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外星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57本章字数:2124字

    午饭时间,公羊杨领着萨美娜、小美崊、阿卡里来到了学生食堂,轰动了整个学生食堂。

    并不是公羊杨有这样的威力,而是萨美娜的美貌惊呆了所有人。

    这个学生食堂虽然比不上贵族食堂,但是也不可能差到什么地方去,毕竟,能进去荒漠修为学院的人不是一般人,那都是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

    最起码他们的父辈在东华国有着不可忽视的身份地位,或是经商,或是为官,或是搞着科研等等。

    就如刺藜吧!他不仅仅是外星人餐馆老板的儿子,还是一个星球驻东华国大使馆馆长的侄儿子。

    就在公羊杨他们用餐之际,刺藜却与维西等五大家族的纨绔阔少联盟,他们强强联手,要整死了公羊杨。

    下午全部是炼体课,三个等级的炼体课老师聚在了一起,他们要为横穿荒漠炼体课做提前炼体。

    每年一度的横穿荒漠炼体课就如越野赛一般,那是必须有的炼体课,如果能第一个回到学校的,那可是要被学校奖励的,而且有资格为总统,或是副总统等人做后补保镖了。

    那就是一步登天的机会,就算五大家族里的组长们,也是很想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有这样的荣耀,不仅仅是一个谋生的位置,而是身份地位和修为等级的象征!

    对于公羊杨来说,他也想得到这样的位置,可以给自己想要的东西,还能利用自己的修为寻找皇甫美昭的灵魂。

    奇泰和伊克唆只是给公羊杨看了皇甫美昭的照片和视频,他是没有亲眼看到皇甫美昭死亡的,所以,他还是心里总是有着皇甫美昭存活的希望。

    如果公羊杨达到了最高的修为等级,就算皇甫美昭死去了很多年,他也能将她的灵魂碎片化地召唤回来,修复了灵魂,唤醒皇甫美昭。

    公羊杨和萨美娜等人吃完饭后,回到了萨美娜的房间里聊天,然而,有一双眼睛偷窥着他们。

    那一双贼溜溜的眼睛自以为公羊杨没有看到自己,然而,公羊杨已经看到应该是刺藜家族特有的眼睛,他们的眼睛可以分离开来,也可以利用伪装的眼睛偷窥别人的隐私。

    公羊杨头也没有回,将手心里的赤龙放了出去,赤龙一口就吃掉了那一双眼睛。

    刺藜感到无比的疼痛。

    他恨死了公羊杨,也知道是公羊杨让自己掌嘴的。

    刺藜看着维西等人,说:“既然公羊杨打我们的脸,我们也要打他的脸,踩坏他的神经!”

    “好的,我们打回去他的脸,再踩回去他的神经!”

    下午炼体课的时间,乌托邦老师没有让公羊杨出来表现什么,他却让刺藜来表现,他告诉同学们要看一看外星人的本领。

    公羊杨纳闷不已,维西哪去了?连乌托邦老师的炼体课也不上了吗?

    难道那一双眼睛是维西的?被自己的赤龙给吃掉了。

    然而,让吕子龙没有注意到的是,五大家族的纨绔阔少和刺藜合体了,他们借助外力合体的,那就是他们家族里隐身力量。

    瞬间,刺藜飞在了空中,挥舞着一把木剑,而且动作潇洒,微笑迷人,很多女同学好似被迷幻了一般,兴奋不已地鼓着掌。

    公羊杨看着萨美娜问道:“你不觉得眼熟吗?”

    “怎么了?”

    “刺藜会我的龙影剑法,怎么回事?”

    “也许他和你修炼一样的剑法,估计是巧合。”

    然而,就在公羊杨和萨美娜说话之间,刺藜的木剑变成了利剑,无影之剑刺向了公羊杨。

    公羊杨把萨美娜推在了一边,自己却挨了一剑。

    刺藜再次刺了过来了,公羊杨取来了自己的古武仙剑,一剑刺破了刺藜手中的利剑,然而,剑出鞘了。

    刺藜知道有了麻烦,立刻落地躲在了乌托邦老师的身后,赶忙说:“我不是故意的,意念之剑跑偏了!”

    乌托邦老师也很是护短,对公羊杨有点不感冒了,他觉得公羊杨来自贫民区的人,应该脚踏实地的修炼,而不是针锋相对与五大家族的纨绔阔少!

    这个乌托邦老师名字也叫的适合他本人,太他妈理想化,公羊杨自从踏进学校大门后,就被维西欺负,只是他自不量力反被公羊杨给打脸了,这可不是公羊杨要与这些纨绔阔少针锋相对的!

    “老子刺死你,刺藜,老子放不过你!”公羊杨歇斯底里地吼道。

    绯月和冬花怡丽都听见了。

    刺藜故意装得很恐惧的样子,瑟瑟发抖地躲在乌托邦老师的身后。

    维西心知肚明公羊杨的剑出鞘,那是什么后果,他第一个分身出去,随后,其他人也是分身出去了。

    这时,刺藜才真正的意识到,原来维西等五大家族的纨绔阔少们是耍自己的。

    公羊杨飞在了乌托邦老师的身边,萨美娜欲要阻拦,然而,公羊杨已经飞走了。

    萨美娜赶忙带着小美崊和阿卡里跑了下去。

    “不要,忍一忍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萨美娜心间传语道。

    “今天必须教训刺藜,要不然把人丢大了,三个年级都在上炼体课,你让我往那里退?!”

    萨美娜感觉公羊杨彻底生气了,她也只好站在一边看着他的背影。

    “你小子想干什么?”

    乌托邦老师厉声道。

    “我想杀了刺藜,您难道看不见我在流血吗?我如果不推开萨美娜,现在的萨美娜已经被刺藜杀死了。”

    “真是不懂规矩,你还是炼体课的代表,刺藜是用意念换成了无影剑,跑偏了,你那点伤算什么!”

    公羊杨纳闷不已,温文尔雅面善心慈的乌托邦老师哪去了?

    其实,刺藜带头拿着他们几个集合起来的六亿东华国币送给了乌托邦老师,这才有了一反常态的乌托邦老师的面孔和护短。

    “乌托邦老师,我是尊重您,您的话也太伤人了吧!我现在血流不止,那样的无影剑是锋利无比,而且一时半会儿愈合不了,你觉得我该怎么样?”

    “好了,自己看着办,你是谁呀!你可是公羊杨呀?整个荒漠修为学院里的新生能人,就连五大家族的人都怕你,可是我要告诉你,我不怕你,你给我老老实实,要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把你赶出荒漠修为学院!”

    就在乌托邦老师一转身之间,公羊杨一剑刺向了刺藜,是死是活,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