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她的眼泪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54本章字数:2018字

    公羊杨和皇甫美昭躲在了一个废弃的厂房里,他点燃了废掉的木材和纸板,火光照亮了正在吃烧鸡的皇甫美昭,她是那样的可爱。

    她心里对眼前这个阿杨哥哥很是恐惧,然而,她还是一脸微笑地看着正在看着自己的公羊杨。

    她的心情复杂多变,单薄的衣服一股秋风吹来,她下意识地裹紧了衣服。

    这样的动作,很是触及到了公羊杨的心灵,他觉得还是要去赚钱,要不然,这个冬天就过不去。

    在公羊杨的记忆里,自己生存的华国东华市那可是一个沿海城市,不存在冬天。

    然而,在这个陌生的东华国首都东华市,公羊杨能感受得到四季的变化,这里应该是四季分明的。

    “这里四季分明吗?”

    公羊杨看着吃烧鸡的皇甫美昭问道。

    “阿杨哥哥,你怎么会问这样很常见的问题呢?你怎么不吃呢?”

    “我已经吃掉了一个烧鸡,你吃完烧鸡,我们一起吃这两块牛肉。”

    “谢谢,阿杨哥哥,东华市那可是四季分明的,尤其进入冬天可冻人了。在贫民区冻死人,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公羊杨点了点头,在想,秋分刺骨人心寒,那么冬季来临,我们可怎么办?

    再者,这样废弃的厂房也不是安身之地。

    突然,公羊杨想起了他在部队的时候,亲手建过行军简易房,那就是泡沫板被两张铁皮固定在一起,按着简易房子的图纸而制作。

    他现在还是记忆犹新,看来所有的手艺,都能在自己绝境中用到。

    公羊杨站起来,转悠了一圈后,又回到了火堆旁,把一块牛肉递给了皇甫美昭。

    皇甫美昭用那个装肉类的纸袋包好了,拿在手中看着。

    “你怎么不吃了?”

    “阿杨哥哥,这是明天的伙食,我已经饱了。”

    公羊杨准备吃手里的牛肉,突然,递给了皇甫美昭微笑着说:“也包起来,我们明天吃。”

    皇甫美昭异样地看着公羊杨,还是接住了牛肉,小心翼翼地放进了纸袋里。她把纸袋子当宝贝抱在了胸前,看着燃烧的火堆,遐思万缕。

    “我们在哪里能捡到泡沫板和铁皮?”

    “阿杨哥哥,你问这些干什么?”

    “我想做简易房子,我们两个好过冬,要不然,冬天会把我们给冻死的。”

    皇甫美昭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阿杨哥哥,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废品站,那里有一个老奶奶很友好,我们商量一下看能不能给我们。”

    公羊杨点了点头。

    突然,公羊杨看着皇甫美昭说:“你过来。”

    “阿杨哥哥,我,我还没有和任何人那样过!”

    皇甫美昭很恐惧地说,现在的她就像掉入虎口的小羔羊一般,无辜而恐惧的表情逗笑了公羊杨。

    “皇甫美昭妹妹,我可是要你过来一起挤暖暖的,我记得我们行军的时候,在大冬天也这样互相取暖,不至于被冻死,或是被坏人干掉!”

    皇甫美昭怯生生地走到了公羊杨的身边,然而, 好一阵子才坐在了公羊杨的身边的木板上,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原本公羊杨那个可怜兮兮,流浪汉的身份让皇甫美昭同情可怜。可是,现在的公羊杨在皇甫美昭眼里那就是一个连杀六人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不恐惧公羊杨,那是假的。

    公羊杨故意一把将皇甫美昭搂在怀里,邪笑着说:“我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女孩子十八岁才有味道,我们开始吧!”

    “阿杨哥哥,我,我害怕,我还没有准备好,我……”

    “我什么我,赶紧得,我需要你。”

    瑟瑟发抖的皇甫美昭,紧紧地抱着装有牛肉的纸袋子,不知所措,心里说,自己怎么就解救了一个恩将仇报的家伙呢!

    公羊杨故意抚摸着皇甫美昭的秀发,他又抚摸到了她的脊背上,立刻感觉到,皇甫美昭是没有穿乳罩的。

    “阿杨哥哥,我们真要那样吗?”

    公羊杨点了点头。

    皇甫美昭还是在瑟瑟发抖,将牛肉纸袋放在了一边,站起来脱掉了上衣,里面只穿着粉色的短袖,含苞待放的美物,深深地吸引着公羊杨的眼睛。

    他摇了摇头,骂自己,耍戏这样可爱可怜的女孩子干什么?自己是不是已经达到了丧心病狂的不可救药的地步了?!

    就在公羊杨一抬头之际,皇甫美昭脱掉了紧身牛仔裤,那个有着可爱小紫花的内角,就在他的眼前,她的身材非常好,十八岁的花季少女,有着别样的美!

    皇甫美昭流出了眼泪,那是一种在信任下而突变了的伤心欲绝!

    公羊杨站起来,给皇甫美昭从脚跟提上了紧身牛仔裤,又给她穿好了外衣,擦了擦皇甫美昭的眼泪,微笑着说:“哥哥逗你呢!你是哥哥的救命恩人,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妹了!”

    皇甫美昭那小羔羊的脸庞流出了更多的泪水,此时此刻的心情真是复杂多变,绝对可以和世界级大腕明星来媲美演技了。

    她心里说,阿杨哥哥你太坏了,坏死了,我再也不理你了,这样的哥哥是坏哥哥!

    可是,她又觉得为什么阿杨哥哥把自己当做了亲妹妹,那么,那么以后就不可以这样脱掉衣服了吗?

    皇甫美昭就那样站立着,身体虽然不在瑟瑟发抖,然而,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遐思万缕。

    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子,已经无法判断自己对公羊杨的感情了。她最初义无反顾地留下来做义工照顾他,那是少女情怀的一种朦朦胧胧的爱的潜意识表达,可是刚刚发生的事情,让自己不敢相信他了。

    然而,突变到自己要成为这个男孩的亲妹妹,那我以后该怎么爱他呢?!

    皇甫美昭站立了许久,被公羊杨拉在了身边,夜已经很深了,火光依然照着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的脸上,此时此刻,皇甫美昭枕着公羊杨的大腿进入了梦乡。

    然而,公羊杨却毫无睡意,他在思索着这个世界来,自己怎么就是这样的落魄而无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