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用不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1本章字数:2714字

    “是你就对了,我说常黑子同学,你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动不动就送!老师告诉你,没必要!你的成绩通过了,明天准备来学校,后天就开学了,你的通知书在我手里,来了联系我,我把钱给你!”

    说完,常黑子没来得及问话便听到手机:嘟!嘟!嘟……

    他考上了,常黑子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考上,才学习了两个月就考上了别人奋斗十年也未必考上的大学。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其实他的通知书是破格入取的,英语二十六分、数学四十五分怎么会入取呢,况且他化学还不及格。

    但是,他那满分的语文的成绩让教导主任非常惊讶,不仅仅是他,甚至惊动了校长,因为他的作文是用小篆写的,批改试卷的老师多方查找资料才把他的文章破解开,而且还是个文言文,文笔娴熟、略有大家风范。

    要知道语文成绩不常有满分出现,他们校领导要抓住常黑子这个学生,好好培养一番,没准儿他们学校里能走出下一个“莫言 ”

    收到消息后,常黑子激动的连早饭也没吃便开始收拾东西往学校走,去体验自己期待了两个多月的大学生活里了。

    他曾经在国学院里生活过一段时间,虽然学习很是枯燥,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融洽,感觉很温馨,他希望他的大学生活也是如此。

    当天下午,他又收到了王志阳的电话,王志阳问他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没,是不是得靠上下打点才能上学了,要是不想花冤枉钱,那便再多等一年。

    常黑子听他把话一口气说完,自己笑着告诉他自己录取了,而且通知书就在教导主任的手里,若是王志阳有空儿去帮自己取一下,省的自己到时候不想见那老财迷。

    学校在南方,坐动车需要六个小时才能到,校方让他后天上午八点前到就行,他可是着急,在今晚的八点前他便来到了学院门口。

    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常黑子回忆起自己曾今念书的那段时光。

    十年寒窗苦读只为今朝,他今天再次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校门口的门卫死活不让他进去,他只好给教导主任打了个电话,那人恰好在学校值班,接到电话就来了。

    一看这小子能让教导主任亲自接进去,那四十来岁的保安不解地摇摇头,看着常黑子的背影说道:“对不起啊同学,我也是职责所在,不好意思了!”

    常黑子无所谓的摆摆手,上次进学校里给教导主任送礼,自己把保安用药放倒,要这样算,常黑子才是不好意思。

    走进教导处,教导主任让他现在沙发上坐好,抬手帮他把行李拿到一边。教导处里站着一位女老师,她看这主任对这个小伙子热情非凡,礼貌地给常黑子倒了一杯水,轻声说道:“来,同学你喝水!”

    常黑子忽然抬起头看着她,那一张精致的面孔,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带一个金丝眼镜,鼻梁高直,鼻头微微上翘,整个人看起来带有一丝丝成熟的韵味儿。看着看着,常黑子不小心入了神。

    见常黑子对自己这般盯着看,女老师不由地俏脸一红,往前一伸胳膊:“拿着,喝水!”

    “哦!多谢!多谢姐姐!”

    常黑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接下水杯,两人的手指在交接时触碰了一下,静电让对方猛地一愣,常黑子赶紧起身施礼道:“不好意思,那妖术…静电,不好意思了!”

    “没……没有,请坐,我出去了!”

    女老师微微俯身说道,常黑子的名字虽然不怎么地,人却是长得很精神,一米八三的身高,宽背细腰,由于从小习武,整个人站在地上像一棵松树,不摇不晃。

    走出教导处,那女老师长舒一口气,心里想着自己再怎么说也是毕业两年的人了,怎么让一个毛头小子看的心里发毛呢,不过这学生与主任的关系好似是不一般。

    她一离开,常黑子也是长舒一口气,主任笑着将屋门关山,回头笑眯眯地说道:“吴凌月老师是学校里刚来的实习老师,可能有点儿手生,她的行为你不要见怪!”

    一个主任居然对未入校的学生这么客气,实属少见,可见常黑子一挥手三十万出去,让他忌惮不已啊。

    “哦,无妨!那位老师是教什么?”

    “语文,就是你最擅长的那一科,你看这桌子上还有你的文章呢,她刚才在攻读,想要看看这个满分的人到底是什么水平!”主任指了指桌面上的校园报说道。

    今天中午他们校内已经把常黑子的作文公布在校园报上,主任是审稿人,他看完之后没问题了才能刊登。

    教导主任姓贾,名叫贾沐生,他喜财却不喜女人,报纸原稿一送来,那吴老师便想要看看作文有多优秀。

    她在常黑子的作文下面留下这么一条评语:“文笔生硬,叙事能力较差,不该考满分。”

    常黑子对此异常愤愤不平,他指着那评语说道:“贾老师您看,我的文笔生硬吗?文言文还想要什么修辞,真是鸡蛋里挑刺,没事儿找麻烦!”

    之所以这般着急,是因为他当年考进士时就是用的这篇文章,而且他觉得那一篇有些毛躁,还修改了一下,没成想在吴老师眼里却成了文笔生硬。

    贾主任笑了笑,低声说道:“别急,吴老师曾经是这里毕业的,也是我的学生!她当年就是语文满分,也是用的文言文表现文笔,但她不比你,你居然会用小篆!”

    女人嘛,总是攀比心理很强,常黑子的到来破了她的记录,怪不得她会给出下列评语。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关于学校的事,常黑子是文科生,他说自己要去文学系,因为王思语就在文学系,也好有些照应。王志阳是理科生,常黑子数学才考了四十五,就不打算去添乱了。

    常黑子很聪明,进来说了一个小时闲话也没提到那钱的事,最后王志阳来接他走时,教导主任给了他一张银行卡以及一张字条。

    他没让王志阳看,王志阳带着他先去自己宿舍里凑合一晚,有几个兄弟晚上偷偷出门找乐子去了,宿舍里有的是位置。

    现在已经是深夜,常黑子每天不到九点就睡去了,今天有点儿事,索性到十一点才睡着。

    男生宿舍里总是有一股子怪味儿,常黑子被呛得先后几次睡醒过来。

    实在睡不着,他走出宿舍爬上高楼吹风,从自己衣兜里翻出那张字条,用手机照着,只见上面写道:“钱都在卡里面,密码是我手机号的后六位。你小子很有趣,珍惜四年的大学时光吧,校门外的世界很复杂!”

    怎么看也像是忠告,常黑子点点头将纸条吃了,回头看着那夜幕下偌大的校园,广阔的操场,一排排白杨树以及最让常黑子满意的前楼广场,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喷水池,水池只有不到半米深,中这一些荷花,而且下面有鱼。

    那让他想起了自己家的后花园,只不过广场上没有他想念的家人。

    重生,为什么偏偏是自己,常黑子没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便会想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在当下生活下去,最近睡觉总是做恶梦,梦里那一个神秘的老者在对自己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语,什么精气、再生、复活后这一类的话。常黑子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确定自己是否一觉醒来又回到了家中。

    唯一能断定的是,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高楼围栏上靠着,而且围栏下面有很多的围观学生,他们一个个指手画脚的,以为常黑子想不开了要跳楼。

    他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往下看着,听他们冲自己喊着什么:“别冲动,明年还可以重来!”

    “生命只有一次,高考失利没关系!”

    “考不上大学,你可以去蓝翔学挖掘机啊!”

    “新东方也可以……”

    其中有些人拿着常黑子的行为开玩笑,常黑子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就是在这儿睡了一觉吗,还把自己当成轻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