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情很严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5本章字数:3345字

    一上午,阿蓝指导韩远练习发球,蓝老师当得十分合格,既耐心又细心,时不时就手把手教韩远,弄得韩远心里既甜蜜蜜,又惴惴不安。

    这份甜蜜来自和阿蓝身体上的偶尔接触,惴惴不安却是说不出为什么,就是心里隐隐的有种不安。

    林甜在帅哥教练的指导下,也基本掌握了动作要领,可她总是心不在焉,总是在关注韩远和阿蓝的动静,所以球打得很飘忽,基本没有合格的发球。

    中午,三个人就在高尔夫里的西餐厅用餐。

    阿蓝包了一间别墅,里面有四个套间,准备吃完饭后三个人过去休息,下午再接着打。

    韩远正在吃牛排,感觉手机在口袋里不停地震动着。

    拿出来看到是弟弟韩近打来的。

    “哥,你赶紧来医院,爸爸情况不好,快!”韩近的声音很着急,似乎有点儿发抖。

    韩远嘴里刚嚼着一块牛肉,来不及说话就站了起来,含糊着回应道:“好,我马上过去,别急!”

    韩远也没顾上和阿蓝林甜打招呼,就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往外跑了,一阵风似的就没有影儿了。

    阿蓝不知道韩远碰到什么事儿了,但看着情况肯定很紧急,也顾不上吃了,跟着往外走,林甜也马上放下了刀叉来到外面。

    刚出来就看到韩远的车子开了出去,那速度一阵烟儿似的快得惊人。

    “不行,他这样要出事的!”阿蓝说道,“林记者,你坐我的车,我们跟上韩大哥!”

    两人快速上车,阿蓝亲自开车跟着韩远的车子。

    她真想给韩远打电话,不能这么急!可是,又担心他开车接电话更不安全,只好一路跟着。

    韩远开得又快又急,闯了几个红灯,一路疾驶到了医院里。

    来不及把车子停到车场去,韩远就在路边随意放了,然后撒腿就往住院部五楼跑。

    上次爸爸做过手术后,医生就叮嘱过,一定要千万注意,如果再出现并发症就很麻烦了!

    韩远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情况,但是听韩近的口气情况肯定不好了!不然韩近不会吓得声音发抖。难怪自己这一上午都心神不安的,原来是爸爸情况不好,父子连心,韩远的心跳得更厉害了。

    韩远飞奔上楼,看到韩近抱着妈妈正站在病房门口,妈妈双手捂着嘴,肩膀在不停地抖动着,眼泪簌簌而下。

    “妈妈——”韩远走过去抱着妈妈的肩膀,“别担心,爸爸没事儿!”

    妈妈摇摇头,哽咽得无法说话。

    韩近一脸的悲戚,眼里也有了泪。

    爸爸正在接受抢救,各种仪器都用上了,不知道医生能不能把爸爸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来。

    上帝保佑爸爸平安无事!韩远在心里祈祷着。

    爸爸是这个家的支撑,是他们兄弟的精神支柱,只要爸爸在,这个家就是完整的,他们的天就在。

    韩远抱着妈妈,心里产生了深深的自责。

    他觉得自己今天就不该去打高尔夫,周六了应该首先来看爸爸,可是他却去赴阿蓝的约,全然忘记了应该陪着妈妈来看爸爸,实在是太不孝了!

    几次危急时刻,都是韩近陪在妈妈身边,他作为长子,完全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太不应该了!

    韩远很想问韩近爸爸是什么情况?可这种情况下,他都不敢开口,怕妈妈听了会崩溃。只得抱着妈妈,等待着医生出来。

    阿蓝和林甜紧跟着韩远上来了,看到眼前这一幕,她们惊呆了!

    谁也不敢说话,只能呆呆地站着,看着这兄弟俩一起抱着母亲,等待着手术中的父亲。

    阿蓝没想到韩远的爸爸居然病重住院,她却强迫着约他去打球,心里一时间觉得很惭愧。

    那天韩远是拒绝她的,是她软硬兼施要韩远去打球。请林甜是假,要约韩远才是她真实的意图。现在看到这一幕,她觉得自己有点儿任性了。

    男人是一个家族的天,父母妻儿兄弟,关键的时候都需要这个男人来撑着。

    难怪刚才韩远走得那么急,不顾一切地开车赶到医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谁也不敢开口,就这么默默地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从里面出来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疲惫地看着韩远一家,遗憾地说道。

    “啊——老韩——”妈妈顿时失声痛哭,倒在了韩远的怀里。

    韩远紧紧抱着妈妈,感觉自己的喉咙里被一股巨大的无法言说的悲伤堵住了,想哭想喊,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爸爸生病已久,最近半年一直在医院里,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妈妈把墓地都买好了。

    可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接受!

    爸爸从来话就不多,韩远小时候很顽皮,没少挨妈妈的打,可爸爸从来没打过他,他淘气的时候顶多拿眼睛瞟他一下,可就是这么一个眼神,顽皮的韩远就能够即刻收敛,比妈妈打的效果有用多了!

    爸爸经常出差,一年在家的时间顶多有一半。韩远十几岁去当兵后,和爸爸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每年顶多一次,每次最多十来天,满满算来,这二十几年里,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两百天,还不到一年!

    等到他退伍回到父母身边了,有时间有机会也有条件尽孝了,没想到爸爸却病倒住院了,而且这么快就离开了他!

    漫漫人生路看似很长,其实儿女和父母相伴的时间十分有限!

    韩远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顺着脸颊潺潺而下。

    “请家属进来,我们要为死者清理遗体。”里面的医生出来说道。

    韩远抹干了脸上的泪痕,把妈妈交给了弟弟韩近,叮嘱道:“照顾好妈妈。”

    “让我再看看老韩——”妈妈流着泪说道。

    于是兄弟俩搀扶着妈妈一起走进了病房。

    爸爸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

    “老韩,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走啊,我说过你不能先走的,老韩——”妈妈抱着爸爸的遗体,失声痛哭。

    少年夫妻老来伴,爸爸在,妈妈就不会孤单。爸爸走了,妈妈就像孤雁一样,再也没有了可以说知心话的老伴儿了。

    再好的儿子,都抵不过老伴儿贴心。

    听着妈妈的哭喊,韩远的泪再次滂沱而下。

    长时间的病痛折磨,已经耗尽了爸爸的体力,整个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看着实在让人心疼。

    韩远想起昨天下午来看爸爸时,爸爸和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远啊,好好照顾妈妈,好好培养泓儿,要让他当兵——”没想到这居然成了爸爸的遗言。

    “爸爸,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妈妈,好好培养泓儿——”韩远默默地在心里对爸爸说。

    他相信,爸爸能听到。

    来到爸爸身边,韩远最后一次握住了爸爸的手。

    爸爸的手掌心还有点儿温度,只是这手早就如枯柴般坚硬,那一根根突出的骨头,膈得韩远心疼。

    爸爸为国为家为孩子付出了一辈子,从来不求回报。而他作为长子,也未曾报答过父亲的养育之恩。

    他的耳边响起了筷子兄弟的歌:

    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 装做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 转身泪湿眼底

    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谢谢你做的一切 双手撑起我们的家

    总是竭尽所有 把最好的给我

    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

    看着医生为骨瘦如柴的爸爸清理遗体,韩远无法抑制内心的悲伤,从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爸爸了!

    爸爸也是将近一米八的个头,韩远长得像极了父亲,就连眉间的这颗肉质,都是招牌式的遗传,爸爸的眉间也有一颗这样的肉质。

    当医生让韩远帮忙搬动爸爸的身体时,韩远发现,爸爸居然轻得像一片落叶似的,毫无重量……

    医生清理完了,给遗体穿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用白被单一盖,就要推到太平间去了。

    “老韩——老韩——”妈妈再次扑上去,紧紧地抱着爸爸的遗体不放。

    生离死别,此刻活生生在韩远的眼前上演。

    他知道妈妈舍不得爸爸,他也舍不得。可再不舍,也必须好好的送爸爸最后一程。

    他担心妈妈伤心过度晕倒在医院里。

    于是强忍着悲伤嘱咐韩近:“照顾好妈妈,我把爸爸推过去——”

    韩近紧紧地抱着妈妈,无声地啜泣着。

    阿蓝和林甜站在过道里,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她们都是第一次直面生命的结束。

    看到阿蓝和林甜的那一刻,韩远很吃惊,没想她们居然跟到医院里来了。

    这是他的私事儿,他没有打算要告诉她们。

    韩远感激地看了阿蓝和林甜一眼,含着泪把爸爸的遗体推到了太平间。

    虽然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路程,可是韩远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小心,一路上,他的脑海里都在回忆着爸爸和自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爸爸的音容笑貌,那么清晰地浮现在他眼前:小时候爸爸带他去看电影,给他买糖人,他是那么高兴;爸爸带他去滑雪,父子俩同时四仰八叉地摔倒在雪地上,笑声传出去很远很远;爸爸逼他去当兵,强行把他送到了部队,他流着泪告别了爸爸;爸爸利用出差的机会悄悄到部队去看他,给他带去了他最爱吃的巧克力,离开时他看到爸爸的眼眶湿了……

    爸爸的温和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也凝结着对他浓浓的爱,爸爸是他的人生导师,奠定了他事业的基础。

    往事历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没曾想此刻爸爸已经离他而去……

    当太平间的门重重地关上时,韩远感觉自己的心被生生撕走了一块:爸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