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要他道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2本章字数:1993字

    “黑子同学,老师听说你在外租房子住呢,费用一定很高吧?你没想过给家里少一点儿负担吗,老师的建议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吴凌月看着常黑子的背影说道,只见常黑子回头做出一个炫耀身材的姿势,低声说道:“晚上我做私人教练,很赚钱的,老师你不要担心了!你要是有健身方面的需求可以找我,给你一个优惠价哦!”说罢他便逃也似的溜了。

    私人教练这个职业经常被人所误解,显然一下子俏脸臊红的吴凌月也对私人教练的工作有所误解,她下意识地抬了下金丝眼镜,点头一笑,继续批改同学们作业。

    办公室在文学系的三楼,只要走下一个楼道左拐就能到王思语的教室了,差不多还有五分钟才上课,他要去问问王嘉睿的来历,结果在楼梯拐角的时候碰到了寻他而来的王志阳,两人一碰面常黑子就开始了解释,王志阳只有一句话:“离我妹妹远点儿,我可以给你介绍更漂亮的女孩儿!”

    解释不通,常黑子只好摊摊手说道:“好吧,你介绍吧!我等着呢,你怎么就那么……”

    “停,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那事,是在你没找上我妹妹之前,我来跟你说一下我堂弟的事!今天下午下课后,老地方见!”

    ”昂?就这么一点儿事儿你也要亲自来啊,不会打个电话吗?”还说自己老土,不懂先进的高科技,王志阳你个现代人不也是用的老办法吗?

    王志阳微微一笑:“我来的很有必要,至少你不会去找我妹妹了!还有啊,你的手机记得要充电,你不会还不懂充电吧!”说到这儿,王志阳不由地露出鄙夷的笑容。

    “去你的!下午见,不见不散!记着给我介绍个漂亮的姑娘!”说罢,常黑子消失在楼梯间,王志阳轻笑一声从二楼一跃而下,向自己班级跑去。

    晚上七点,常黑子没上晚自习跑出来跟王志阳说话,两人约定好了在学校西侧的烧烤摊上见面,当常黑子过去的时候,王志阳早已经在等待着。

    “嘿,你迟到了!”隔着老远王志阳对常黑子说道。今天他只有一个人过来,看起来很不像是他自己的作风。王志阳在学校里“仇家”众多,一般情况下没有几个兄弟紧紧跟着,他独自一人不会出现在距离学校这么近的地方来。

    没搭理他的话语,常黑子自顾自地坐到一边,翘着二郎腿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眉毛微微跳动,低声道:“说吧,我不去烦你妹妹了,你讲给我听,那个叫王嘉睿的家伙是谁,为什么那么嚣张?”

    “他是我三叔的独子,从小娇生惯养的很不懂规矩,现在在市内的财经学院读大一,跟你一样都是新生!”王志阳看着常黑子的眼睛说道,之后吃了一口菜,目光中常黑子一副不屑的表情,又喝了一杯。

    “只有这些吗?”

    “我来约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阻止你,不要去找他报复,你听我一句劝吧!”很明显常黑子这次是动怒了,他要王嘉睿付出代价。杜欢被打的手指骨折、眉头开裂、软组织受损。这都拜与王嘉睿所赐,最重要的是王嘉睿在手机里说的那句话:“说出来我怕吓死你!”常黑子想去试试谁吓死谁。

    “呵!是吗,那倒是也可以,你给你堂弟打个电话,让他明天去向我朋友杜欢道歉,到时候态度诚恳了,我就不去找他!”常黑子重生之后遇到很多社会上的渣男,哪个不是在几招儿之内就被他放倒,虽说他们五个人被王嘉睿一个人打了,可常黑子自己能打三十个人。

    从他的话里王志阳听出了和解不易,王志阳苦笑着摇摇头,给常黑子倒了一杯酒说道:“我替他赔不是,行吗!我先敬你一杯,干啦!”说罢王志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常黑子看着他满意地点点头,干了自己面前的酒后说道:“刚才那一杯酒,我原谅你那天打的我那一拳了!不过王嘉睿的事,除非他自己道歉,不然我今晚就去找他,让他尝尝被打的滋味!”

    “常黑子你够了!我是在袒护你你知道吗,我那个堂弟不是一般人,你弄不过他的!”王志阳忽然将酒杯拍在桌面上,双眼瞪得老大。两人怒目相视,烧烤摊的老板拿出手机准备随时报警。

    烧烤摊的位置在大马路旁,身后一辆辆轿车经过,发出“滴滴答答”地声响,可在此时,常黑子在脑子里过滤掉了汽车的声音,他清晰地听到王志阳因为怒气而变粗的呼吸声。

    “谢谢你的酒,我要走了,再见!”说罢,常黑子将两张百元大钞扔在桌面上便扬长而去,王志阳一脸复杂地看着常黑子,依旧是希望他不要去动自己得堂弟。

    本来可以和解的事,非要闹的都住进医院才算完吗。

    这一边,常黑子离开烧烤摊后便拨通了王嘉睿的电话,昨天晚上回家后他收到一封短信,是王嘉睿给他发来的一个地址,说要见识一下能打三十个人的大学生是什么样的,让他哪天有空儿去切磋切磋。

    那次事件不仅轰动了厚德学院,很多附近的校园学生都知道了常黑子暴打三十位校友的事。

    “喂,是王嘉睿对吧!”

    “哦,是常黑子吧,你的名字还真是别致啊,怎么?你有什么废话要说吗?”

    “你在学校还是在家!”

    “我这样的优等生是不需要上晚自习的,我在租住的公寓里,你要来收拾我吗?几个人,要不要帮你准备一把西瓜刀啊!哈哈……”王嘉睿的话语很是嚣张,常黑子听着他的话气得牙根痒痒,他强压着怒火,低声道:“我给你说一声,免得到时候挨打了,别说我没通知你小子!”

    说完常黑子愤然挂掉电话,对出租车师傅说了公寓的名称,不到十分钟就能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