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辞走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5本章字数:3241字

    韩远抱着儿子来到阳台上,好好安抚着儿子。

    每次看到儿子害怕的神情,韩远就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谷妍从来不注意场合分寸,分分钟都能发火,分分钟都可以和他吵起来,全然不在意儿子的感受。

    这样下去,儿子迟早要毁在他们的争吵里。

    “宝贝儿,看天上的星星——”韩远指着天上的星星对儿子说,试图转移孩子的注意力,让他从刚才的恐惧中走出来。

    海州经济虽然不发达,可是这里保留了青山绿水,拥有洁净的空气和澄澈的天空。坐在自家的阳台上,都能看到满天的星斗,这在很多省会城市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财富,是钱无法买到的宝贵财富。

    “星星在看着你眨眼睛——”韩远说道。

    “爸爸,爷爷到天上去了吗?”泓儿看着星星突然问道。

    韩远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儿子的小脑袋瓜里居然藏着这样的问题。

    他从来没有和儿子谈论过生死这个话题,今天就跟儿子渗透一点吧!这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课题。

    “是的,宝贝儿,爷爷到天上去了,变成了那颗闪亮的星星,正在看着泓儿,看着我们。”韩远说道,“看到泓儿开心健康的成长,爷爷就会很高兴地眨眼睛。”

    “真的吗?爷爷在看着我们吗?”泓儿不相信地问道,目不转睛地看着天上那颗最闪亮的星星。

    “嗯,真的,爷爷在看着我们。”韩远很肯定地说道,“爷爷每天都在看着泓儿,希望泓儿健康快乐长大,做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

    “爸爸,有一天你也会到天上去吗?”韩泓突然看着他问道。

    韩远一愣,笑道:“对,爸爸有一天也会到天上去,不过爸爸还要活很久很久,爸爸要陪着泓儿长大,看着泓儿长成帅小伙子,看着泓儿也变成爸爸,再看着我的小孙子慢慢长大——”

    “可是,我不想爸爸到天上去,我要爸爸抱着我,不要爸爸走!”泓儿害怕地搂着爸爸的脖子,仿佛爸爸马上就要飞走似的。

    “傻儿子,爸爸不会走的,爸爸要和泓儿在一起,陪着泓儿长大啊!放心吧!”韩远安慰道。

    “爸爸,狐狸精是什么?”韩泓又问道。

    韩远有点儿无语了,这都是谷妍灌的毒!什么狐狸精?连儿子的脑子里都有这个词儿了!

    “没有狐狸精,别听你妈妈的。”韩远说道,“狐狸是一种动物,不可能变成精的,变成精都被孙悟空给打死了,对吧?”

    儿子喜欢看西游记,每年暑假都放。这些天中央台又开始放了,韩泓每天都看。

    “可是,妈妈为什么说你有狐狸精?”韩泓不屈不挠地问道。

    “没有,妈妈说的是气话,不能当真。”韩远解释道,“爸爸最爱泓儿,最爱我们这个家。”

    “那妈妈为什么总是和你吵架?”

    韩远有点儿招架不住了!儿子这小脑袋瓜里居然藏了这么多问题,一个一个的让他无法解释啊!

    这就是谷妍灌毒的后果!要是再这么吵下去,他在儿子心中的形象就彻底坍塌了!那对儿子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父亲是孩子的天,无论他是伟大还是平凡,都要用他的爱和人格为儿子撑起这片天!一旦这片天塌了,儿子的世界观人生观都会发生扭曲,对他将来的人生有百害而无一利!

    谷妍啊谷妍,你这是要亲手毁了儿子,毁了这个家啊!

    “妈妈最近心情不好,我们不和她计较。今晚到爸爸房间里,爸爸陪你睡好不?”韩远只有马上转移话题,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否则他真是越说越难受。

    “好。”韩泓点点头,“可是,我还是想和妈妈睡。”

    韩远叹了口气,说:“好,那我们进去,你自己回房间吧。”

    韩泓点点头,从韩远怀里下来,边走边回头看着爸爸,似乎有点儿不舍。

    “晚安,宝贝儿!”韩远说道。

    看着儿子进了他自己的小房间,韩远才拿起衣服去洗澡。

    这样的家庭氛围真的是太糟糕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把日子过成这样!不知道哪儿不对,可就是处处都不对了!

    谷妍现在基本不和他说话,一开口就是吵架!

    这么久没见面,在父亲的追悼会上,谷妍也没有搭理他半句,对他家里的人也都形同陌路,就连从加拿大回来的妹妹,谷妍也是一样冷冰冰地对她。

    好像整个韩家人都欠她的一样。

    韩远真怀疑谷妍心里变态,不然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了呢?

    他究竟哪儿不对呢?他什么也没干啊?就能让她这样不依不饶?从开始的冷战发展到现在的仇恨,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本来阿蓝和林甜也要来参加他爸爸的追悼会,为了不引起误会,韩远愣是拒绝了人家的好意。

    他就是怕谷妍看到林甜到时候突然发飙,在那样的场合,那真是要丢尽了人!出尽了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他是万事都要小心。

    可这肩膀上的齿印真是让他太无语了!

    这个该死的阿蓝,干嘛非得咬他啊!还咬得这么深!当时就疼死他了,现在可好,又要了他的老命!这死罪又再加死罪,他这是死几次都不够了!

    怎么解释都没用了,干脆不解释了!

    第二天,妹妹韩娇给他打来电话,希望全家人一起去聚一下,她要在丽晶酒楼包一个大包厢。

    又是丽晶!韩远心里苦笑了一下。

    不过,这一家人相聚的事儿,按理应该由他这个长子出面来组织,没想到妹妹先提出来了。

    他是想等爸爸的骨灰下葬后一家人再在一起聚一下。

    “过两天吧,你先陪陪妈妈,带妈妈四处走走,等妈妈心情好点儿了,我们再聚。”韩远说道。

    “哥,我发现嫂子好像对我有意见啊!”韩娇说道,“怎么看着我那么不友好呢,我叫她她也不怎么搭理我。”

    “这个时候,她心情不好,你别在意。”韩远说道。

    “哥,我怎么觉得你们有问题呢?”韩娇试探着问道。

    “别瞎猜,我们能有什么问题?”韩远不想让韩娇知道他的事儿。

    韩娇远在加拿大,过几天就要飞回去,他的事儿还是不让她操心为好。

    再说她知道了又能怎样?只能徒增烦恼,再告诉妈妈,让妈妈更加心情不好。

    所以这事儿坚决不能说。

    “哥,你别瞒我,我是女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韩娇肯定地说道,“告诉我,你和嫂子是不是有裂痕了?”

    韩娇用了“裂痕”这个词儿,而不是“矛盾”。

    矛盾是小问题,哪个夫妻都有,可裂痕就不同了,那是不可调和的,无法修复的。

    “胡说什么?管好你自己的事儿!”韩远没好气地说道,“你在家的这段日子,好好陪妈妈,其余的事儿你少问!”

    “哥,你怎么还是这样?”韩娇不高兴地说道,“你总是把问题一个人扛,说出来说不定我们能帮你呢?”

    在韩娇的心里,大哥从来都是如此,从来不把他碰到的困难和问题告诉家里,什么事儿都是一个人扛着,一个人化解。

    韩娇很心疼大哥。

    “你别瞎操心了,照顾好妈妈,你就是功臣,哥就感谢你!”韩远说道,“今晚我去妈妈那儿,亲自掌勺给你炒几个菜,好久没吃到哥炒的菜了,馋不?”

    “好,哥,把嫂子和泓儿带来,我们就在家里聚了,省得去外面。”韩娇说道。

    “他们就算了,泓儿要学书法学围棋什么的,每天都很忙,我在家先给他做点儿,完了再过去。”韩远说道。

    韩娇一听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大哥和嫂子之间已经完全决裂了!嫂子连婆婆家都不来了,而且孩子也不让来!这个问题还不够大吗?

    韩娇决定等晚上见了面再好好审审大哥,一定要让他说实话。

    韩远却是不愿意家里人知道他和谷妍的事儿,尤其是不想让妈妈知道,不想让妈妈为他操心。

    现在妈妈沉浸在失去老伴儿的痛苦中,再让她知道儿子生活不幸福,那还让她怎么活?

    妈妈早就说过,最牵挂的就是他,他心里已经很内疚了。这么大个人了,还让妈妈操心,像话吗?

    下午四点,韩远提前下班回家。

    海州报业唯一的好处就是上下班比较自由,这里和行政机关不同,不用打卡上班,也不用看老总的脸色行事。记者们采访都是机动的,随时都有出去的任务,一切工作都靠自觉。

    韩远虽说挂了个副部长,但没有什么权力。就是每年四五月忙招聘的时候工作比较多,现在人员到岗了,他这个部门也就清静些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对新进的这批人员进行分批次的培训。

    到超市买了菜回到家不到五点。

    推开门,他发谷妍居然在家!工作日她怎么没有去上班?韩远想问,想想还是算了,热恋贴冷屁股,搞不好又要吵架。

    泓儿正在看动画片儿。

    看到爸爸回来了,泓儿高兴地跑过来抱他:“爸爸——”

    “乖儿子,爸爸给你做可乐鸡翅好不好?”韩远笑哈哈地说道。

    “好,我最喜欢吃爸爸做的可乐鸡翅!”韩泓大声说道,“爸爸,明天我要吃糖醋排骨,我要吃鱼丸汤!”

    “好,明天爸爸给你做,今天我们喝青菜豆腐瘦肉汤,喜欢不?”

    “喜欢!”韩泓高兴地说道,只要是爸爸做的他就喜欢。

    韩远边说边走进厨房,系上围裙马不停蹄地忙碌起来。

    淘米做饭腌鸡翅,动作很快很利索。

    谷妍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对韩远今天提前回家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