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很快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5本章字数:3396字

    “你别胡猜,我的意思是我没有什么危机,所以叫综合性危机,明白吗?”

    “你这是逃避!明明危机四伏还说没有危机!哥,你真应该好好和她谈谈。婚姻的基础是忠诚和信任。如果你们不是因为感情危机,一方出轨,其他的问题都好解决。”韩娇说道。

    韩远定定地看着韩娇,几年不见,韩娇果然成熟到可以帮他分析婚姻情感问题了!这小丫头成长得很快啊!

    “我告诉你,你别乱猜,我们没有出轨,她没有,我也没有。她就是心气儿高,觉得我现在无官无职,她无法过夫荣妻贵的生活,加上她的工作不如意,所以就把这些气儿都撒我身上了,觉得是我回到海州导致了她的生活发生这么大的改变,所有就对我不满,扯着一些子虚乌有的问题不放,我都烦透了,不想搭理她!”韩远无奈地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对家人说这些。

    韩娇听着听着眉头就蹙起来了!

    “什么人啊!怎么能这么想呢?她心气儿高什么?嫁给你她还觉得吃亏了?哥,你虽然现在无职无权,可你并不缺钱啊!你有车有房有工作,收入也不低,别人有的你都有,她凭什么不满意?她凭什么对你这样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好像我们韩家人都欠她的一样!她要搞搞清楚啊!你对她多好啊!连我看着都嫉妒!”韩娇马上就嚷嚷开了,她太替哥哥鸣不平了!

    这谷妍虽说条件好,高学历长得漂亮,可她的大哥韩远那也是仪表堂堂,有才有貌啊!想当年多少女人爱他想嫁给他!谷妍嫁给了她的大哥,那是谷妍的福气!

    怎么能这么势利呢?老公无官无职了就这么看不起他了?

    “嚷嚷什么?”韩远瞪着韩娇,“存心想让妈妈听到是吗?”

    韩娇马上撇撇嘴,不满地说道:“我觉得她太过分,哥,你太委屈!都是你以前对她太好了,太惯着她,导致她这么骄横跋扈!蛮不讲理!这个时候,她应该多支持鼓励你,让你有个好心情重新开始,这才是一个好妻子应该具备的素质。她这是反渠道而行之,实在让人生气!”

    “别说了,切几片生姜给我,我要烧啤酒鸭。”韩远说道。

    “哥,你得改变这个局面,不能总是受她的控制!”韩娇切好了生姜又忍不住说道。

    “怎么改变?”

    “首先是沟通,做思想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行的话,就软硬兼施,冷落她,制裁她,别再对她那么好;再不行,就,就离婚!”韩娇说道。

    “什么馊主意?有你这么给哥出主意的吗?”韩远笑道,“离婚孩子怎么办?她现在把孩子拿捏得死死的,我就怕伤害到泓儿。”

    “哥,你别怕,大不了你把孩子抢过来,我给带到加拿大去!”韩娇说道。

    韩远无比吃惊地看着韩娇,这话她居然都能说出来!把泓儿带到加拿大去!不,他绝对不会这么干的,那对孩子伤害太大了!孩子还小,正是需要父母的时候,他不能这么残忍,不能让孩子过上这样不正常的生活,绝对不行!

    “你闭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韩远骂道,“你这是在拆我的家!死丫头!安的什么心啊?”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这个只是最坏的打算。我是想告诉你,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因为你向来对她太好,什么都顺着她,她在你面前已经肆无忌惮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用孩子把你拿捏得死死的,你还不明白吗?”韩娇说道。

    韩远不停地翻动锅里的鸭肉,脑子里却是被韩娇搅和得像一团浆糊。

    他承认韩娇说得有道理,谷妍现在就是把着孩子不放,把孩子牢牢地栓在身边,只要拴住了孩子,她就拴住了韩远,韩远就得乖乖回家,乖乖为她服务。

    可他有什么办法?他又能怎么样?和她抢孩子,把孩子彻底给毁了?那他不成畜生了吗?他宁可自己受苦,也不能毁了孩子。

    韩远把一瓶啤酒倒进了锅里,锅里哧溜溜冒出了好多烟雾,然后才慢慢变得平静。

    盖上锅盖,韩远看着韩娇,摇摇头:“我明白,但我没办法,你别说了,我烦透了!”

    韩娇心疼地看着他,她从大哥的脸上看出了焦虑和痛苦。

    以前大哥是多么阳光多么俊朗的人啊!看着都让你赏心悦目。现在眉头都蹙起来了,眼角都有了皱纹,生活的不如意写在了脸上。

    “哥,有时候,你不能一味妥协,妥协只会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我说的这三点,你真的要好好考虑,如果一二条你已经试过无用的话,第三条你真的要考虑。不幸的婚姻家庭里,是无法培养出幸福健康的孩子的。你的妥协,最后未必带来你想要的结果。泓儿是个聪明可爱的孩子,谷妍这样的性格,迟早把孩子给毁了!”韩娇说道。

    韩远承认韩娇说的有道理。可他就是无法下得了这个决心。

    离婚,在他看来是不现实的,孩子跟谁?谷妍铁定会誓死和他抢到底,她是绝对不会放弃孩子的,这一点韩远可以肯定。

    退一步讲,孩子归她。

    韩远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那才会真正毁了孩子!她连最起码的生活能力都没有,连肉都不会切的女人,她怎么带孩子?

    韩远觉得难受死了!他双手抓了抓头皮,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他妈的,在别人那儿很简单的问题,到他这儿怎么就变得比天还要大?他就连这点家庭问题都处理不好,他还算个男人吗?

    真他妈悲催!

    “你别再说了让我一个人静静。”韩远说道。

    韩娇要再这么说下去,他真的要疯了!

    兄妹俩在厨房里的对话,被坐在餐厅里的妈妈全部听到了。

    老太太始终没有过来,也没有插一句话,就那么默默地听着。

    她看出来儿子的小家庭有问题了,可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

    谷妍这个女人,当初她和韩远的爸爸是不看好的,太任性,太不接地气儿了,这样的女人不适合做妻子。

    可当时韩远喜欢啊,坚决要娶啊,那时候韩远在南城,他们在海州,隔得这么远,她能怎么办?只能尊重儿子的意愿,没想到现在出了这么大的问题。

    居然说到要离婚了!韩娇这个死丫头,尽出些馊主意。可韩娇说的这些话,她又觉得有道理。

    她不赞成儿子离婚,因为离婚对孩子的伤害太大了。

    建设一个家庭不容易,要毁掉它却是轻而易举。作为父母,不能太自私,既然选择了要孩子,就要对孩子负责,就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幸福的家。

    老太太决定,适当的时候,她要出面找谷妍好好谈谈。

    韩远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色香味俱全。

    韩娇的两个孩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中餐佳肴,惊喜得连连鼓掌,尤其是男孩儿黎泽,吃着韩远做的清蒸螃蟹,不停地说道:“真好吃!大舅做的菜最好吃!”

    孩子很可爱,中英文夹杂着说话。

    “幸好你教会了孩子说普通话,不然我做这么多菜都听不懂表扬了!”韩远笑道。

    “那是一定要会说汉语的,我们都是中国人啊,走到哪儿都改变不了的!”黎福泉笑道,“大哥,有机会你也到我们那儿去看看,我已经N次邀请你了,你就给个面子吧!”

    “呵呵,好,有机会一定去!”韩远笑道,“去看看你们那儿的好山好水好寂寞。”

    “我们不寂寞,我们是一大家子都在那儿,周末经常在一起聚会,很热闹很快活!”黎福泉说道。

    “那就好,这样才是生活。”韩远笑道,“我是听一些人这样形容国外的生活,说你们那边人少,开车几十公里都看不到人,就像到了中国的西部一样。”

    “哈哈,这个有点儿真实,不过不像西部那么荒凉。”黎福泉说道,“你去了就知道,听来的都是很片面的。”

    “对,我得亲自去看看。亲身下河知深浅,亲口尝梨知酸甜,亲自去加拿大体验!”韩远笑道。

    “哥,我相信你去了也会爱上那里的!”韩娇笑道,“要不你也移民吧,来加拿大和我们在一起,把泓儿带过去。”

    韩娇这么一说,韩远马上向妈妈看去,发现妈妈果然很不高兴。

    “移民有什么好?你别捣鼓你大哥出去啊,你迟早也给我回来!”妈妈板着脸说道,“你们都出去了,我这把老骨头依靠谁去?”

    “呵呵,妈妈,她开玩笑呢!这死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不知道妈妈不爱听这个啊!”韩远骂道。

    “妈妈,我把你也带去啊,我们都去!不就在一起了吗?”韩娇继续说道。

    “胡说!我这把老骨头还要送到加拿大去?你爸爸怎么办?谁来陪他?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白养你们了!”妈妈生气地骂道。

    “呵呵,妈妈别生气,韩娇就是喜欢开玩笑。”韩远使劲儿瞪了韩娇一眼,“我是不可能移民的,因为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爱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韩远很抒情地朗诵道。

    妈妈被他那模样给逗乐了!

    “娇啊,按我说,有合适的项目,你就回国来投资,国内现在也大把的机会,比国外发展得更好呢!”妈妈说道。

    “妈妈,我们会考虑的,最近也在想回国投资的事情。”黎福泉马上说道,同时向韩娇使了个眼色。

    真不开窍,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笨丫头!韩远也朝着她无声地骂道。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餐。

    韩娇帮着妈妈收拾碗筷,韩远和黎福泉坐在茶几边,准备泡茶,两个孩子坐在小凳子上看电视。

    幸福的一家人,这才是天伦之乐。韩远心里想,要是家里天天有这么热闹就好了,要是谷妍和孩子能过来那这个家就完整了。

    水煮开了,韩远拿出茶业准备泡茶,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是家里打来的,韩远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泓儿痛苦的声音:“爸爸,我肚子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