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抗拒的坚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5本章字数:3225字

    杜秀青也站起身,说:“何书记,这大过年的,别弄得不愉快,还是你自己收回去吧!”

    “这……”何平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杜秀青,还玩真的啊!

    杜秀青看着何平,再看看桌上那个厚实的信封,眼神里是不可抗拒的坚定。

    何平犹豫了一下,真不知如何是好。想了那么片刻的功夫,还是伸出手去,拿回了那个信封。

    这个信封送不出去,说明杜秀青心里对他是完全抗拒的。何平心里更是一股说不出的忐忑。说实话,他还从来没有给杜秀青送过礼,以前她还是副职的时候,蒋能来那么强硬,何平怎么会把

    杜秀青放在眼里呢?后来杜秀青扶正了,成了一把手,他还是慑于蒋能来的淫威,不敢和杜秀青走得太近,也很少到杜秀青这儿来单独汇报工作,仅有的几次,也完全是因为工作原因,不得

    不来。何平知道,蒋能来最讨厌他的人来巴结杜秀青,要是被他知道了,免不了要给小鞋子穿。这次何平看到梁日发的下场,心里对自己的未来也充满了恐惧,他本想借着这个春节,能和杜

    秀青拉近一点距离,争取改善一下关系,这样看来,是不可能了。

    其实,想想也是,杜秀青不信任你,怎么可能会收你的钱呢?而且是在这个关键时期,何平觉得自己真是错误地评估了现在的时局,这样一来,倒显得他自己心虚了,似乎让杜秀青看穿了他

    带着一肚子的惆怅,何平离开了杜秀青的办公室。

    杜秀青知道何平此来何意了。

    看来,有些人真的开始坐不住了。梁日发的案子才刚刚开始,就有鱼儿自己开始跳水了。

    呵呵,好戏才开始吧,后面应该还会有跳出来的人。

    果真,晚上,杜秀青还在办公室,接到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电话。

    “杜书记,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你办公室汇报汇报工作。”电话里,财政局长李宝强很谦虚地说道。

    “呵呵,李局长,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改在明天吧,我也要休息啊!”杜秀青说道。

    李宝强从来没有打过杜秀青的手机。这个手机号码是内部公开的,只有正科级以上干部才有,才能直接联系杜秀青。

    “我不会耽误您休息的,就几分钟的时间。”李宝强说。

    杜秀青一猜就知道李宝强的来意了。

    “对不起,李局长,我要回家了。”杜秀青毫不客气地说道。

    与其让他进了办公室后再拒绝,不如直接把他拒之门外。

    李宝强很失落地挂了电话。

    唉,不能去她办公室,那就去她家里吧,去家里总不能拒绝吧,李宝强想。

    他开着车,在县委大楼下面等着。

    看到杜秀青的车子出了大院,他开着车一直在后面跟着。

    等到杜秀青下车进了家门后,他也立刻把车停好,然后快步走进巷子,跟在杜秀青的后面。

    杜秀青开了院子的大门,刚要把门关上,却看到身后出现了一个李宝强,真是吓了一跳!

    “对不起,杜书记,打扰您了!”李宝强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袋子,点头哈腰地说着。

    杜秀青真没想到李宝强会尾随自己,一路跟到家里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来了总不能不让人进门吧,杜秀青想了想,还是让李宝强进来了。

    “李局长,请坐!”杜秀青在客厅里坐了下来,开始烧水泡茶。

    “杜书记,您别忙了,我不喝茶,坐坐就走,和您说几句话就走!”李宝强站着说道。

    “李局长,你这就见外了,既然来了,就坐下来好好说话,有话慢慢说。”杜秀青看着李宝强说道。

    “好,我坐,您别忙了,我不喝茶,不渴……”李宝强依旧很拘谨地说道。

    杜秀青已经把水壶放上了茶座,开始烧水了。

    寂静的夜里,只听得那壶里的水很快就发出哧哧哧的声音。

    杜秀青开始慢条斯理地从茶叶盒子里往外倒茶叶,在做这些的时候,她有意无意地就抬起头看看李宝强。

    李宝强干坐着,想找句话开始,却总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局长,余河这个穷家让你当得很辛苦啊!”杜秀青抬起头,看了看李宝强,笑着说。

    “不,不辛苦……要说辛苦,杜书记才是最辛苦的……”李宝强说道,“我,我今天过来,是想给杜书记拜个早年,同时也想向杜书记汇报一下我的思想……”

    杜秀青看着李宝强这么紧张结结巴巴地说话,笑道:“李局长,有什么话你就放开了说,别拘束,干工作,我们都是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为余河服务,为老百姓服务!”

    “对对对,我就是这么想的。”李宝强立马接过话头说,“我们余河财政穷,总是停留在吃饭的阶段,今年杜书记上来,因为节省了很多不必要的开支,过年才不会显得那么紧张。所以,穷

    家不好当,但是穷家只要有个好领导,就不难当了!”

    “呵呵,我是个很抠门的人,能省的就省,不该花的就不花,为此也招来了一些人的骂言,这个我知道。李局长能有这样的体验,也算是我的欣慰吧!”杜秀青笑着说。

    杜秀青知道,她自己不会大手大脚地花钱,所以害得蒋能来那边也不得不有所节制,为此,将能来在很多场合表示过不满,说她这个女人很抠门,花钱就像要她命似的,又不是花她的钱,那

    么抠门干嘛?很多预算都被减少了,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就是黄忠华时代,那也不会这么抠门。但是,杜秀青知道,穷家就得有穷家的打算。不能花的,能省的,那就坚决要省下来。

    领导一餐饭,贫困家庭一年的开支都不止啊!想到那些还在温饱线上挣扎,那些因为穷而看不起病的人,那么因为穷而失学的孩子,杜秀青心里就有愧,这个穷家怎么样才能尽量的做到让老

    百姓有活下去的希望呢?她总是想快一点改变这样的局面。

    “杜书记,不瞒您说,您说我这个穷家当得很难,其实最难的是您,余河这个家,要如何才能在贫穷中稳定,在贫穷中变得富有,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杜书记,你的一些做法让我看到了

    希望,真的,你是一心一意在为余河的发展着想,不像一些人……”说到这儿,李宝强突然间停了下来,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吧,他立马又显得有些拘谨了。

    杜秀青看了看李宝强,把泡好的一杯茶放到他跟前,说:“李局长,喝茶!”

    “哦,谢谢!”李宝强端起杯子,手却有些发抖。

    “杜书记,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您休息了,先走了……”李宝强喝了一口茶,站起身就要走。

    杜秀青也不做挽留,起身相送。

    刚走到门口,却发现李宝强带来的那个袋子,她伸手把袋子提起来,说:“李局长,请拿回去!”

    “杜书记,这就是一点心意,一瓶酒而已,别见外,您收下,收下……”李宝强边说边往门外走去。

    杜秀青不想和他拉扯,看到袋子里真是一瓶酒,也就没有坚持。

    李宝强很快就出去了。

    回到客厅里,杜秀青想了想又感觉不对,李宝强这么晚尾随自己,怎么可能只送一瓶酒来呢?

    她有些狐疑地打开了那个袋子,发现在这瓶洋酒的下面,果真别有洞天!酒瓶下面压着一个厚厚的信封,比下午何平给的那个还要厚!

    杜秀青没有经验,不知道这大概有多少钱,但是估计也应该有几万了!

    据说现在有的领导一看信封的厚度,就知道有多少钱,说是“看厚,摸厚”。杜秀青没有摸过,但是这个厚度,也一定不是个小数目。

    她有些后悔自己的大意了!刚才要是执意把这个袋子还给李宝强就好了,现在又多了一个麻烦!

    李宝强和何平一样,他的钱是断然不能收的!

    看来,这件事儿又得麻烦徐文娟了。

    杜秀青摇了摇头,不禁哑然失笑。她的预料还真是应验了,何平和李宝强都先后跳出来了,这说明某些人真的已经心虚了。

    她想,蒋能来的反击一定也开始了。

    那么,自己的行动是不是也得尽快开始呢?她想了想,决定明天就出发去省城。

    第二天上班,杜秀青吩咐梁晓素和司机小舒去准备十五份余河土特产,每份一盒精致的葛根粉条和新鲜的茶籽油,这些都是余河土生土长的,每次送到省城去都很受欢迎,尤其是茶籽油,纯

    土法酿造,绿色健康食品,既表达了心意,又推介了余河的特色产品。

    小舒直接开着车到了明光葛业,拉来了几大件葛根粉条,然后在去锦河镇茶籽油厂拉了几箱茶籽油,不到半上午就把这些东西全部准备好了。

    吃过中饭,杜秀青就带着梁晓素,由小舒驾着车,向省城出发了。

    车上杜秀青闭着眼睛在休息,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午睡,到了省城就是下午三点左右,那时候大家都正要上班,时间点刚好。

    杜秀青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拜访省委副书记李成鑫。这是她上任县委书记后,第一次这么正式的来拜见李成鑫。

    记得当年还在省委青干班学习的时候,李成鑫还是副省长,对杜秀青就是刮目相看。只是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在青干班里的级别是最低的,只是因为她在藕西村的民主选举的改

    革获得成功,意外得到了这个机会。

    在省委青干班学习的半年时间,是杜秀青在官场人脉积累的最佳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