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夜访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2本章字数:1879字

    常黑子认死理,就是不信这个邪,反正他下午也没课,干脆讲教室收拾一番,等待明天开始正式训练。不得不说常黑子在班集体里有很强的号召力,他一说自己要收拾屋子,有很多女生都愿意来帮助他,这其中的奥秘大家心知肚明。

    篮球,一种流行于西方的体育运动,常黑子生前根本没有听说这样的运动,若是蹴鞠(足球)他还不觉得陌生。虽然他组建了一支篮球队,可那只是名义上的,他们平时的训练科目是打人而不是打架。

    常黑子要参赛的消息很快就在文学系里传得沸沸扬扬,贾玉龙作为系里最有“势力”的学生,自愿将自己手下几个会打篮球的兄弟借给常黑子他们当教练,毕竟两人有些芥蒂,常黑子跟他们在一起很不爽,所以用了一天就不再受用了。

    一连几天下来他的篮球队连基本步法都没学会,团队里的杜如辉倒是个篮球高手,可他现在已经是计算机系篮球队的主力了,这几天忙着训练,无暇顾及培养文学系队员来作为自己的对手。

    这几天常黑子愁得满面苦色,今天上午当英语成绩下来的时候他更想告个长假来躲避吴老师的伶牙俐齿了,他中午吃罢午饭就离开了学校,回家躲开学校得纷扰,好好休息一番。

    常黑子的反常举动被房东宋秋柔看在眼里,她在常黑子拖着疲惫身躯走上二楼后立即端着两杯咖啡跟上去。

    “铛!铛!”宋秋柔敲门问道:“黑子啊,方便开门吗,姐来跟你说说话!”

    “啊?说吧电费多少钱,我一会儿下去再给你!”常黑子含糊不清的说道。

    “电费刚交了,不是找你要钱的,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出事了!”宋秋柔继续说道,心里想着:“交电费?难道我每天追着你要电费吗,这小子怎么不懂我的关心问候呢!”

    要知道在常黑子所生活的那个年代,女人一般是不敢主动找男人谈天说地的,尤其是住在一起的陌生男女,常黑子有意无意的避开宋秋柔。

    “执拗!”一声,房门打开,常黑子穿着一件球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请进,屋子里没有刻意收拾,凑合下吧!”宋秋柔有段日子没上来过了,看着大厅里整洁的陈列,地板上没有一丝污秽,沙发一尘不染。就连花瓶里的鲜花也是新的。

    她很满意的点点头:“刻意收拾也有人未必能收拾成这样,黑子你蛮会生活的嘛,比其他年轻人要好很多!不错,不错!”

    常黑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想:“本大人生前可是在总督府任职,每天将李大人的办公室收拾的干干净净,档案摆放条条不拉。擦洗这点儿家具算的了什么!”

    “宋姐你坐,我去拿点儿水果来!”

    “不用了,那么客气干嘛!来,喝咖啡!”说着将杯子放在茶几上,宋秋柔坐在沙发上,而常黑子则搬了个椅子坐在茶几的另一边。此时的电视里放着CCTV5,体育频道有篮球比赛。

    常黑子回头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篮球,时不时地皱起眉头又松开。两人没太多得共同语言,基本不怎么说话。

    “呃…黑子啊,你喜欢打篮球?”

    “不!我恨死篮球了!”常黑子脱口而出,这几天篮球训练对他可是真正的折磨,不是太累,而是不太懂规则,经常被警告。一场比赛下来最起码被警告十余遍,幸好是模拟,不然他早就被淘汰出局了。

    “那你在看什么!”

    “啊不对,我很喜欢打篮球,只是打的不太好!”常黑子这才反应过来,顺手拿起遥控器将音量调低。

    “黑子啊,虽然我们是租住和租户的关系。可相处的还不错,姐比你年长一些,就有点儿多嘴了!”

    “宋姐你不用客气,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我听着呢!”常黑子回过头来,双目直视着宋秋柔。

    “你这几天总是皱着眉头,心不在焉的,怎么了?失恋了,还是没考好!”宋秋柔开门见山,她很想听到常黑子说自己失恋,可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失恋。

    常黑子摇摇头又点点头,舔了舔嘴唇说道:“英语,我自从接触以来就考好过一次,当然不是这次!成绩对我而言没那么重要了,只是最近有一场比赛,让我很郁闷,就是大学生篮球联谊赛,你听说过吗?”

    宋秋柔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我是文学系的,在前几天报名参加了比赛,可是……”话没说完,宋秋柔忽然捂嘴笑了起来,甚至都笑出声了。常黑子一脸诧异地看着她,从没见她这么失态,这是怎么了。

    “宋姐,为何拂面大笑?”

    “哈哈……我…对不起哈,你是文学系的对吧!”说着话她赶紧用纸巾擦了擦眼泪,笑的都有些想哭了。“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我比你大四届。你们文学系的篮球队真是…抱歉我要直说了。就算是一群会拿球的猩猩,也比你们强!”

    又是那么伤人的一句话,深深地刺痛了常黑子的心,他低头长呼一声。苦笑道:“宋姐,你要是鼓励我呢,你就再坐会儿,要是没别的事儿,我想睡午觉了,轻便!”

    一听这话,宋秋柔立即抬手道歉:“别!别!别生气啊你,我只是一时没控制住,就像谈起了国足一样!其实呢,你们不是没有希望,只要有个肯教你们的教练,你们还是有希望进十强的!”

    “可是学校一共只有九个系参赛了,我不用进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