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很充足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5本章字数:3112字

    家丑不可外扬,谷妍却把火烧到单位来了!

    这是韩远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谷妍怎么说也是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女人,怎么能做出如此泼妇一般的事情?她怎么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林甜?她这是犯法的!

    无知的蠢女人!

    韩远气得脸色发白,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但是,他知道,他必须处理,他必须收拾这个残局。

    冷静了片刻,韩远无比尴尬地黑着脸走了过去,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把拉起谷妍:“你胡闹什么?回家去!”

    说着就要把谷妍往外拉。

    谷妍却是奋力地挣脱了他的手,甩了甩头发,撒泼似的狠狠说道:“我要找你们领导!哪位是你们的领导,请站出来!”

    保安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地看着莫立群,不知道该怎么办?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刚刚走出电梯的莫立群。

    简振武嘴角挂着得意的笑,看着满脸羞愧却又无奈的韩远。心里想,好小子,你也有今天啊!

    “哪位是你们的领导,请站出来!”谷妍再次说道,声音提高了八度。

    “大家都散了散了,该工作工作去!”办公室刘主任出来解围,然后走到谷妍身边,“这里是报社,请你注意场合,有什么事儿我们到楼上办公室谈。”

    “你是谁?是领导吗?”谷妍丝毫不采地问道,“我要见你们领导,今天,我就要当面解决这个问题!”

    莫立群迈着方步走了过来,冷冷地看着谷妍。

    这就是韩远的妻子?他十分同情地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韩远,心里叹息着,老韩家一世家风严明,教子有方,怎么韩远却娶了这么一个女人?真是家门不幸。

    “我是莫立群,有事儿楼上说。”莫立群虎着脸说道,“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胡闹,像什么?这里是新闻单位,不是菜市场!”

    说完,莫立群就要转身离去。

    “等等!”谷妍紧追两步,“你是领导,好!我今天就找你。请问,你们新闻单位对于记者和管理人员私通破坏别人的家庭,你们管不管?”

    莫立群无比厌恶地看着谷妍:“有事办公室谈!”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

    留下一大厅的人,依旧在等着看热闹。

    办公室刘主任真是觉得棘手!这个韩远,怎么能弄出这么大的事情呢?这是要干嘛啊?

    林甜捂着脸,一直在委屈羞愧地流泪哭泣。

    韩远真想上去扇谷妍一个大巴掌!他妈的,闹什么幺蛾子!居然跑到单位来打人了!还打了一个无辜的人!

    可是,在这样一个场合,他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除了把谷妍拉走,他能干什么?伸手打女人,他是从来没干过的!

    可这个臭婆娘却是执意不走,还追着领导不放!实在是太丢人了!

    最开心的就是简振武了!他真是看得心里乐开了花儿!

    奶奶的,终于报了一巴掌之仇了!他妈的居然为了一个小记者打我的脸,现在好了,你的老婆重重的打了林甜的脸,也打了你的脸,还打了莫立群的脸!

    你不是莫立群弄进来的吗?这下子有好戏了!

    事已至此,不解决是不可能了。刘主任看了看韩远,又看了看林甜和谷妍,说:“上办公室吧!既然要找领导,那就到莫总的办公室去!”

    谷妍二话不说,马上走进电梯。刘主任拉了拉韩远,又示意林甜一起走进电梯里。

    简振武也跟着进来了,这出精彩大戏他怎么能缺席呢?

    小小的电梯里,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黑着的,除了简振武这个幸灾乐祸的。

    谷妍恶狠狠地瞪着林甜和韩远,然后昂着头高傲地看着电梯上变化着的楼层数字。

    林甜一直捂着脸哭泣,她觉得自己这是碰到鬼了,这么平白无故被打被羞辱!

    韩远咬着牙,真想找个窟窿钻进去,简振武脸上那邪恶的笑容,他看得清清楚楚,今天这一出是不是简振武主导的?不然谷妍怎么就找到林甜了呢?韩远真的很怀疑。

    电梯停在了十五楼,莫立群的办公室到了。

    莫立群黑着脸坐在沙发上,等着这群人进来。

    刚才他把这个事情大概分析了一下,就是找不到个缘由,韩远的妻子怎么会打林甜?难道韩远和林甜真的有事儿?可凭他对韩远的了解,又觉得不可能!

    现在,几个人都进来了,站在了他的面前。

    “都坐下,刘主任给大家倒杯水——”莫立群说道,“大家都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情,想好了再说,我不听那些啰啰嗦嗦的陈述。”

    莫立群一开始就把调子定下了,省得听谷妍这个泼妇女人的絮叨。

    谷妍狠狠地瞪了一眼林甜,指着她开口道:“她,勾韩远,韩远要和我离婚!我请领导为我做主!”

    韩远一听,大脑顿时轰隆作响!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扯到了一起,无辜冤枉人,真是岂有此理!

    莫立群盯着韩远,冷冷道:“是这样吗?韩远?”

    “不是!”韩远马上说道,“这事儿和林甜没有半点儿关系,我和谷妍之间是有矛盾,我是提出过离婚,但这是我的家庭内部矛盾,与其他任何人无关。对不起,给领导添麻烦了!”

    “既然是家庭内部矛盾,就应该在家里处理,而不是跑到单位来闹!这样造成的影响太恶劣!林甜,这事儿是不是和你有关,要说实话!”莫立群严厉地说道。

    “没有!”林甜哭着说,“我,我和韩部长根本没有任何事情!我也根本不知道他离婚的事儿!请莫总相信我!”

    莫立群马上说道:“好,事情先到这里。我会从外围进行调查,你们说的是不是事实,很快就会有答案!韩远,请把你的家属带回去!你为什么要离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希望你处理好你的家庭琐事,不要影响单位的工作和形象!”

    说完,莫立群转身回到了里间办公室里,再也没有出来。

    快刀斩乱麻!斩不了也要斩!都什么年代了,离婚还要闹到单位来?实在是可笑!

    韩远啊韩远,你有这么一个女人也是够了!

    外面,几个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傻愣愣地站着。只有简振武,从头到尾都在笑。

    林甜觉得自己就像被人扒光了衣服当街示众一样,羞愧难当!她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怎么在单位做人!她的泪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脸上火辣辣的疼……

    韩远十分惭愧地看着林甜:“对不起!”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真的没有想到!林甜真的太冤枉了!让她受了这么大委屈,承受这样的暴力打击,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对不起”,他还能做什么?

    “对不起?你居然对她说对不起?”谷妍冷笑道,“是啊,我打了她,你觉得对不起她!可是,她破坏了我的家庭,勾我的男人,你们谁对得起我?啊?”

    韩远恨恨地看着谷妍:“你闹够了吗?你满意了吗?我们之间的事情,与任何人无关!请你别伤及无辜!回家吧!”

    “与任何人无关?回家?韩远,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过去!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就是她破坏我的家庭!就是她弄得你要和我离婚!我不会放过她!”谷妍恶狠狠地盯着林甜,大声说道,“你们领导就是这样领导你们,你们的单位就是这样纵容你们的吗?啊?这样无耻无德的人还能当记者?还有资格来传播什么正能量?天大的笑话!”

    谷妍故意大声说话,就是要让莫立群听到。

    什么狗屁领导,就是这样解决问题?

    “对不了起,请你们回家解决!”刘主任赶着谷妍往外走,“这里是单位,你已经影响到我们的正常工作了!”

    韩远觉得真是够了!这个女人,太让人恶心了!她就是故意要把问题闹大,要弄得全世界都知道!她就是要让他韩远身败名裂!

    可是,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她不想离婚,又要这么闹?她究竟想要怎样?

    谷妍还是不想走,还想继续吼,继续骂林甜。刘主任把她拉进了电梯,直接送到了大门外!

    “韩部长,你们自己回家解决好!”刘主任说道。

    韩远捏紧拳头,咬着牙根。如果可以,他真想狂揍这个该死的女人一顿!

    丢人现眼到大街上了!这下好了,还让他怎么在单位做人?本来他就是一个半路出家到报社的人,在这样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单位,他本身就不受人待见,现在再闹这么一出,他还怎么待下去?还怎么有脸面待下去?

    还有林甜,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儿,凭什么被你这么侮辱?你凭什么跑到单位来打人家脸?谷妍,你有辱一个知识分子的身份!你就是一个让人厌恶的市井泼妇!

    她这样是要彻底作死!

    “谷妍,算我求你,回家去,有事儿我们回家谈!”韩远强忍愤怒无奈地说道。

    “回家谈?谈什么?离婚?怎么分财产?儿子跟谁?”谷妍冷冷地反问道,“韩远,我说过,你死了这个心!你可以矢口否认你和那个小妖精的事情,但是,我绝对不会成全你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说完,谷妍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