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篮球赛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2本章字数:2367字

    或许他生前被人陷害了,然后被抹除了身份,史书里未曾留下他。

    32岁之后的事常黑子基本没有了影响,他只知道自己是在李卫大人手下任职,也许那个拿鞭子打人的奇怪男子可以告诉他一些关于重生的真相。

    最近常黑子也翻阅了一些资料,其实也就看了几部重生小说,里面的一些剧情让他不由觉得自己是因爱复活,又或者是因为恨。否则怎么会躲过六道轮回,再次以人的面貌出现在世上呢,他将自己的看法与王思语交流了一番,遭到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

    “没事别看那些杜撰的‘神话故事’,你的情况可能有些复杂!”王思语没好气的说道。然后两人便陷入了沉寂,王思语在玩着手机,常黑子不会操纵那么复杂的工具,只好扭头看着窗外。

    约莫着学校里的晚饭就要开了,常黑子起身准备离开。王思语忽然拿出一张代金券:“就知道你根本没吃好,呐!这是北校区餐厅里的代金券,不要钱,自助餐随便吃,你去吧!”

    “真的,太谢谢王姑娘了!”常黑子自然毫不客气,下午茶能吃多少东西,也就开开胃,准备晚餐的一顿饕餮。拿起代金券常黑子就要离开,一点儿也没有要与王思语一起往学校走的想法,反倒是王思语赶紧披上外套,拿起小包追赶上去。

    走出茶餐厅门口,常黑子已经拦下一辆地车,看着王思语匆匆忙忙的小跑过来,他抬手说道:“送你一程吧,你要去哪儿?”

    “笨呐!我当然回学校,我晚上有课的!”王思语气呼呼地走进车内,不成想常黑子一关车门自己没有上去,对司机说了学校得名字后示意他快走。

    王思语连忙绞下玻璃,探出头来对常黑子喊道:“黑子你听我说完啊,两个月后的篮球联谊赛你听说了吗,我希望……”

    话没说完,王思语便消失在常黑子的视野中。这次王思语约他的最后一件事便是关于篮球联谊赛的,常黑子自然知道这场比赛,是各大高校之间的比赛。常黑子之所以没给王思语让她说完,就是怕她在给自己上政治课。

    其实在查餐厅里那将近一个小时的相顾无言中,常黑子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事实确实如此,那一个小时里王思语一直都在措词,准备对常黑子说篮球比赛的重要性以及不要跟其他部的男生有冲突。

    次日一早,常黑子连早饭也没吃就跑到教务处报名要参加篮球联谊赛,他自己手下早就组建了一支实力不咋地的篮球队,此次参赛他没有多少信心,但要是 不参加,那一定会被其他各部的不安分子头头笑话。

    打架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就算是打赢了也不光彩,最多赔别人一大笔医药费,他下次不敢再招惹你了。可篮球比赛就不同了,它可是明面上的荣誉,不仅校方会承认,就连市里的领导也会给你认可。常黑子如果能拿下这场比赛,从此在文学系可就扬名立万了。

    从教务处一出来,常黑子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一对剑眉微微皱起,走路一摇一晃的,很失落的感觉。

    这时,吴凌月老师端着饭盆从常黑子面前走过,一看他这副样子,立即拦下他问道:“黑子同学,又犯什么错误了,被主任批评了吧!”

    常黑子回头瞥了她一眼,摊摊手说道:“您就不能想我点儿好吗,您这是给谁送饭啊,怎么不吩咐我去呢!”

    “贫嘴,这是我自己吃的,食堂重新装修没地儿坐!”吴凌月皱了皱秀眉,继续问道:“到底怎么了,你像个霜打的茄子!”

    “哎,我饿了!长话短说吧,可这又说来话长!咱们文学系篮球队的实力是不是……呃…很差?”

    “是啊,还不如个茄子!会拿球的猩猩都比他们打得好,怎么你参加大学生篮球联谊赛了?不错啊小子,都学会为校争光,自取其辱了啊!老师奉劝你别有太大希望,还不如回去多看看英语书,下星期有一场月考!”吴凌月端着饭盆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留下常黑子在楼道里暗自神伤。

    今天他忧郁地连早饭都没吃,直接就去上早课了。

    讲台上老师嘴里的内容依旧是那么无聊乏味,同学们睡倒了一大片,常黑子也是昏昏欲睡,回头看着已经讲思想投掷到外太空的杜欢。抬手一打他的肩膀:“嘿,你说我们系的篮球队有那么差吗,怎么吴凌月那么讽刺我呢!”

    “啊?对!她说的没错,我们系的篮球队就是一群打不过会拿球猩猩的渣仔!哎呀你别在意了,反正每年联谊赛都是理科生上,我们文科生男的本来就少,而且大都被女生同化了很弱的!不信你看那个娘炮……“说着他便抬手指了指前三排正在睡觉的一位同学,他睡觉时的手势都用的兰花指。

    常黑子没好气的摇摇头。说来也是,文学系好像对这场比赛毫不在意,因为他们的篮球队已经变成了类似国足的“伟大存在”,成绩不咋地,闹出来的笑料都是不少,养活了很多靠讽刺国足为生的谐星。

    “你说我去将我的篮球队取代系里的篮球队,然后跟其他系竞争,会不会有胜算!”常黑子死心不改,毕竟他已经在主任面前打了包票,说自己一定能带着文学系的队员走进校园四强。要知道文学系已经有五年没正式参加过比赛了,就连那个所谓的系篮球队,也只是挂着名,没啥人进。

    “可以啊,你要是去了篮球队,你一定会成为大队长的!”杜欢回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中闪过一丝丝异样,好像是在说,那个篮球队谁都可以做班长。

    被他这么一盯着看,常黑子浑身不自在,他一推杜欢的胳膊,低声说道:“篮球不是打架这我知道,但我常黑子一定能做到,让别人都能听到我的名字!”最后一句话说的有点儿吵,以至于遭到了老师的点名批评。

    “黑子同学,不喜欢上老师的课可以不来或者趴着装死,请不要大声喧哗!”话音刚落,常黑子立即趴下装死,引起全班的哄堂大笑。

    “我已经听到你的名字了,常黑子同学!”杜欢坏笑着点点头。

    下午没课,常黑子去系里篮球队申请入队,果不其然,传说中篮球队真的是空衔,常黑子直接变成了大队长。走进他们的后备室内,里面器具上一层厚厚的尘土,已经很久没人来这里拿球训练了,篮球大都破旧不堪。

    捏着鼻子在屋里走了几圈,常黑子愁眉不展,对管理这里的老师问道:“这儿平时都没人来吗,怎么都这副样子了!”

    “恩,除了一年一次的大清扫之外,这里一般没人过来!奉劝你一句啊小伙子,不要自取其辱了,咱们系,哎!还是等到歌咏比赛的时候再去参赛争光吧!”说着话,老师讲钥匙放在满是杂物的桌子上,扭头走出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