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开战时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2本章字数:2286字

    王嘉睿那边,他一听说常黑子要来便兴奋的不行。他所在公寓里居住的年轻人大都是他在学校里的同学,而且都是他的“部下”,王嘉睿不是个随随便便的人,他先让几个兄弟在楼下堵着点儿常黑子,他想在天台跟常黑子来一场战斗。

    不一会儿的功夫,常黑子下车来到所谓的青年公寓,这栋楼上下八层,居住着上千名各个学校的学生,其中就有王嘉睿本人。

    来到这儿后他想都没想就往里走,忽然几个年轻人挡在他面前,直接开口问道:“常黑子是吧,睿哥已经在天台等你了,能不能上去看你本事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常黑子,我有那么出名吗?”

    “切!你们厚德学院的傻逼校服我认得,别说废话了,拿出你的本事来吧!”话没说完,那位青年挥舞着拳头便向他冲来,常黑子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在吃“正餐”之前还有开胃小菜,王嘉睿真是想的太周到了!想着他便抬手一拳砸在那人的拳头上,只听:“啪!”地一声,青年疼的大叫一声,没等他反应过来常黑子的腿已经扫在他脸上。

    只听:“砰!‘地一声,青年被他一脚撂倒,倒在地上再也不能站起来。

    其他人见状一拥而上。常黑子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混战,他将自己的力量优势发挥到了极致,拳头、手肘、膝盖都成为了武器,甚至是别人的身体也可以抓起来去砸其他人。

    如此一番打下来,六位王嘉睿的小弟被他悉数放倒,一个个躺在地上开始叫喊着。

    常黑子顾不上说废话,直接往楼梯上跑,结果楼梯间还有人给他制造麻烦,当他一露头险些被对方的钢管一棍子打在头上,还好他反应迅速,很快躲过了他们攻击,反过手来用钢管将他们一个个打倒在地,接着向更上层跑去。

    在五楼的时候常黑子遭遇了一位身材高大而威猛的大汉,他的身高足有两米,吃的又胖,整个人运动起来仿佛整座楼都在摇晃。结果他却是个囊蛋,被常黑子跳起来一拳打在面门,听得:”啪!”地一声,鼻血顺着下巴流到脖颈处,整个人轰然倒地。

    干掉他之后常黑子没有停歇,这些人虽多,却没有给常黑子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他一路小跑冲上了天台,在后来的楼梯间没有再遇到阻拦他的人。

    冲上天台,常黑子四处打量着,只见在垭口边上站着一位身材中等的青年,常黑子没见过他,想必他就是王嘉睿了。看着他的样子,相貌平平,与王志阳的确有些相似,只不过个头稍微矮一些。王嘉睿同样打量着常黑子,既然他能冲上来那实力肯定是不错。

    “咣当!”王嘉睿走过来扔给他一根一尺多长的钢管,微笑着说道:“你干掉了我十个小弟,你辛苦了!来吧,为了公平起见,这根钢管你来用,我赤手对付你!”

    武人云:“没有了武器的武者相当于没有了半条命,王嘉睿这般的嚣张,让常黑子很是恼火。但是恼火归恼火,要是用钢管揍他一定揍得更爽,绝对会打得他哭爹喊娘。

    常黑子捡起地上的钢管掂量了几下,不禁笑道:“你确定要我用这个吗,我想你看过那天的报纸了,我……”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你的武力难不成与你的话唠一样强吧,来吧,向我进攻啊!”说着话,王嘉睿摆好架势,那是少林拳的姿势,常黑子在生前曾练习过一段时间。

    “那就怪不得我下手狠了,接招吧小子!”常黑子大喝一声向他冲去,高高举起的钢管夹杂着风声,“嗖”地一下打在王嘉睿头上,只听:“邦 !”地一声,他被打的向后爆退了几步,抬手一捂脑门,鲜血从手指缝间溢出。

    “嘿嘿,这是你今晚唯一能让我流血的一招,你觉悟吧小子!”说完,他脸上的笑容偶然消逝,好似是蒙上一层冰霜。

    说罢,常黑子脚下生风,抬腿一脚向他扫去。速度之快超出了王嘉睿的想象,他现实先后爆退了几步,抬手直接挡下他的右腿,只听:“砰!”地一声闷响,这一脚踢得力道很足,王嘉睿兴奋地大叫一声。

    “哈哈,真有意思,你再来啊!”话没说完,常黑子改变战术,抬手一把向他抓去,王嘉睿也不是吃素的,他左右躲闪躲过了常黑子的龙爪手,不成想常黑子只不过是一个假动作,左手的拳头直接落在王嘉睿的后肩,又是:“啪!”地一声脆响,王嘉睿像是肩胛骨错位,身体向右爆退了好几步,抬手一按肩头,面露苦涩。

    见状,常黑子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拎起钢管向他缓步走去。

    “本以为你小子是个硬汉,不曾想这几下你就露怂了,看来你小子的武学修为还差的很远!”说着话他已经走到王嘉睿面前,想着这小子再怎么说也是王志阳的堂弟,没有必要打成重伤,只要他肯道歉就好。

    王嘉睿半蹲着身子,用右手将肩胛骨接上,脸上的微笑逐渐散去,低声问道:“你的师傅是谁,你不是自己学的功夫,是不是有高人指点呢!”

    “哈哈,我家师父,说出来吓死你!还是不说了,你明天去给我朋友道歉,我就放你一马!”常黑子忽然将钢管扔到一边,没有再打下去的兴趣了。

    王嘉睿看着他的动作,不禁抬手揉了揉脸颊,笑道:“小子,没了武器你可就半条命没了,难道你师父没有教过你,什么叫谦虚吗?”

    话一出口,常黑子一怔,看着王嘉睿脸上的笑意正浓,心想糟了,自己怕是遇到了不好对付的家伙,他刚想着去捡起来那跟钢管,却不成想被王嘉睿抬起一腿踢中了腹部,那是很快的一腿,常黑子根本没看清楚他的动作。

    只听:“砰!”地一声,疼痛感让常黑子一下子身体半蹲了下来,王嘉睿一把扑上来又是一脚,常黑子咬着牙扛住了一腿,还手一拳打在王嘉睿的脸上,可惜他的拳头在此时仿佛失去了力量,正面中拳的王嘉睿只是脑袋一颤,没有丝毫痛苦的征兆。

    “咔!”地一下,王嘉睿双手一把掐住了常黑子的躯干,忽然将他的身体举起来然后猛地丢到一边的废墟上。

    “轰隆!”一声,常黑子整个人像一块巨石一般撞在天台上的一对杂物里,自从那一脚被击中,常黑子的实力直线下降,几乎失去了还手的能力。

    而王嘉睿则是越打越来劲,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向杂物堆走去,忽然常黑子站起来用一根椅子腿儿向他猛砸,只听:“咔嚓!”一声,木棍在王嘉睿的胳膊上断裂,他整个人好似是一块铁,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