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轰动校园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1本章字数:2633字

    最后,常黑子被几个保安从围栏上带下去,先到教务处受了一次副校长的批评,副校长在批评他的时候他一直说自己叫常墨,已经被录取了。副校长查无此人,只好将他抓到校园早会上斗了一遍。

    校园早会,那是针对学校里每个系的大会,通常只有星期一才会举办一次,今天刚好是星期一.

    常黑子“中奖了”,可以提前跟学长学姐们见个面。

    来到红旗下,副校长一脸阴沉地看着常黑子,拿起话筒说道:“这个同学,我们要把他作为反面教材来学习,俗话说的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为什么同学你要轻生呢,而且你还不承认自己轻生,你来说一下!”

    常黑子对他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自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又没睡你女儿,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难堪吗。说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看你是身体发福受之肠油。

    走到红旗下,常黑子的面孔出现在大屏幕上,王志阳兄妹第一个看到了他,王思语不禁抬手拍了拍脑门儿,心说:“今天校园报上还有他的文章,怎么今天他就被副校长抓起来做反面教材了?”

    王志阳同样惊愕不已,昨晚明明见他睡着了,为何今早又跑到高楼围栏上“轻生”去了,他想上头条?汪峰可怎么办啊!

    站在红旗下,常黑子直接面对几百余位老师已经各个系屏幕前的同学们,他先是干咳了几声,接着说道:“在下…啊不,我叫常黑子,是你们学校即将录取的学生!”

    “常黑子”这个人的名字刚刚出现在校园报上,为何又成了反面教材呢,他刚一自报家门,全校师生就开始议论。

    听言,副校长抬头惊愕地看着他,问道:“你不是叫常墨吗,怎么又是常黑子了,你到底是谁,要做什么,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

    说罢,常黑子拿出来自己的身份证,副校长看着照片上的青年又看了看红旗下的常黑子,抬手挪了挪眼镜,怎么看也是同一个人啊。这下副校长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他不由地问道:“常黑子同学,既然你已经被我校录取了,那你为何要在我校轻生呢?”

    “没有啊,我没有要自杀啊,我活着好好的,长得这么英俊,死了不可惜吗?”

    常黑子否认道,引得全效笑声连连。

    “同学,你要考虑清楚你的话,是要负责任的,你不轻生,为何爬上围栏,十几米高的拦网,你是没事儿闲了上去数星星吗?”副校长话语有些急促,看得出来他有些恼怒。

    “不,我对星星没有兴趣,昨晚是阴天!”

    “哈哈……”站在前院的各位老师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下副校长的脸上更挂不住了,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神情非常复杂。

    常黑子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地位下,他继续说道:“对不起老师,我不该爬上围栏去休息,我知错了,以后不会再犯,希望各位老师监督我,谢谢各位了!”说着便对着台下的老师深鞠一躬。

    副校长一看他给自己台阶下,立即顺坡下驴,拿起话筒低声道:“既然是一场没必要的闹剧,那就让他过去吧!通过这场虚惊,我想说的是一定要加强安全,咱们学校不能再出现这样的闹剧,不要让闹剧变成悲剧!”

    “说得好!”

    常黑子在边上连连鼓掌,惹得大家欢笑连连,副校长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对他轻声说道:“不要再犯那样的错误了黑子同学,否则我只能找你家长谈话了!”

    “嗯,校长您说的是,不过我想说一下,这个宿舍卫生你要好好检查一下,要不是宿舍里太有味儿,我也不至于爬到围栏上去睡觉!”

    “唉,男孩子都淘气,管不了,要么你出去租间屋子住吧,你文采好,写点儿稿子卖一下,应该能挣个房租的,记着要小心骗子!”校长这是随口一说,常黑子却当真了。

    大会一散,常黑子想着赶紧去校外找个合适的房子租下,这儿的宿舍他实在抗不住那个气味。

    他刚走下讲台便被迎面走来的吴凌月碰到,两人昨天在教务处有一面之缘,今天白天碰到她,常黑子觉得她比昨晚好看多了。

    “常黑子同学,还没正式入校就已经红透半边天了,感觉怎么样啊?”吴老师首先给他打招呼,再怎么说她也是这里的老师,总要比常黑子熟悉。

    “哈哈,不好意思了,昨晚那个男生宿舍太难闻,我不得不出来避避风头,走着走着就爬上了围栏,让你们当作考试失利的人给抓起来批评了!”常墨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今天这场闹剧让他瞬间成了校园里的热门人物。

    吴凌月看着他憨厚的样子,不由地叹息一声,说道:“你要是租房,那就去学校西侧看一看,那儿的房子一般都很便宜,而且离学校近!”

    “嗯,谢谢吴老师了!再会!”

    说着话常黑子拔腿就走,吴老师见状赶紧叫住他,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常黑子同学你等会儿,以后你可就是文科生了,很可能是我的学生,你可要按时来上课啊,别考了满分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哦!”

    言外之意是让他多向自己学习,女人的优越感。

    常黑子点点头,说自己一定堂堂课不落,就当是看了一场美女的演讲,何乐而不为呢。

    其实这吴老师没那么简单,她是想着跟常黑子比拼一下,到底是谁的文笔更加扎实。

    回到王志阳的宿舍里拿上行囊,常黑子走出校门去找合适自己的房子去了。

    今天是星期一,学生们大部分都有课,王志阳没有时间陪他一起去看房子,他只好按照吴老师的指点,独自去学校的西侧看看。

    果不其然,那里几乎清一色的租房户,墙上用各种颜色的丙烯写着:“租房、合租等等,他随意找了一个号码拨通一问,又是合租。他不喜欢跟别人住在一起,参考在男生宿舍里发生的就可以看出来。

    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不是位置太远就是要合租,好不容易看上个差不多点儿的,去那儿一看,那房东的女儿是个脑子有问题的智障,虽然房价便宜,但一想自己这个“智障”还是不给人家家里添乱了。

    在校外兜了一大圈也没看到一个让他满意的房子,整整一上午,常黑子走的又累又饿,他来到一家面馆里准备吃面,忽然在电线杆上又看到一则租房的广告。那个位置距离学校有差不多三公里,如果早上跑着去的话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本着试试看的态度,常黑子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让他失落的是,对方没接。

    干脆,他徒步走到那儿去看看,要是能行就住下,不行就回宿舍里继续被“艺术”熏陶。

    一共不到三公里的路,常黑子走了十分钟,到那儿之后本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家里有没有人,可他没这个习惯,上去就是敲门。

    “铛!铛!铛!……”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谁啊,有事吗?”

    “租房子的,是这里吗?”常黑子高声问道,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自言自语道:“真是累死我了,这地儿还真有点儿不好找,好在依山……”

    他的话没说完,屋门打开,一位系着围裙的女子站在门后,两人四目相对,常黑子愣了一下,笑道:“姐姐你好,请问房东在吗,我要租房子!”

    语毕,那女子脱下围裙,微微一笑点头说道:“我就是房主,不像吗?”

    “啊不!像!像!”常黑子尴尬的说道,这姑娘看上去也就二十多点儿,这么小就是房主了,真是厉害啊!常黑子闲暇时光也问了问房价,不问不知道,吓得他不敢在这儿买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