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教务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1本章字数:2774字

    “别担心,校领导那边我已经说通了,小打小闹不会处分的!”贾沐生闲庭信步的说道,来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抬眼一看到熟悉的面孔,他无奈的摇摇头,对王志阳说道:“你还在这儿干什么,你老师不会来领你走了,你赶紧走,别在我面前碍眼!”听着语气,贾沐生经常在这儿碰到王志阳了,他可是个问题学生,虽然各科成绩都很好,但品行不敢苟同。

    听他这么一说,王志阳不屑地冷哼一声,长输了一口气说道:“我是在给我朋友黑子作证,是他们先找的麻烦,贾老师你可得好好查呀!”

    “知道了!”贾沐生忽然将水杯放在桌面上,发出:“邦!”地一声,王志阳感觉他真的是要发怒了,于是乎对常黑子努了努嘴,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务处。

    他这一走,教务处只剩下他们三个了,贾沐生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看着衣衫破烂的常黑子,抬手扶了扶眼镜,轻声道:“吴老师你回去吧,一会儿黑子回班级里了,今天的事儿以后不要再提!”

    “嗯,您别……”

    “我心里有数!”贾沐生叹气说道,很显然吴凌月怕自己再训斥常黑子,毕竟挑起事端的那个人不是他。

    通过校园网,贾沐生已经看到了斗殴的全过程,常黑子在其中并没有参与,反而一直在拉架,很明显是个作风优良的好学生,可他也不该在最后关头把一位带耳机的同学胳膊弄脱臼,险些就造成骨折了!

    一人坐着一人站着,常黑子不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样的对话,他计划好了,只要贾沐生偏袒那个找事的人,他便在今晚用自己的方法处理了中午的事。

    “黑子,这件事就当他没发生过,让他过去吧,行吗?”贾沐生平和地看着常黑子说道,他先前一次性收到常黑子三十万现金,猜测他家也是个有权有地位的。

    “为什么,我活该被打吗?”

    “你得让老师好做啊,那个贾玉龙虽然也姓贾,但不是我这个年纪大的贾老师能管得了的,他家里有些地位,你就权当是个教训吧!以后再学校里低调点儿,不要惹是生非!”贾沐生语重心长的说道,中午他没一秒钟是清闲的,一直在电话里向贾玉龙的父亲道歉,那可是领导,他做老师的也得担待着点儿。

    贾玉龙是大三的学生,再有两年他就离开了,到那时候贾沐生也清闲了。

    常黑子没回答他的话,转身走出教务处,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走回教室。他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挨打。

    其他人看得很明白,只是他在上午帮吴老师搬资料太惹眼了,那贾玉龙也是文学科的学生,虽然不是很暗恋吴老师,可他也见不得别人在文科班里太耀眼。

    一连好多天,常黑子在校园里表现的很低调,本来能让他大显身手的军训他也未曾崭露头角。

    这个时间他还不太熟悉,必须要先低调做人,在夹缝中求生,尽量谦让他们。

    常黑子经常在楼道里能碰到贾玉龙他们,作为新生,他很识相的给他们让出条道儿来。贾玉龙没事都是趾高气昂的从他面前走过,那嚣张的气焰,让不好生事的同学见了都想揍他一顿。

    整个文学系都清楚贾玉龙家境优越,而且此人学习成绩也还算说的过去,不然系里面的领导肯定劝他转校或休学。

    军训结束后每个新生都很累,唯独有那些体力健壮的人没有大碍,常黑子就是那一批人。他在校园里不常与人沟通,因为怕自己说错话,平时他基本上不说话,别人叫他去聚餐他也去,就是不开口。他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什么装备啊,爆出什么宝石了!这些游戏的专业名词他一概不知,对于电脑而言,他只会开机关机。

    这天上午,常黑子正坐在教室里翻看着现代诗集,忽然一位个子矮小的女生跑进教室里,对着常黑子喊道:“常黑子同学,吴老师让你过去一趟!”说罢,众位男同学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那些人自然也有嫉妒恨。

    又是吴老师叫自己过去,常黑子基本上每天都会被叫走一、两次、与他们想的不同,常黑子一过去不是挨批评就是被教育,每次一回来他都是板着脸,同学们常说黑子是装13,故意做出不在意的表情给他们炫耀的,其实常黑子不懂何为装13.

    果不其然,一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吴凌月脸上的冰霜好似要冻死常黑子。

    “各位老师好,吴老师您找我啊!”常黑子苦笑着点头说道,目光一转,看到一位熟悉的靓影,那不就是大二学姐王思语吗,她又在被老师夸奖了……

    一看到常黑子,吴凌月顿时愁眉不展,她拿出前天的测试卷往桌子上一放,微怒道:“黑子你自己看,英语24分,你对得起老师我吗?”

    低头看着那一张满是叉号的试卷,常黑子一阵头大,英语是他最头疼的一个科目,而且还是考试中的一大项,常黑子从小学习都是之乎者也,哪里听说过什么ABCD,他皱起眉头,干咳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很努力了,至少我已经学会了二十六个英语字母……”

    “什么,字母?”

    “啊,不对,是我一直在努力,我说笑而已!”常黑子立即改口,仅仅是字母,常黑子一定会被吴老师骂的狗血喷头。

    吴凌月双手插在胸前,皱起秀眉看着常黑子低下的脑袋,幽幽的说道:“黑子同学,老师已经对你很失望了,你就不要再说笑!这关乎你能不能毕业呢,你知道吗!”

    “可是我真的很努力了,那二十六的字母我也是背了很久的!”常黑子被她训斥的不耐烦,脱口说道,话一出口,全办公室的老师同学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王思语回头看了看他,不禁想着:“吴老师你遇上一个硬茬子,他真是只会二十六个英语字母!”

    “黑子!我对你很失望!你走吧,考多考少随便你吧!”吴凌月怒不可遏,拿起试卷扔给他说道。常黑子一把攥紧试卷,眼神犀利的看着吴老师,低声道:“我真得很努力,你以后再看我的成绩!”

    说罢,常黑子没有告别便转身离去,办公室的笑声依旧,吴凌月可谓是一脸黑线,走也不是,在这儿也不是。

    常黑子出门后没有走远,他一直等到王思语以及几个女学生出来。

    一看她们走上三楼,常黑子立即跟上去,对王思语喊道:“王姑娘,我有事找你!”语毕,王思语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他,对自己同学失意她们先走,自己有点儿事。

    她们也同样差异的看着常黑子,长得挺帅气的小伙子,怎么就只会背二十六个英语字母呢,真是讽刺!

    这边,常黑子带她走到楼梯口的另一边,那儿不经常有人走,安静好说话。

    “你以后有空儿吗,我想让你辅导我英语,那太难了!”常黑子开门见山,也不避讳什么.

    “没有,我很忙的!”王思语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自从他一进到校园里,王思语有意无意的疏远他。本来王思语是个相对温和的人,但是常黑子有打架记录之后,她故意对其疏远。

    “别逗了,你下午没课!我下午也没课,下午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你帮我辅导英语,就这么决定了!我会付给你工钱的,你说多少就多少!”常黑子微笑着说道。

    王思语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摊摊手乐道:“是吗,你觉得我在意你的钱吗?你错了,我是下午没课,但我不想跟你这儿浪费时间!”

    “唉!真是可惜啊,可怜了你们父母,供着两个大学生上学,他们却不知道给家里分担压力啊!”

    “常黑子,你别胡说!我在学校从来没有多花过一分不该花的钱!”王思语俏脸一冷,竖着眉头说道。

    “对,你是没浪费!可你哥呢,他四处打架斗殴,试问你家里每年给别人赔偿多少汤药费呢!有很多同学都在大学里找兼职,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呢!来辅导我做功课,只要我的分数涨一分,我就给你五十,及格之后每涨十分给你一千,做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