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这是真的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1本章字数:2763字

    但中年人却没有太多的反应,他只是又拿起银簪子掂量了几下,另一只手摸了摸下巴,回头对着常墨笑道:“年轻人,贪心不足蛇吞象啊!你这是晚唐的真品,但不是精品!五十万,恕难成交!我要你打二折,给你十万块,怎么样?”

    说罢,向荣荣不禁吞了口口水,十万块也是不少了,够买一辆中低档的轿车了,或者在城郊买一个百十平米的宅基地。

    王思语不动声色,其实心跳已经超过了九十,就差直接昏厥过去了。

    她原以为能卖三万块已经是不少了,没成想店家一张口就是十万,自己跟哥哥的大学学费一下子就有了……

    常墨听着他的价格,心里犯起了嘀咕,在心里又计算了一遍,怎么着也得是二十四万以上才行,总不能处理给他吧。

    想到这儿,常墨抬头看了一眼相貌端庄的服务员,笑道:“姑娘,帮我倒杯茶,谢谢!”

    “快去!快去!重沏一壶。”

    中年人急忙说道,结果话一出口他便怔了一下,常墨是故意那么试探他的,看来这银簪子不止是值十万,很可能要再翻几倍。

    看着那服务员晃着浑圆的屁股走开,常墨笑了笑,伸出手说道:“在下是个痛快人,我看兄台也是痛快人,不如这样!我们都退让一下,一口价三十万,保你不赔!”

    语毕,中年人放下手里的茶杯搓了搓手,低下头一脸的犹豫。

    这银簪子的确不值五十万,但三十万是很有可能的,但要是遇不上那么一个户子,这簪子可就砸他手里了。

    见他犹豫不觉,常墨忽然起身看了看这里周围的一些瓷器,对中年人低声说道:“你这里的东西……呵呵!太差劲了,也就那块老匾额是好物件,其他的你看,这青花瓷,是清早期仿元青花的;这唐三彩,是明晚期仿得吧;还是个民窑,你若是……”

    “兄弟!你别再说了。”

    中年人立刻抬手说道,他可是一头冷汗听他在讲,句句在理,可以判断出这家伙是个行家啊,而且是大收藏家,真是没看出来啊!他接着说道:“三十万对吧,没问题,说你的卡号,今天是星期三,当天就能收到!你还有其他需要卖的没,我可以高价儿收!”

    常墨听言满意地点点头,回头扶在已经心跳加速快晕倒过去的王思语耳边轻声问道:“什么是卡号,什么叫星期三?”

    “啊?这……”

    王思语一时间无法回答他,只好对中年人说道:“您这儿应该会有现金的吧,我们要现金!”

    说完,中年人一下子犯了难,但他又不想错过这个赚钱的机会,只好点点头说道:“你们稍等,我去想办法!”说完他便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出屏风后。

    他这一走,王思语如释重负般的长输一口气,一把拉起向荣荣的手放在自己心口问道:“你摸,我是不是心跳超过一百了!”

    激动之意溢于言表,这要是在家里,她肯定高兴地要蹦起来,虽然这不是她的钱,但一次能卖三十万,也是值得庆祝的。

    “你胸太大,我摸不出来!”向荣荣邪笑一声说道,王思语不在意的放开她得的手,坐等中年人带钱回来。

    常墨不知道三十万是什么概念,但他猜测到三十万可以买不少东西,估计也能让他上大学。

    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他们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尤其是常墨,他甚至闲来无事帮店里的服务员对顾客讲前朝的收藏品,看得出来常墨也是一个爱好古玩的人,当然他只对美女讲解,一些大老爷们儿被其晾在一边。

    这时,中年人喘着粗气从外面来,手里拎着一个保险箱子,抬手擦了擦汗,伏在他耳边对常墨小声说道:“这里面就是三十万现金,走!去里屋清点一下吧!”

    “不必了,你若是敢坑我,明天我就在你隔壁开一个古董店,你会关门大吉的!”常墨接下箱子笑道。那中年人点点头,心说这小子有点儿意思,是个值得交的朋友,他送了常墨一个别致的小礼品以及名片,常墨也不知道这卡片是做什么的,直接就装裤兜里了。

    从国术交易城出来,王思语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悸动,她摇摇头有些不敢相信地咂舌道:“居然……居然!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常黑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说着话便忍不住拍了他两下肩膀。

    常墨被拍的生疼,只好躲闪几下,撇嘴说道:“我叫常墨,不叫黑子!那簪子值三十万,怎么了!你不至于这样高兴吧?”

    确实如此,那银簪子卖给了那店家,店家最起码挣十万块。

    三人打的准备往回走,一路上向荣荣一直在跟王思语说一些常墨听不懂的东西,什么名牌化妆品啊,驴包啊!常墨只知道自己兑换了这个世界的钱,以后再做什么就方便多了。

    他们没先回家,先是帮常墨去购买了几身衣服,因为王志阳的衣服过于破旧,显得常墨这个小“土豪”没身价。

    当然他们去的地方也都是她们常去的,一件卖二百的衣服最后能被向荣荣她们砍价砍到四十五然后成交,常墨对此表示叹为观止,这个世界就是黑,真不知道那进价有多便宜。

    时间过得很快,眼不见就到晚上六点半了,天空上夕阳出现,该回家了!

    回家的时候直接打的,反正也是常墨掏钱,当他打开保险箱付款的时候,出租车师傅那惊愕的眼神能吓死一头牛。

    他从未见过这样逛街的人,太土鳖了……

    回到常墨暂时居住的阁楼上,他不会用任何电器,除了开关灯之外别的都不懂,王思语只好不厌其烦的讲了一边,至于电脑这一类高级电器还没让他接触。

    一些最基本的家用电器对他简单讲解了一下,常墨拿着小纸条挨个儿写上然后贴在电器上,随时可以看到学习。

    在阁楼里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将各种电器的用法写下来贴好,常墨想留她俩在家吃饭,向荣荣很乐意,可王思语说自己要走了,她必须要在家吃饭父母才安心。刚才手机已经响了好几次,她有些急着回家。

    见她执意要走,常墨也不好挽留。虽然向荣荣觉得常墨不像是坏人,可她也不敢单独面对这个古代人,她也决定回家。

    贴好最后一张字条,王思语长舒一口气,看着常墨那规整的字迹,心说:“这黑子地确不是个白丁,写的字还真漂亮,而且是繁体字。”她回头看了看正在摆弄电视机的两人,说道:“荣荣,快八点了,咱们走吧!”

    “嗯!”向荣荣背对着她说道,她躬下腰在帮常墨一起调台,对他嘱咐道:“这个按钮是总开关,一按就关了,很方便的,知道了吗?”

    说罢,常墨拿着字条写上贴好,起身站起来看着准备离开的王思语,点头施礼道:“多谢王姑娘、向姑娘两人帮我学这些插电的‘盒子’,对了,这些钱说好了分你一半儿,你拿一半儿回去吧!”说着话他便走到保险箱那边打开箱子开始往外拿一沓沓的钱。

    王思语现在可没想拿他的一半儿,她站在门后连连摇头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当时也只是随口答应的,不必了,你需要钱,你留着吧!”

    话没说完,常墨已经将十五万装在编织袋给她送去,王思语苦笑着摇头,脚步一直向后走着。

    没几步便撞到了门框上,常墨将钱递给她,郑重地说道:“男子汉说道做到,你拿走吧,以后再去卖东西,我一个人去的话可就没你份儿了!”

    “不!不!这太可怕了,你还是留着吧,留着!”王思语将他的手推开,脸上的苦笑更加重了几分。这可是整整十五万啊,比她家里两年的收入都要多,若是她接下,心里一定忐忑不安。

    常墨是个极其讲信用的人,他再次将钱推过来,王思语又把钱推过去,就这样两人在门后展开了拉锯战。向荣荣站在一边看着他俩的样子,眼睛盯着那十五万,左右晃着。

    他们不要,自己可是很想要啊,谁跟钱有仇呢,真是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