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的生存状况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4本章字数:3228字

    “这次杜书记组织的这个慰问很得人心,这些特困户当中,许多人是第一次得到过年的慰问,以前从来没有过,还有很多是符合低保条件而没有吃到低保的人,这也让我感到很诧异。乌有镇

    当年也有这样的情况,后来我清查了,纠正了,基本上实现了让特困户吃到应有的低保,保证这些人的基本生存。但是……”于少锋说道这里,故意停顿了下来,看了看杜秀青。

    杜秀青猜到了后面的话是一个转折,“但说无妨。”她说道。

    “但是,我认为我们的财力有限,对他们的这种慰问也是杯水车薪,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些人的生存状况。”

    杜秀青看着于少锋,点了点头。

    “所以,我认为,只有把我们县的经济真正的抓上来,让外出务工人员尽量的反流,回到县城,或者是回到农村,一边做工一边务农,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来改变我们的农村经济,才能保证农

    村的发展。”

    杜秀青喝了一口茶,再次点了点头。

    “上次我们去下林参观,对我的启发很大。在下林扎根的这些企业,近三成以上是本土出去的企业家反流,他们回来带动了当地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同时稳定了农村人口的外流,一定意义上

    是在保护我们农村的土地被弃耕,保护农业的发展。现在的农村,老弱病残为主,连种地的人都没有了,有的村庄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抛荒,这也是非常让人心痛的现象。我们是农业大国,余

    河更是农业大县,土地一旦被大面积抛荒,我们的粮食就有危机,就失去了最根本的基础。如果青壮年劳力能反流,依靠现代化科技的种植,他们在工厂做工的同时,还能兼顾家里的农田,

    一举两得。而且,这些人一旦回流,我们的社会也会更加稳定,减少了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现在乡村的留守妇女也是个很大的社会问题,不少留守妇女成为了乡村老二,导致了家庭的崩裂

    和分离。个别留守在家的青年男子,成了骚扰这些妇女的恶魔,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因此,年后我想走出去看看,争取到上海广东去跑一跑,走访我们余河在外创业的能人,争取让这些人看到家乡发展的希望,回到余河来创办企业,那么,我想这就是一条新的发展工业的

    希望之路了。”于少锋说。

    杜秀青一直边喝茶边看着于少锋点点头。

    于少锋说的这些,她都非常赞同,也是她曾经考虑到了的。

    但是,她觉得于少锋看问题比她更有深度,因为他在乌有镇呆了快八年的时间,这个过程,虽然对于于少锋的仕途是个停滞的不好的状态,但是,对于他个人的成长却是大有裨益的。

    “于县长,你说的很对,看问题也很深刻。上次带着大家去下林,就是要从陈书记那儿得到一些经验和启示。今天你的话,让我感到很高兴,你作为分管招商和财政的副县长,这方面考虑得

    很细致。古南省本身就是欠发达的省份,龙江市在古南省又是属于欠发达的地级市,余河在龙江市又是属于欠发达的县,所以我们基本是处在第三世界的第三世界,要把这么落后贫穷的余河

    面貌进行改变,绝非一朝一夕,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没有行动,就没有希望。所以,第一步,是要走出去,第二步,是要引进来,并且尽量做到引回来。我们的第一个五年目标吧,

    看看财政收入能否突破3个亿。”杜秀青看着于少锋说道。

    “3个亿?!”于少锋的表情有些吃惊了。

    现在余河的财政收入还没到八千万,要突破三个亿,谈何容易啊?

    “目标很远大,所以压力会很大,我知道。”杜秀青看着于少锋的表情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很多事情都是逼出来的。所以,我们也要给自己一点压力。当然,这也是我初步的想法,

    到时候上常委会大家讨论讨论,把这个五年计划制定出来。”

    “是,有压力就会有动力。或许现在对于我们来说,三个亿的数字很大很大,可能到时候回过头来看,其实这可能还是个保守的数字呢?”于少锋说,“关键看我们怎么做,能有多少好的项

    目回流余河本土来发展。”

    “对,所以要努力去争取。余河这个地方虽然比不得沿海,有华侨捐资投资,但是,从本土走出去的一些能人也是不少的。我们尽量去了解这方面的信息,然后去做工作。”杜秀青说。

    “好!我已经在搜集了,找到了很多,发现了几个很有身家的企业家。”于少锋说,“张国平是我们余河做木雕的第一人,他当年带出了很多木雕徒弟,现在分散在全国各地,尤其在上海和

    福建做木雕生意的一些人,很多都已经身家不菲了。”

    “哦,这是个好信息。”杜秀青很感兴趣地看着于少锋。

    “余河素有木雕之乡的美誉,只是没有开发和利用出来。当年张国平就是凭着自己的一双手,带着几个徒弟,做出了让日本人爱不释手的樟木箱和神龛,从此打开了他的致富之路,创办了余

    河雕刻厂,培养了一大批做雕刻的人才。”于少锋说,“我倒是有个建议,作为余河的特色产业,木雕,我们可以好好开发和做大。在县城规划处木雕一条街,专门经营余河木雕,把这些在

    外面做木雕经营木雕的人吸引回余河来,让他们实现产销一体化。”

    “这个主意不错!”杜秀青的眼前也是顿时一亮,“打造木雕之乡,规划木雕一条街,进行重点招商推介,擦亮余河木雕这块金字招牌!”

    “对!就是这个意思!”于少锋喝了一口水,很兴奋地说道,“杜书记,要让这一个规划项目成为今后余河最兴盛的特色产业,让这一产业带动其他产业的连锁发展,形成产业链,促进就业

    和经济社会的联动发展。”

    “可以好好规划,好好设计一下。”杜秀青站了起来,有些激动地说,“你考虑问题很细致,争取把这个项目的计划书早日完成,过完年后,我们就开始来着手规划打造,力争早日见成效。

    “好!我也是这样想的!”于少锋说,“余河的木雕,现在已经吸收了很多其他方面的优秀元素,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前两天,我受朋友邀请,去看了一位民间的雕刻大师的作品,真是没有

    想到,那么精致,美轮美奂!就是从那儿,让我对余河的木雕工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觉得我们政府应该为余河木雕的发展做出一些大的推广动作,这样,才能让这个传统的产业得到再次的

    兴盛和发展。”

    “哦,你看了哪个大师的作品?”杜秀青对于少锋说的这点又感兴趣了。

    “他在城郊自己的家里,带了几个徒弟,属于家庭小作坊式的生产,但是生产的都是精品。”于少锋说,“他也是当年张国平带出来的徒弟,叫张如来,五十多岁了,在福建打拼的十来年,

    前两年回乡开始自己干,木雕技艺精湛,他做的都是高档的木雕精品,价值不菲,专供广东福建两家高档家私城,也有私人专门订购。”

    “有这样的人才,我们应该早推介,给他一些政策和资助。”杜秀青说,“有空你带我过去看看,私人性质的,不张扬。”

    “行,今晚你要是有空,我可以联系他,我带你一个人过去看看。”于少锋说。

    “可以,看看再说。”杜秀青说道。

    “好,那我去联系看看,好了我再向你汇报。”于少锋说。

    杜秀青笑着点了点头,于少锋很高兴地离开了。

    和于少锋的这一番谈话,让杜秀青似乎看到了余河木雕的美好前景,也看到余河经济发展的新希望。

    于少锋离开后不久,丁光义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带来了记者们整理的一些图片和手稿资料。

    丁光义拿着这些资料,似乎有些胆怯,在交给杜秀青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说:“杜书记,我,我觉得这次的采访好像没有什么可以拿出台面来写的东西。”

    “嗯?”杜秀青看着丁光义,眼神里充满了疑问。

    “我们余河报虽然说是地方小报,但是,我们的宗旨一直是为县委和县政府鼓与呼的,可是,我看了这些图片,还有这些人的手稿,似乎都不符合这个要求。这要是登出来,不是丢了我们余

    河人自己的脸吗?”丁光义有些忐忑地说道。

    “丢了我们余河人的什么脸?”杜秀青边问边伸出手,示意丁光义把那些资料交过来。

    “这个……”丁光义站在杜秀青的桌前,身子微弓着,双手把那些资料呈给杜秀青,最后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U盘,“图片都在这里面。”

    “丁部长,我们是赞歌唱多了,幸福看多了,所以看到这些贫苦的人民,看到这些凄惨的镜头,就觉得不真实了,对不对?”杜秀青看着丁光义说,“而这些贫苦和疾苦恰恰是余河底层人民

    的生活真实写照。以前,我们的报纸,电视台天天宣传的就是形势一片大好,百姓安居乐业,人民幸福安康。下去走走,看看,我们就会发现,其实,生活有幸福的一面,更有不幸的一面。

    幸福的民众,我们可以少关心,少关注,但是,这些穷苦的民众,我们应该投以更多的关怀和帮助,这才是政府真正应该做的。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