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回归新世纪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1本章字数:2502字

    “考的内容是何物,给我书籍,我要考进去给姑娘你看看!”常墨继续说道,语气坚定不容半点儿回绝。

    古人大都是大男子主义、自尊心极强的人。王志阳正是抓住了他这一点才故意让他考大学的,倘若他真是走运考进去了,那他就会多了一个“左膀右臂”。

    天色不早了,王思语对他交代了一些电器的常用知识便跟哥哥离开了,明天再给他送书过来。常墨没经历过高考的严厉枯燥,但他体验过三年一次的科举。

    走出朋友家的阁楼,两兄妹一前一后地在路灯下漫步,哥哥总是走的很快,王思语紧跟其后。

    这一天的遭遇很有趣,值得令人好好回味。

    王思语是学校历史社的成员,也是社里为数不多长相可人的女孩儿,学校里有许多男生想靠近她、追她,其中也不乏一些富二代、官二代。

    但作为哥哥,王志阳没有让妹妹在学校里恋爱,用他的话讲叫社会上会遇到很多比学校里男生强百倍的男人,而社会上却再也找不到比学校里好的女孩儿。

    所以,王志阳几个月就换个女友,妹妹却大学两年、单身二十年。

    王思语在跟在哥哥后面,借着路灯看着手里的银簪,回忆起今天中午碰到的那个古代人。要知道,她哥哥是个性格相对冷漠的人,不会请以帮助别人,哪怕是救了他的人。她紧走几步追上哥哥,看着他那张古井无波的面孔,低声道:“你要利用常墨对吧,我不许你那么做!大不了我好人也不做了,你别干傻事!”自从一拿起常墨的簪子她便有些后悔了。

    “切!”王志阳回头瞥了她一眼没说话,继续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着,一副满不在乎的姿态。

    见状,王思语秀眉一皱,看着周围四下无人,喝道:“哥你是在玩儿火,他是个护卫长,是杀过人的,而且我敢断定他不懂法律,有危险的!咱们别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说完,王志阳忽然停下脚步,妹妹愣在路灯下,见她回过头来看着自己,抬起右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皱起眉头说道:“我在大学里不是为了那可怜的文凭,我在积攒人手,恢复我们家的人手,你这丫头别多事,你要是害怕,就离那个怪人远点儿!”

    “你别胡闹了,二叔已经关起来好多年,你还不死心吗,我们斗不过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你……”

    “闭嘴!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我们才被欺负!”

    王志阳忽然喝道,他的话打断了妹妹,吓得她向后倒退了一步。王志阳平时是个对家人特别温柔的人,他很少这样,一见妹妹害怕自己,他抬手揉了揉脸颊,硬挤出一个微笑,伸手道:“抱歉!我……我只是不想平庸一生,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出人头地才是我的选择!那家伙是我看中的,我说行就行!”

    王思语不以为然的点点头,绕过他往家继续走着。哥哥跟在身后嘱咐道:“你不要坏我的事,拜托了!”

    “切,懒得理你!”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消失在路灯下。

    现在是盛夏,就算是九点多了马路边上仍然有闲逛的人。路边的花丛中是年轻爱侣们向往的好去处,常墨也藏匿于此,他一路追踪他们到刚才他们讲话的那个路口,从两人的嘴唇来看,常墨多少知道了些门道。

    两兄妹离去,常墨从花丛中站起来,脸上露出几丝笑意,自言自语地说道:“年轻人想用在下成就一番大事?那常某人就配你玩儿一遭,以后这天下,就是我的了!嘿嘿……”

    “小伙子,傻笑什么呢!”

    忽然,一个老太的声音打断他的笑声,常墨转过头来看着那一头白毛卷的老太太,听她继续说道:“你践踏草坪,破坏植被,罚款二十,快交出来!”

    说着话,老太太拿出一张纸开始书写,常墨不知道何为践踏草坪要罚款,在他印象中,只有破坏了人家农田才要被人说道。

    想必这花丛是这老太照顾的,自己这般践踏也是该罚,想到这儿,常墨纵身一跃跳出花从,抬起双手施礼道:“抱歉了老太太,我……我没钱!” 话一说完,常墨脚底抹油扭头就跑。

    见状,老太太忽然摔倒在地大喊着有人撞倒了她。常墨跑得太快,根本没听清楚她在喊什么。

    不一会儿,见那小伙子没折返回来,附近也没多少人影,老太太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哼着小曲走开了,今天她算是没讹上,辛好没讹上,不然她的儿女很可能被常墨一气之下给废了。

    次日清晨,王思语如约而至,随她一起来的还有昨天那位咄咄逼人的短发女子向荣荣。

    今天两人要陪常墨一起去卖掉王思语拿走的那一根古董银簪子,常墨说好了要分一半的钱给王思语,当时的她是很兴奋,可回家想了一晚,觉得白拿人家钱财不好。

    阁楼的门开着,王思语想着敲敲门再进去,可短发女子向荣荣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进屋内。

    王思语无奈地摇摇头,自己的这个闺蜜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改不了脾气,她跟着其走进屋门,忽然听到向荣荣一声尖叫。王思语看似柔弱,实则胆大的很,她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屋内。

    只见地上都是一些鸽子的毛儿,另一边生着一盆炭火,常墨正在用铁签子烤鸽肉。

    怪不得向荣荣会尖叫一声,任谁看到这一地的羽毛以及血淋淋的鸽子内脏也会害怕的。

    常墨身无分文,早上起来实在饥饿难耐,他只好用后院的竹子做成弩,铁的晾衣架掰直了磨出尖儿来做箭,配合他曾经练就的一身“好本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将隔壁张大爷家的信鸽消灭了四只,还好张大爷现在没醒来,要是让人知道,非得要死要活的让他赔钱。

    常墨烤着鸽子肉,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他不管这是谁家的鸽子,谁让这些笨鸟在自己头上拉屎了,活该被烤着吃。

    对于这个古人,王思语拿他没有一丝办法,眼看着他吃掉两只烤鸽子而且用另外两只招待自己,王思语撇着嘴摇摇头,她可真害怕有禽流感。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功夫,常墨扫荡完了自己的战利品,简单收拾了一下内脏和羽毛,王思语建议他用黑色垃圾袋包起来,免得有不必要的麻烦,她心里想着一定要卖个好价钱,然后拿着钱去给人家张大爷上门道歉,这常墨常黑子太胡来了,还以为这里是他们大清朝的护卫队里吗。

    从她们一进来常墨便热衷于食物,现在吃饱喝足,常墨开始仔细打量着王思语。

    她身穿一件雪白色连衣裙,领口处几朵淡粉色的印花图案,脖子上配一副珍珠项链,脸上没有施加任何妆容,起来整个人清新脱俗,与身边这位短发巨乳妹子大不相同。常墨根本没注意向荣荣的长相与穿着,那眼睛不由自主地就瞟到了深v口。

    今天王思语是来找常墨一起去卖古董的,王思语说自己不坑他,亲自带着他去。

    走到街上,一个个衣着鲜亮,打扮花哨的各路女子印入常墨眼球,他忍不住暗自吞一口口水。那一道道沟壑,一排排长腿,现代人可真会打扮,街上处处是天堂啊…

    还好常墨脸上不动声色,不然王思语一定会把他当做古代穿越过来的猥琐大色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