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暴打纨绔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56本章字数:2194字

    荒漠寒月,刺伤着寂寞的空气。

    五道被寒月拉长的身影,站在了魔法天台上,等候着公羊杨,让他落入他们的圈套里。

    因为,这个魔法天台上有一个测试外星人的仪器,他们就是想让公羊杨发挥威力破坏了这个仪器。

    这可是,荒漠修为学院唯一一个通往外界的星号仪器,对荒漠修为学院来说,非常重要!

    如果没有这个仪器,教皇的魔法镜发挥不了百分之百的魔力,荒漠修为学院被狂沙飓风包围,也得不到救助。

    再说,虽然他们没有亲眼目睹过荒漠巨兽怎么吃人?

    可是,他们却邪念地相信,荒漠里有这样的巨兽。

    公羊杨通过自己的天眼看的真真切切,虽然那里奇黑无比,但是一个传输心灵通道的魔法仪器,公羊杨是看的一清二楚。

    他利用自己的神奇之手,将那个宝贵的仪器给保护起来了。

    五大恶少却浑然不知,他们还在心里偷着乐呢!

    公羊杨在想,看来这五大恶少真是欠揍,不惜牺牲了大多数人的性命,来开这样的玩笑,真他妈要好好修理了,尤其维西,必须废掉他的一条腿不可!

    公羊杨穿好了衣服,让阿卡里回去休息了。

    回去休息的阿卡里心里全是恐怖,哪能睡着,他只好等待老大的凯旋而归。

    公羊杨来到了魔法天台,距离体育场不远,一个有着五千米高的高塔天台。

    公羊杨瞬间就看到了五道身影,鬼鬼祟祟,没有任何家族优良传统,那种最起码的高贵。

    公羊杨心里说,估计都是像伊克唆这样的杂种,与他们的母亲通体了以后生出来的狗杂种。

    其实,公羊杨猜的一点没错。

    的确如此,他们的母亲心儿痒死了,自己的丈夫都不去碰触,所以乱搞就开始了,就连他们的母亲也不知道是哪个家奴的种子。

    本来他们有着像萨美娜和冬花怡丽这样高贵的血统,然而,确实是杂交水稻。

    当然公羊杨也是冬花香渊的私生子,可是,人家可是身体里流淌着,这个宇宙世界里最高贵的混血,那就是冬花香渊和公羊儒赞的血液。

    冬花香渊和公羊儒赞爱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她是一个处子之身的女人,这样的爱情状态下生出来的孩子是最聪明的,很可能绝无仅有的天神级别的孩子。

    再说,从根本原因上说,公羊杨也不算私生子,因为公羊杨的父亲公羊儒赞那会儿压根就没有在华国结婚,有未婚妻就是皇甫田莉的一个侄女,可是,他们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走到一起。

    当然也由于皇甫田莉和公羊儒赞走得近,被她的侄女误会,再者,他们一起来到了东华国在大使馆当领导,就连皇甫田莉的丈夫都有些怀疑。

    不过,自从公羊儒赞和冬花香渊有了爱情和宝贝儿子后,皇甫田莉的丈夫才解除了误会。

    看来误会是导致感情破裂的核心因素。

    公羊杨的身体里流淌着冬花钛伊家族的血液,和华国公羊世家的血液,那可是华国五大家族之首的大家族,身份地位不要多说了。

    至于那个高贵的古武灵魂,那就是后话了。

    其实,冬花钛伊家族才是东华国这个星球上最为纯正的血统。

    为什么布朗麦肯家族一直迫害冬花香渊呢?

    就因为,冬花香渊是从最底层干到最高层,有着66%的老百姓支持率!

    布朗宁一总统才有着34%的支持率。

    可想而知,布朗麦肯家族倾家荡产要把冬花香渊扼杀在摇篮里,硬生生地抢占了东华国总统的宝座不说,直接从第二大家族,一跃到了第一大家族。

    原本冬花钛伊家族才是东华国,乃至整个星球最大最权威最厉害的家族,可惜,只有冬花香渊这样一个政治家,其余除了冬花钛伊族长,很多都是废物级别的人,他们整天花天酒地,乐不思蜀。

    就如公羊杨看过的《红楼梦》里的那些王孙公子哥们一样,扒灰的扒灰,找鸡的找鸡,五花八门,“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五大纨绔阔少是爬上去的,公羊杨却轻轻地一跃,就飞上了五千米的魔法天台。

    五个人合力推向了公羊杨的身体,然而,公羊杨却飞在了空中,他们统统被闪下了五千米高的天台。

    公羊杨感到有些失笑,心里骂道:“五个狗杂种!”

    公羊杨还是留了面亲,手一挥,冬花钛伊·巴雷特轻轻地摔了一下,其他人公羊杨故意而为之,下面还放了长满树刺的树棒。

    最为布朗麦肯·维西摔得重,左腿严重骨折,估计利用魔法也得半个月完完全全好起来。

    公羊杨的手一挥,一道亮光闪过他们的眼睛。

    “不好了,赶紧取武器。”阿斯利喊道。

    然而,公羊杨却把这些初级、中级、高级的修为者的灵门给关闭了,这让五大纨绔阔少心里极度的恐惧。

    公羊杨缓缓地落在了摔死狗一般的布朗麦肯·维西的面前,又狠狠地在他那摔伤的左腿上,重重地踩了几脚。

    疼得维西嚎叫,就如恶狼被刺死一般嚎叫。

    听得其他人心里发毛,不寒而栗。

    因为,这里很僻静,宿舍楼和教师楼都在另一头,没有胆量的人根本不可能黑天半夜来到了魔法天台受死。

    公羊杨紧接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左右逢源地把维西打了脸。

    维西一阵阵刺骨的灼烧,在脸上蔓延开来。

    公羊杨不像顾及冬花怡丽那样的心情,一脚就踢在了冬花钛伊·巴雷特的脸上,又重重地踩着他的头,骂道:“有勇无谋的蠢货,根本不配是冬花钛伊家族里的后代!”

    公羊杨狠狠地那脚踩破了巴雷特的脸,月光下,能看到流着血的巴雷特,瑟瑟发抖的样子,心里恐怖上升,因为公羊杨的手里握着一把利剑,已经剑出鞘了。

    “狗杂种,站起来,让爷爷打你的脸。”

    阿斯利站了起来,公羊杨用了人类正常的力道,狠狠地扇着阿斯利的耳光,五根手指印明晰可见。

    “狗杂种,你说不定不是岂可萨诺家族里的后代呢?!”

    阿斯利一声不吭,昏头转向,根本就是大脑一片空白。

    “柯祺米奇·狗杂种·巴顿是不是,来,站好了。”

    巴顿刚刚站立,公羊杨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裆部,他瞬间捂着裆部涨红了脸,哭喊不出来。

    公羊杨又一脚踢在巴顿的脸上,瞬间,巴顿的鼻血横飞,寒月为证。

    卡丁莱克·斯顿,瑟瑟发抖地站在一角,不知所措,等待接下来的教训和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