果然旋转的动。转了几圈,对面的银边大镜子忽然移开,露出一个大洞来。易遥伸头进去瞧,见是一个暗室,朦胧可见里面摆放着箱子、柜子。易遥想试试苏荷会不会对自己说实话,便转动铜瓶,将大镜子移动到原位。

    易遥只是上身穿着一件衬衣,他怕被苏荷看见,便又回到床上拿毛巾被盖了,靠着靠枕半躺着,抽支烟等着苏荷。

    不一会,苏荷拿着洗好熨干的衣服进来,又拿来一个盆,在里面倒了热水,拧了一条毛巾递给易遥,红着脸笑道:“在真真那里,我只是用干毛巾给你擦了擦,又匆匆忙忙的,没有擦干净。你想来还有些不舒服。快擦擦吧。”

    易遥接过毛巾,擦干净了,换上洗干净的衣服,觉得干爽舒适,不由在心中暗叹:有个美女伺候着,果然快活。苏荷接过毛巾,端着盆出去,片刻功夫,又端着咖啡走进来。易遥喝了两口咖啡,懒懒问道:“你这里的梳子,怕是就值十来万吧?”

    “单是那把犀牛角的梳子,就值七八万了。”苏荷微笑着,低头说道。

    “谁能想到,你一个理发的女子,竟然是一个超级白富美。”易遥感叹着,问道:“这些财富,都是妙通真人给你的吗?”

    “也不全是。我的祖母,从台湾也带来了一些金条和银元。这些梳子都是她留下的。”

    “那么,妙通真人给你的都在哪呢?”易遥看着苏荷问道。想:要是苏荷肯说实话,说的话又跟妙通真人所说的都对的上,她们就都是真有情义的女子,对我也是真心,我就不能辜负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