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恰到好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4本章字数:3208字

    杜秀青缓步走过去,只见墙面上挂着一幅很大的山水画,远看那山水,雾气蔼蔼,流水潺潺,犹如真的一般,惟妙惟肖,山间树木,茅屋低垂,牧童骑牛,好一幅闲适的田园野趣!远看,真

    是一副绝美的国画精品。可是,走进才发现,这并不是画在纸上的,而是雕刻在陶瓷板上面的!这么细腻的雕工,这么精美的色彩,都是雕刻后细细描摹上去的,但是却和中国画一样,层次

    分明,水墨晕染得恰到好处。

    “这也是一副精品吧?”杜秀青看着这幅画问道。

    感情这房间里,每件东西都是宝贝啊!

    “是的,这是海州的一位工艺美术大师用雕刻的技法来重现国画的美丽。很让人惊叹,我收藏了几幅作品,这幅是唯一挂出来的作品,我觉得很有收藏的空间。它比国画更能流传久远,保存

    得好,千年甚至万年,哪怕是埋在地底下,它都不会变,还是这么漂亮!”钱密说。

    “真是惊叹于这些人的创新和工艺啊!”杜秀青感叹道。

    环视一下墙面上的装饰格子里,还摆放着一些陶塑的人物,那神态也是惟妙惟肖的。

    果真件件都是宝贝!

    “杜书记,请!”钱密待杜秀青落座后,请杜秀青品尝第一道菜:红炖鱼翅。

    这是一道汤品。

    杜秀青尝了一口,感觉爽滑细腻,口感非常好。

    “不错,感觉很好,清淡而又可口。”杜秀青说道。

    “对,这就是海州菜的特点。”钱密说,“海州菜就是注重色、味、香、型、器、酱,具有清、淡、鲜、嫩、巧、雅等特色。这道红炖鱼翅,是海州菜里面的精品上品,选料考究,需炖六个

    小时方能出锅。”

    杜秀青这才低头再看了看自己跟前的这碗橙红色的汤品,原来是鱼翅!真是差点把这道菜当成粉丝来吃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啊!估计这小小的一碗鱼翅,就得好几百人民币吧!海州菜很上档

    次,但是也是最高档的消费。一般招待最尊贵的客人,才会选择海州菜,这也是众所周知的。

    钱密拿起桌上的公筷,给杜秀青夹了一块鹅肝。

    “这道菜是海州的卤水拼盘,卤鹅卤鸭是海州人最常吃的,但是这里面的卤鹅肝,却又是卤水里面的上品,这类鹅,只产鹅肝,鹅肉是不好吃的。您尝尝。“钱密说道。

    杜秀青看着这块肥大的鹅肝,无法想象一直鹅怎能有如此大的鹅肝?这似乎与普通的鹅相去甚远。

    杜秀青夹起来吃了一口,感觉很是滑腻,却又尝到了一种酸酸的味道。

    她看到钱密也给胡国成夹了一块,放在旁边那个小碟子里蘸了一下,看那个小蝶,估计里面装的是食醋,难怪有一种酸的味道。

    “杜书记,海州菜啊,主要以海鲜为主料,”钱密看着服务生端上来的大龙虾说道,“这是一道清蒸大龙虾,肉质非常鲜美,您尝尝!”

    只见桌上一个大大的长形的盘子里,放着一只完整的大龙虾,下面垫着嫩绿的生菜,那龙虾看上去似乎还是活的。

    杜秀青不敢下箸。

    内地人少吃海鲜,对于这样一只庞大的龙虾,杜秀青觉得看着倒是一种享受,而真正要吃,却是不知从何下箸。

    钱密再次起身,拿起公筷,为杜秀青选了一块上好的龙虾肉,并且在旁边的小碟子里蘸了蘸,然后放到杜秀青的碗里。

    “我们老广吃这样的龙虾,更愿意吃虾生,现杀现吃,蘸着芥末,那个爽劲儿啊,美味无比!”钱密说,“今天吃的是蒸熟了的,我想两位领导可能吃不惯虾生,只有老广什么都敢吃,呵呵

    。”

    杜秀青笑了笑说:“据说老广是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不吃,地上跑的除了汽车不吃,其余什么都敢吃,真是冒天下吃大不讳啊!”

    “钱总啊,你今天这一番知识的普及,对我们这两位土老帽来说,可是大开荤戒啊!下次我要嘴馋了,直接奔金自尊来解馋得了!”胡国成笑着说道。

    “那我欢迎还不及呢?金自尊啊,随时恭候两位领导的大驾光临!”钱密笑着说。

    服务小姐又端来了菜,大大的一盘,白绿相间的八卦图,看不出这是什么菜品。

    “海州护王菜,请慢用!”服务小姐报完菜名就撤了出去。

    “护王菜,这个名字挺有意思!”杜秀青看着一盘像蔬菜羹似的的汤菜,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要说特别,就是两种颜色做成的八卦图很特别。

    “这是一道海州的特色菜,看着很普通,但是却是海州菜里面的上品汤菜。”钱密又开始介绍了,“护王菜其实就是用番薯叶子做成的菜。为什么这种极普通的、登不了大雅之堂的番暮叶子

    经过精工细作,竟然成了广东海州汤菜之上品,常常出现在高级宴会上,与熊掌、燕窝为伍呢?这里有一段掌故。”

    “相传在公元1273年,南宋度宗之子赵昺在硇州被坚决主张抗元的将领张世杰和大臣陆秀夫拥立为王,年仅八岁的赵昺便成了南宋最末一个皇帝,人称少帝。在一次与元军的交战中,少帝兵

    败,从福州逃到了广东。一路上风餐露宿,苦不堪言。逃至海州时,与陆秀夫等人寄宿在一座深山古庙之中。庙中僧人听说是宋朝的少帝,对他们十分热情、恭敬。僧人见少帝疲惫不堪,又

    饥又饿,本想作点丰盛的饭菜款待他。无奈因连年战乱,庙里香火减少,僧人的日子也过得很凄惨,除了僧人自己在附近种了一块番薯地外,一无所有。僧人只好就地取材,他们采来新鲜的

    番薯叶子,去掉苦味,制成汤肴。少帝饥渴交加,见这菜碧绿清香,软滑味美,食之倍觉爽口,于是大加赞赏。问道:‘这菜叫什么名字?’僧人合掌谦卑地说:‘山野贫僧,不知菜之名。此

    菜能为皇帝解除饥渴,保护龙体康健,贫僧之愿足矣。有万岁在,就有大宋朝在,宋朝百姓皆有希望。’少帝听后十分感动,于是封此菜为‘护王菜’,以表自己一定要保住大宋朝江山的决

    心。从此护王菜之名便传之于后世。又因这道菜汤色碧绿如翡翠,看上去令人悦目,吃起来鲜凉可口,滑而不腻,于是就成了汤菜之上品。”

    钱密饶有兴趣地介绍道。

    呵呵,一道普通的番薯叶汤菜,却有如此意义深刻的故事渊源,看来,任何普通的东西,只要赋予了它文化的内涵,必定就变得与众不同,而身价不菲了。

    这顿饭,让杜秀青看到了钱密经营理念的与众不同,同时也看到了文化所蕴含的不菲价值。

    余河这个小县城穷地方,要想发展,必须要摒弃传统的旧观念,发掘出余河自身的价值,并赋予它文化的底蕴和内涵,打造新的余河形象,让余河的发展获得全新的血液和生机。

    吃饭的时候,胡国成中途接了个电话,出去了一趟。

    钱密趁机掏出了一个信封,放进了杜秀青的大衣口袋里。

    “杜书记,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钱密说,“本酒店的常年尊享钻石客户,吃住免签单,您随时可以光临。”

    “钱总您客气了。”杜秀青笑着说。

    钱密还想说什么,胡国成已经推门进来了。

    大家于是继续吃菜,喝酒。

    喝的是洋酒,人头马XO,钱密是广东人,他敬酒但是却不劝酒,喝多喝少均随意。

    这样的酒风杜秀青很喜欢。相对比起余河人较劲儿般的劝酒,老广这样的酒风还是很人性化。什么时候,余河也能养成这样的酒风就好了,那得有多少人免受酒精的毒害啊!杜秀青心里感叹

    道。

    这顿海州菜大餐,吃得精细,吃得很有品味,也很费时间。

    一顿饭边吃边喝边聊,吃到了下午的两点多才算结束。

    梁晓素和小舒被安排在另外的房间里就餐,钱密还另外给他们送了礼品。领导的司机和秘书,那就领导的眼睛而腿,是丝毫不敢怠慢的。

    回到办公室,杜秀青来到卧室里,想休息一下。

    把大衣脱下来的时候,杜秀青下意识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信封,打开一看,是两张卡,一张是金至尊的钻石VIP卡,一张是龙江市最大的购物商城时代广场的购物卡,上面并没有显示里面有多

    少消费金额。杜秀青看了看,也没太放在心上,顺手放进了包里。

    金至尊的钻石VIP,对于杜秀青来说,就是意味着金至尊给她准备了一个套房,她可以随时过去,那儿就是她的自由天地。

    但是杜秀青是不会去金至尊的。如果要选择一个自由的栖息地,她更愿意选择余河大酒店。余河大酒店早就给了她一间套房的钥匙,就是当年黄忠华住的那间。

    总经理倪金元在她上任县委书记后没多久就过来请安了。

    倪金元当时征求杜秀青的意见,问她是要八楼的一间还是五楼的一间,五楼那间就是黄书记曾经住过的那间,518房间最大,酒店可以重新装修重新布置,完全按她的喜好布置。

    杜秀青不想太折腾倪金元,她当时只是说了句:还是保留过去那间吧,重新刷新一下,简单布置一下就行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倪金元理解错了她的意思,不是简单布置,而是费了大价钱,把黄忠明曾经住过的那间套房进行了全新的装修和打造,变得更加豪华别致,里面所有的家具和用品都更换

    了,连浴室都重新装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