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房东的前男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1本章字数:2554字

    他们还不知道常黑子受了重伤,更不清楚在少管所里常黑子又经历了什么,贾玉龙父亲是个领导,在少管所里有些门道,折磨受伤的常黑子给他们来言很是简单,只要不给他缝伤口就行,要不是常黑子自身恢复能力强,铁定会伤口严重感染。

    贾沐生从常黑子的目光里看到了些许端倪,他上前帮常黑子把绷带缠好,一边缠着绷带一边说道:“你受苦了,我们也知道!都是同学也没深仇大恨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不然你又能怎么样呢!”

    贾沐生的随口一说引起了常黑子的注意,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扶在贾沐生耳边轻生说道:“以牙还牙!”简单的四个字,贾沐生听的可谓是胆战心惊,他不确定常黑子家里是个什么背景,但随手就给三十万的架势,不用猜也是不好惹得!

    缠好绷带,常黑子转身离开教导处,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老师。

    他离开好一会儿吴凌月才从那一幕中解脱出来,她有些惭愧地看着贾主任,贾沐生点点头:“去吧,让他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养好了伤,平复了心情再说!”

    就这样,常黑子被学校放假半个月,他有了半个月的空闲时间。这些伤势在他们看来很是恐怖,但在常黑子看来不算什么,他依旧可以有说有笑的跟同伴同学告别,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回去。

    重生至今有快一百天了,常黑子回去后给自己弄了一个庆祝百天的宴会,当然参加的只有他一个人以及房后树林中的一条流浪狗。

    常黑子很孤单,觉得自己在这个新世界里没有真正的朋友,所以他把这条黄褐色的土狗做自己的朋友,美其名曰:金龙,意思就是比玉龙还要珍贵,在古代玉是没有金子值钱的。

    这几天下来,除了王志阳兄妹来看他之外,很少有其他同学来看望他。其实吴凌月也心怀愧疚的来了两次但却不好意思上去,每次都是把东西放在宋秋柔那儿,托她带给常黑子。

    这天星期日,杜欢来常黑子屋里帮他装无线路由器,常黑子已经学会了上网,只不过打字速度不敢恭维,熟能生巧,常黑子觉得自己可以完成蜕变。

    杜欢虽然身体很弱,但脑子可是一流的好用,他在班里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只不过就是没女生靠近他。

    对计算机的控制,他可谓是专业人士,至少在常黑子这个古代人面前,他简直就是电脑专家。

    “嘿嘿,我已经找到贾玉龙那小子的号码了,我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的所有号码瘫痪!”杜欢盯着电脑屏幕自言自语的说道,他是一个业余的黑客,黑数据还是很有一套的,常黑子不懂他在搞什么,只要能让他晚上能看《神雕侠侣》就好,那里面的人物他很喜欢,也就是女主角不太养眼。

    平时常黑子是不看电脑的,自从电视出毛病被他拍碎后,他不得不为了看剧,逐渐的了解电脑。现在他对电脑上的东西一知半解,甚至连自己的企鹅号都是托杜欢申请的。

    在屋子里闲着无事,常黑子走到窗户边看着楼下,这里的位置虽然有些偏僻,但好在环境好,这可要比王思语老家邯安市清凉多了,至少没有雾霾。

    看着楼下的人们在闲庭兴步的走着,常黑子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安详之气,当年在战场上与沙俄士兵对抗的时候,回忆起来真是让人毛骨悚然,用尸横遍野来形容也不为过。

    眼下,有三个青年靠近了他们所在的屋子,常黑子在窗户台上看着他们,那三位青年注意到了常黑子,其中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抬起头来看着常黑子,抬手问道:“嘿!小子,秋柔在家吗?”

    常黑子点点头,早上还见她浇花来着,听她说今天不上班,在家里收拾屋子。

    “嗯,谢了兄弟!你是她的租客吧,长得还蛮帅!”这个人说话阴阳怪气的,常黑子听的很是绕耳,只见他们走进大门来到屋门前抬手就拍,声音别提有多吵了,就像是要债似地。

    很快,宋秋柔从自己卧室里迷瞪着眼开门,一看是他们。她赶紧想着关上房门,这时那位英俊的衬衣男子已经推开屋门,豪不客气的走进去,抬头看着屋子里的装潢,衬衣男不由地唏嘘道:“不错嘛柔柔,离开我之后你混得还算是可以啊!”说着话便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抬起右腿很不礼貌的搭在茶几上

    见他们一进来,宋秋柔的俏脸上蒙上一层冰霜,她抬手一指大门,冷冷的喝道:“这里是我家,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吆喝,报警啊!我怎么你了你就麻烦人家警察叔叔,你报啊,我看着警察来了能把我怎么样!”说罢,衬衣男嘴巴一瞥,无礼地抬脚将茶几上的花瓶踢到地上摔碎,眼睛在屋子里扫视着。

    “张旭东,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一个人渣!我们已经结束了,你就不要再来烦我了,好不好!”宋秋柔对着衬衣男说道。张旭东是她曾经的男朋友,两人曾经到了快结婚的地步,这个房子就是两人合资一起买的,后来两人分手,宋秋柔按照当时的房价给了他一半儿,说这个房子留给自己。

    当时这个地段还不值钱,张旭东拿了钱就走了。现在城市开发的很迅速,这个房子已经升值了不少,张旭东还想着分一半儿的房产,而且是不想花钱。仗着自己是本地人,就是要欺负宋秋柔一个弱女子。

    他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过来了,单单这个月就来了不下三次,宋秋柔每次都是妥协,给他们一些好处就让他们走了,这次他们又来,宋秋柔也是忍无可忍了!

    “说吧,你要多少!一次性我给清你,我们两不相欠!”宋秋柔再次让步,她想着破财免灾,这些混混她不屑跟他们周旋。

    一听她这么说,张旭东笑了:“好,痛快!我要多少好呢……嗯!那个小子的租金是多少,你分我一半儿,我保证不再来找你!”

    “什么,你要分我一半儿,你凭什么!那可是六千块,我不给!你自己走吧,否则我就报警,你一分也拿不到!”宋秋柔激动之余,不小心把钱的数量说漏了嘴。张旭东一听面露喜色,想着这僻静的地方也能有一万多的租金,早知道自己就不把房卖给她了!

    “六千块给我,我马上走!再也不会来骚扰你!”

    “不行,这些是人家租客三年的租金,凭什么给你!”

    “吆喝,宋秋柔你小心点儿,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你逼急了老子,老子什么事儿也做得出来!”说着话张旭东冲过来就去抓宋秋柔的头发。忽然一个拖鞋从天而降,直接砸在张旭东的脸上,只听得:“啪!”一声。

    “唉我擦,是哪个不要命的小子!”被拖鞋砸中脸部,张旭东火冒三丈,他再怎么说也是这里的一个混混,没被人这么整过。

    常黑子站在楼道里,手里拿着另一只拖鞋,皱起眉头对他们喝道:“喂,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丢不丢人啊!”说着话他便想这边走来,宋秋柔见状,立即对他说道:“黑子你别管,这是我个人的事,有警察呢!”

    “警察过来要十分钟,十分钟他们能把你糟蹋个不像样子,我能不管吗!”说这话常黑子走进几人,他的个头有一米八三,高出张旭东有大半头,再加上长得也壮实,看起来很有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