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被人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2本章字数:2090字

    他一边跑一边躲避着客厅里的家具,顾不上跟她做过多的解释了,他指了指墙上的挂钟说道:“过了十点我若是没有回来,你便报警,什么事不要问,继续看电视!”说着话常黑子便消失在屋内,等宋秋柔起身追出屋外时,常黑子已经消失在夜幕下。

    考入厚德学院两个多月了,常黑子几乎是两点一线,学校与暂住地。

    手机里对方所说的大广场他还不太清楚是哪里,索性直接打了个黑车过去,给了人五十块钱。

    等他走到大广场的时候,忍不住掏出手机又给杜欢拨了电话,急人的是对方无法接通,这让常黑子在偌大的广场上那叫一个找啊。看着广场内来来往往的人群,有成双结对的情侣,有一大群一大群的广场舞大妈,她们放着动感十足的音乐,跳着犹如僵尸一般的舞步,在这些人里,唯独找不到他可怜的朋友杜欢。

    心急万分,常黑子低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八点四十了,距离对方给他打电话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的功夫,他绕着大广场跑了好几圈,一个挨打的人影也没见着。

    忽然手里的手机传来了震动,他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不管三七二十一接通一听:“你是常黑子同学对吧,我是跟思语一个班的,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大广场,思语出什么事儿了吗?”

    “不是思语,是杜欢!他被人打了,现在在大广场西侧的那个小诊所里,我们都在这儿,你赶紧过来看一下吧!”说罢,常黑子来不及挂电话便向大广场西侧跑去,兜里不时地传出对方的话语:“杜欢的手机没电了,我们几个都被打了,你先别激动,等来了再说……

    那些话常黑子没注意到,等他一路狂奔冲进小诊所的时候,杜欢坐在一边缝针的样子让他不由的心头一颤。

    见到常黑子进来,几个同样被打的文学系学生都抬起头看着他,一个个面露苦涩,样子很是委屈。

    “怎么了,他们人呢,打你们的那些人呢?”常黑子看着他们说道。

    杜欢被打的最严重,脸上、胳膊、后背上几乎都有血迹,但都是一些皮外伤,出不了大事。

    “黑子你别着急,他已经走了!听我慢慢说!”杜欢低声说道,抬手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伤,从小到大他都没挨过这样的打,对方下手太凶狠了,常黑子叹息一声坐到一边,听杜欢低声说道:“这事儿也赖我,黑子你不是上午跟我说你要追校花韩沙雨吗,让我晚上把资料给你!我合计了一下,的确有点儿后悔了,索性我壮着胆子去找她表白,哪怕是被拒绝呢!后来我得知韩沙雨跟一个闺蜜来大广场东头的服饰一条街买东西,我跟着他们就去了,后来发现了这些个学长们!”

    说着话他抬手指了指这五个同样挨打的同学,他们一个个面露苦涩。

    校花背后难免总是有护花使者嘛,常黑子对此见怪不怪,杜欢继续说:“这几位学长也算是开明,让我跟韩沙雨说了几句话,后来我表白之后,她只是笑了笑,还没来得及拒绝,不知道从哪个摊位冒出来一个黄毛小子,他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一身黑衣,走过来就说自己叫王嘉睿,说要请韩沙雨吃饭。态度有些嚣张,当时我就看不下去了,想着在女神面前露一手,用你教我的擒拿手对付他,结果不到两秒我的手臂就脱臼了,后来他强行将韩沙雨带走,几个学长上去阻拦,也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韩沙雨人呢,就这么被带走了?你们报警没有啊?”常黑子焦急的问道。

    杜欢摇摇头,继续说:“没有,她被带走之后没一会儿这位学长就收到了韩沙雨的电话,说她没事儿,一会儿就回学校了,让他们先别报警,怕把事情闹大了!”说完,几个学长也跟着点点头,常黑子无语地拍拍脑门,心想着这些花痴男还真听话啊,说不让报警就真不报警了。

    “那他是怎么给我打电话的呢,你小子是不是提我名字了?”常黑子看着杜欢的眼睛说道,目光中带有几丝无奈。

    “嗯,我想吓唬他一下,结果他打得更狠了,而且用我手机跟你打电话,不然你也不会过来!听他说他姐姐与韩沙雨是同学,他不会把她给怎么样的!”

    “同学?你们认识他姐姐吗,那小子说了吗?”

    “后来韩沙雨打电话说了,那人是思语的堂弟,看在思语的面子上,我们就想着不了了之!”旁边的一位高手同学接话道,常黑子听着这话不由地皱起眉头,想着明天早上去向王思语问问清楚,是哪个家伙那么嚣张,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下手更狠,他想怎么样啊。

    在诊所里给家里的宋秋柔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在外面没事,让她不要麻烦警察叔叔了。

    次日一早,来到学校的常黑子没来得及去找王思语便被导师吴凌月叫走了,缘由是前几天的测试,常黑子已经出乎意料的英语及格了,但是数学成绩依旧是那么得不景气。吴凌月先是表扬了他一顿,这是上学两个月以来他第一次从吴老师嘴里听到的好话。

    叫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跟他探讨一下作文,常黑子这次的命题作文很让吴凌月感兴趣,此次的题目是我要改变什么,常黑子写的是我要改变我自己,然后开始了一大段的高谈阔论,用的依旧是小篆,格式依旧是文言文。吴凌月算是半个编辑部的写手,经常给一些杂志社投稿,她建议常黑子可以尝试一下,没准儿会有外快。

    常黑子对此不敢兴趣,他微笑着摇摇头,低声说道:“我的文章有些人看不懂,而且我并不喜欢写大白话,所以还是谢谢吴老师的好意了!若是没事儿我就回去了!”说着他便要拿起试卷就走,他的行为让办公室里的一干老教师很诧异,通常一些男同学被吴凌月叫来之后都是依依不舍的样子,很不想走,可常黑子却是经常说那一句:“没事儿我就走了!”

    这也难怪,毕竟常黑子每次来都是被批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