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见不到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4本章字数:3182字

    白天不在办公室,他和管青桃自然就见不到了。

    可是,管青桃的信息却是始终把他们的心连接在一起。

    女人的疯狂和执着,朱大云再次从管青桃的身上领教了。

    但是,他告诫自己,面对这份狂热,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有所节制和克制,不能任由感情如此泛滥,否则,他们两人都会面临被这份爱烧死的可能。

    所以,晚上很晚回到房间里,他知道管青桃在期待他过去。但是后来的几个晚上,朱大云都没有去管青桃的房间里,每次他都发信息给她:宝贝儿,今天太累了,明天得继续出发,睡吧,早

    点睡!爱你!

    管青桃接到他的短信,虽然心里不太情愿,但是她是善解人意的,所以也就相安无事,各自平静地睡去。

    朱大云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平静。

    整个开发区,女职工寥寥无几,就这几朵花,许多人都盯着要采。他有幸采得了这朵娇嫩的女人花,如果一旦被人发现,不找他的茬才怪呢!

    两人都忍了几天,晚上没有爱 爱没有相拥而眠。但是彼此都知道对方心里,其实早就痒痒的,希望能夜夜缠 绵。

    周五的晚上,朱大云在结束了饭局后,本想开夜车回家。可是,管青桃的一个短信,让他的腿有些迈不动了。

    他吃完饭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管青桃的短信过来了:今晚留下来吧,我想你,很想很想!

    朱大云的心挣扎了一下,理智还是没有战胜对情感的渴望,他还是驾着车,鬼使神差般地返回到了开发区的宿舍里。

    周五的开发区宿舍里,大部分干部职工都回去了,只有值班的和个别年轻的单身汉还留在这里。

    朱大云走上楼梯的时候,感觉到了楼道里的异常冷清。往日里的晚饭后,一些房间里还会偶尔飘出音乐,今天却是决然不同的静悄悄,感情大家都回家去了。

    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朱大云犹豫了一下,然后直接朝管青桃的房间门口走去。

    他小心地敲了一下门,房门立马打开了。

    朱大云迅速地闪了进去,管青桃拉着他的手,把房门关上后,立刻扑进了他的怀里。

    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日不见,精神萎顿。管青桃就像是一棵焦渴难耐的小树苗,那么渴望得到朱大云爱的滋养。

    两人立马就忘情地吻在了一起。

    只是,房间里激情狂热着的朱大云和管青桃,全然不会想到,就在朱大云刚刚敲响管青桃的房门时,斜对面的房间里探出了一个脑袋,正好看到了朱大云进入管青桃的房间。

    等到管青桃的房门再次关上的时候,那个人走出了房门,蹑手蹑脚地站在了管青桃的房间门口,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云哥哥,云哥哥……”管青桃被朱大云吻得娇喘连连,不自觉地呻吟了起来!

    “青,青……”朱大云的呼吸也是那么急促。

    两人很快就移步战斗到了床上。

    这两句带着喘息的呼唤,让站在门口偷听着的这位都不禁身体有了反应!哇咔咔,感情这两位早就进入了如此火热的状态!操,我这傻逼还在一门心思等着她来接受自己的爱,这不是全世界

    最大的笑话么?

    他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真想朝房门上捶两拳,踢两脚!吓死这对狗男女!可是,他还是没有冲动地挥起拳头,而是把心中的怒气强压回去,然后捏着拳头悻悻然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朱大云,你太不是人了!他心里骂道,你他妈的是在玩弄女性的感情,明明是有家庭有孩子有老婆的人,却在和管青桃偷情,这是严重的道德败坏!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象着管青桃和朱大云在那边房间里缠绵的情景,就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是的,就是一种侮辱!为什么管青桃要如此去勾搭一个已婚男人,而把自己不放在眼里呢!

    为什么自己对她那么殷勤那么关心,她却全然没有感动过呢?为什么他们两人就能这么快进入到实质性的阶段呢?而自己却只能像只哈巴狗似的在旁边流着哈喇子呢?自己究竟哪儿比朱大云

    差了啊?真他妈的憋屈,窝囊!他心里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冲动,想再次冲进那个房间里,把那一对狗男女抓个正着!

    可是,管青桃毕竟和你没什么关系啊!她爱谁是她的自由啊!凭什么你要如此生气呢?操,这世界上好女人多的是,除了管青桃,还有李青桃王青桃赵青桃……你随便挑,分分钟都比她强啊

    !你生个什么鸟气!真他妈的没出息!他在心里骂道。

    这样想着,他也就觉得那个房间里的激情与自己毫不相干了。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但是,紧接着,更邪恶的念头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你朱大云不是爱好这一口吗?你不是要和我抢管青桃吗?好,这个女人已经是你的了,老子不参与这个游戏了,让你们尽情地去激情!但是,吃多占多的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哼,别以为全

    世界就你最聪明最风光无限,吃着碗里的,还抢着盘子里的,真他妈的太贪心了!走着瞧吧,朱大云!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意。

    管青桃的房间里,他们两人刚刚再次经历了人生中至美境界的体验。

    朱大云大汗淋漓,把管青桃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

    “云哥哥,今晚不走了,好吗?”管青桃抚摸着朱大云结实的胸膛说道。

    “好……”朱大云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自从到下林来,除非有活动有任务,他还很少周五不回家。这次算是破例了。

    “云哥哥,真想一辈子这样躺在你的怀里,永远躺在你的怀里,温暖,陶醉,哪怕就这样死去,也是幸福的……”她柔柔地说道。

    “小傻瓜,胡说什么啊,幸福就是要好好活着,美美地活着,才能享受幸福……”朱大云疼爱地说道。

    “对,和你在一起,就是美美地活着,幸福地活着,没有你,这些都没有了……”管青桃说。

    “不会的,青,你以后会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们之间的这一场,总有一天要结束的,我就是你人生的一个过客……”朱大云说。

    “不,我不想让你成为过客!”管青桃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不想我们之间的爱结束,我要这样的爱着你,永远爱着你!”

    “小傻瓜……”朱大云苦笑了一下,沉重地叹息了一声,“好吧,不结束,不结束,永远爱着,爱着……”

    管青桃把他搂得更紧了,深怕他即刻就会飞走似的。

    朱大云的心更沉重了。似乎每次缠绵之后,他都要陷入这种无尽的纠结痛苦中。

    朱大云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就想睡去了,却听得手机响了起来。

    一次,两次,很固执地响着。

    朱大云还是赤身的,他不得不披上管青桃的大棉袄起身下床,到地上捡起裤子,然后从裤袋里掏出手机。

    果真是吴淑芳的。

    唉,刚才一激动,忘了给她打电话说不回去了,这个时间她已经关店门,回到家里了。

    朱大云走到卫生间里,按下了接听键。

    “大云,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啊?”吴淑芳直接问道。

    “忙,今晚回不去了,刚应酬结束。”朱大云说。

    “那你明早回来吗?”吴淑芳追问道。

    “回,明天早上可能要晚点,喝酒了,难受!”朱大云说道。

    “大云,叫你别喝酒少喝酒,你怎么就不听呢?”吴淑芳有些责怪的口气说。

    “你懂什么!到了酒桌上由不得你不喝!”朱大云有些生气了,啰啰嗦嗦的,没完没了了!

    “大云……”吴淑芳明显感觉到了朱大云的不快。

    “好了,没什么事儿我挂了,你看看儿子睡了没有,告诉他我明天上午回去陪他。”朱大云说完就挂断了。

    “好……”吴淑芳这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嘟嘟嘟的盲音传来。

    唉,这个男人啊,脾气总是这么大!吴淑芳叹了口气,到儿子的房间里去了。

    朱天亮甜甜地睡着,裹着被子,蜷缩着,就像个小猪猪一样可爱。

    吴淑芳忍不住伏下头去,轻轻亲吻了儿子的面颊。

    朱天亮长得跟朱大云简直是一个样子,棱角分明,很有男子汉的气概,长大了也是个有型有魅力的男人。

    吴淑芳心里升起一股暖暖的幸福感。儿子是她的希望,老公是她的骄傲,这个家就是最幸福的港湾。

    她带着幸福的满足回到房间里,甜甜地入梦。

    这一夜,朱大云抱着管青桃,两人都睡了一个香甜的好觉。

    尤其是管青桃,抱着朱大云睡着,她觉得从未有过的踏实和满足,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无比的幸福,只有抱着他,才是踏实的。

    第二天醒来,朱大云看着一直躺在自己怀里的管青桃,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额头。

    管青桃还在睡梦中,但是依旧感觉到了他的吻。

    她睁开眼睛,发现朱大云正温情地看着自己,那种幸福满满的感觉立刻荡漾开来。

    “云哥哥……”她也吻了吻他的唇,柔声说,“以后周五的晚上就给我,行吗?”

    啊……朱大云听得这话,心里立马一惊。这怎么行呢?每个周五我都不回家,留下来陪你?这让吴淑芳怎么想?时间久了,也难免被人发现啊!不行不行!朱大云心里惊出了汗,他没想到管

    青桃会有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