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八卦涌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0:33本章字数:2147字

    我叫孙壮,去年大学毕业到现在,我已经踏入社会半年之久了。忽然间,觉得生活有些乏味,总感觉找不到什么乐趣似的,可能是最近没找到自己喜欢看的书吧?

    毕业后,我来到了石城,在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做招聘专员。

    大家可能对人力资源还不太了解,其实很简单,就是为用人单位提供人力资源服务。

    在这家人力资源公司做招聘专员的,一共有五个,唯有我一个是男的,其他四个都是女的。

    其中有一个叫李玉莲的,是我们老大的女朋友。大家可能会觉得很矛盾,总经理的女朋友怎么会在公司基层呢?其实这太正常了,因为总经理也是外聘的,同样是打工的,所以他并没有多大的特权。归根结底,资本时代,一切都是资本家说了算,你有多大的利用价值,就把你搁在什么位置。

    还是说说这李玉莲吧,她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谈不上绝世佳人,但绝对不丑。她最吸引男人的地方,应该就是她那股成shu女性的韵味了。那种韵味我形容不太好,但我有感觉——就是每次看她时,我都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欲望。说白了,就是很想和她那个。尤其是她胸口的那对绵绵巨物,走起路来都会发颤,格外的招眼。

    至于那个叫丁艳的,就不值得一提了,都是孩子他妈了,四十多岁的人了,年龄偏大,文化层次低的我一般是不予考虑的。

    剩下的两个,分别是陈启燕、唐芳。

    陈启燕是个当地女孩,模样清瘦,个头高挑,肤色特别白净,披着一头长发,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框近视镜,给人一种文静之美。据说她有男朋友,所以每次下班,她就开溜了,跟我们私下没有太多的同事感情。

    唐芳是一个湘妹子,性格特别开朗,成天嘻嘻哈哈的,也特别好相处。可能是性格所致吧,所以她也很随便,随便到可以和她做那事的地步。

    记得我进公司的第二周,有一次我们几个一起聚餐,她喝多了,我送她回她的住处,就稀里糊涂地和她打了回游击战,第二天一早她酒醒后,我以为她看着我和她睡在一起,她会用枕头砸我,结果她只是冲我嫣然一笑,然后就起床给我做早餐去了。

    自那以后,我跟她私下关系特别的好。她也常常约我和她一起喝酒,喝醉就……大家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嘛,一起玩玩而已,没所谓了。

    再说,这妞长得也特别勾魂,该大的地方大,改小的地方小,也会穿着打扮,身上总是散发一股特别诱人的香味,且又那么随便,我也难以把控。

    ……

    故事还是从我进公司的第三月开始谈起吧。

    八月五日。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我的早餐依旧是两个麻团加一根香肠,我一如往常的去公司上班。

    我一进办公室,就发现丁艳早早地就坐了在办公桌前,于是我冲她招呼道:“丁姐,早。”

    “早,孙壮。”

    一边招呼着,我就一边在我办公桌前坐了下来,顺便按下电脑开关。

    就在这时,莫名奇妙的,丁姐忽然站起身来,面带微笑地跑到我的跟前,像打听八卦新闻一样倾身靠近我,在我耳畔小声道:“喂,听说你小子跟老大的女朋友有一腿?”

    “什么?”我出奇意外的一怔,扭头瞧了她一眼,“谁说的呀?”

    丁姐装神弄鬼的一乐,回道:“有人这么说了呗。”

    “靠,不是吧?谁他妈瞎说八道呀?”

    丁姐见我一脸无辜的样子,她有些同情的一笑,忽然说道:“反正有人这么说了,所以呀,往后你小子跟李玉莲保持一点儿距离就是了。”

    “这?”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我承认我平时跟李玉莲的关系非同一般,但绝对没有做什么破格的事情。

    丁姐看我愁眉苦脸的,又是微笑的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往后注意点儿就是了。”

    “问题是……”我本想解释一下我的清白,但恍然大悟,慌是猜测道,“完了,这次公司指定会派我驻扎到镇区搞招聘?”

    “对哦!”丁姐也忽然顿悟了,“说不定就是因为这次要外派人驻扎去西湖镇办公,有人故意诬陷你?”

    “靠!谁他妈这么可耻呀?”

    “谁知道?不过,先说好哦,可不许怀疑是你丁姐哦!”

    听她这么的说,我不禁冲她惨然一笑:“嘿…我知道不会是你。”

    “算姐没有白认你个小子当弟。”说到这儿,丁姐忽然警惕道,“好了,我回座位了,我想她们几个丫头也快来了,万一被她们听见姐在和你嘀咕这事,影响不好。”

    说完,丁姐也就转身回座位了。

    我则在冥思苦想,猜测是谁造的谣?

    妈的,真是人心隔肚皮,JB大的部门就我们这么五个人,还他妈勾心斗角的。

    我想,十有八九是陈启燕搞的鬼?可见她平时文文静静的,又觉得不太像是她搞的事?莫非是唐芳?这丫头性格爽朗,有什么说什么,而且我和她常打友谊赛,应该不会是她呀?那就是李玉莲了……靠,没道理呀,她就更加没有理由搞事了,因为她男朋友是总经理,所以我们的头儿派谁去西湖也不会派她呀,除非他自己不想干了……

    哪会是他妈谁呀?

    这时,陈启燕拎着打包来的早餐走进了办公室,抬头就冲我和丁姐招呼道:“孙壮,早。丁姐,早。”

    接着,唐芳那妞也走了进来。

    她进来跟大家打完招呼后,就跑来我的身旁,倾身到我耳畔,小声道:“还有烟吗?”

    我忙是小声地回了她一句:“靠,你不会想在办公室抽吧?”

    “当然不是啦。我去洗手间抽。”

    当我摸出一根烟后,她慌是机灵地伸手到我的裤兜边接住了,然后忙藏进了衣袖内。

    不料,丁姐忽然玩笑了一句:“喂喂喂,你们俩在办公室干吗呢?”

    “没干吗呀。”唐芳笑嘻嘻地回道。

    “瞎说。我看见你个丫头的手伸到孙壮的裆里去了。”

    我索性玩笑道:“她只是帮我抓痒而已哦,没做别的。”

    随之,大家都砰然乐了起来。也就这样,一笑了之了。

    唐芳则是扭身去了洗手间,偷偷抽烟去了。

    她这妞,不良嗜好蛮多的,抽烟喝酒样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