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不偿失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159字

    韩远茫然地站在门口,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站在韩远身边的刘主任接到了莫立群的电话:“让韩远上来一趟。”

    刘主任叹了口气,很同情地看着韩远,轻声道:“莫总让你去一趟。”

    韩远点点头,“谢谢,我一会儿就去。”

    他知道莫立群会找他,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感觉自己没脸面对莫立群。

    来到莫立群的办公室,韩远觉得自己像个罪人。

    莫立群曾经跟着韩远的爸爸干过一段时间,那是韩远的爸爸从北京回到海州的时候。老爷子在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莫立群那时候是省委宣传部的一个科长,正好在老爷子的手下,深得老爷子的喜爱和器重。

    所以韩远退伍回到海州,莫立群为了感谢老领导当年的培养,同时也觉得韩远是个不错的能干事儿的人,所以才举荐招到了海州报业,而且给了他一个人力资源部副部长的职位,虽说没什么权力,但好歹能够享受到副处级的待遇,也不枉韩远作为一个团职干部退伍。

    海州报业经过多次改革,已经完全是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管理。

    韩远不是转业,不是省人事厅安排下来的干部,在海州报业属于聘任制的副处级,属于海州报业集团内部管理的干部。

    最高领导范总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大为恼火,已经第二次打电话责问莫立群,这让莫立群也很尴尬。因为韩远是他一手举荐到范总跟前的,是他拍着胸脯保证而弄进来的,现在整出这么大的事情,他也无法向范总交代。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公职人员身上,那是一定要进行行政处理的。如果调查之后事情属实,那是道德作风败坏,要降职或者是党内警告处分;如果不是这么回事儿,也要进行口头警告处分。

    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影响太恶劣!

    莫立群知道韩远这个时候很难过,很无助,可这事儿是由他引起的,是他的老婆胡闹而造成的,他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莫总,对不起!”韩远检讨道,“我知道这个事情对单位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我接受单位的任何处分!”

    莫立群叹了口气,走过去把门关上了。

    “坐吧!”莫立群对韩远说,还给他倒了杯水,“先喝点儿水。”

    “谢谢——”韩远感激地说道,内心却是愧疚得不行。

    莫立群坐在沙发上,而不是坐在他的大班椅上。他看韩远还杵在那儿没坐下来,再次说道:“怎么着,连坐下来的勇气都没有了?”

    韩远在莫立群的对面坐了下来,双手无助地交缠在一起。

    他知道莫立群要说什么,但是心里又没底。

    “韩远——”莫立群看着韩远,惋惜地说道,“我没想到你居然娶了这么一位妻子,这让我深感意外。你为什么想离婚,我不问也大概知道了七八分。上次集团到处传你和林甜的事情,我一直不相信,因为我相信你的为人,你不会干这样的事情。今天,你的妻子居然把这个事情闹到了单位,韩远,我依然选择相信你,但是,这个影响已经无法挽回了。”

    莫立群的话说得很慢,也很委婉,但是,韩远听来依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让他无地自容。

    他无奈地看着莫立群,说:“谢谢莫总理解。我还是要对您说声对不起!是我没有把家庭关系处理好,才导致了这件事情的发生,给单位造成了如此恶劣的影响。林甜的事情,我知道,我现在有口难辨,我和她之间真的任何事情都没有,让她无辜承受了这样的打击和恶名,我实在是抱歉!我会单独向她赔礼道歉。至于这件事情对单位造成的影响,我听从领导的处理,我接受任何的处罚。”

    “韩远啊,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家事缠身,对工作也造成了影响。单位的意思是,你先回家把事情处理好,把家事处理好,再考虑工作。家是男人的后方,后方不稳,后方着火,男人是不可能把前方的事业做好的。就好比战争年代,后方的稳定是前方的保障。你是军人出身,这点你比我更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的家庭矛盾,我就不做过多了解,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处理家庭关系,化解家庭危机,稳住后方,稳定情绪,这是我们男人干事业的基础。”莫立群说道。

    韩远只能不断地点头:“是的,谢谢莫总,谢谢。”

    韩远也听明白了,莫立群是让韩远暂停工作,回家处理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他本来就是聘任制的工作关系,海州报业一句话就能解除这个工作关系,分分钟都能把他扫地出门!

    想到这里,韩远心里有种悲哀涌起,也有股悲壮在升腾,他想现在就辞职走人!与其在这里被人看不起,被人当笑话看,还不如头也不回地走人!

    可是,辞职了他去哪儿?他又能去哪儿?他要干什么?他又能干什么?

    韩远不知道。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部队在机关工作,习惯了朝九晚五的稳定生活,真要跳进海里自个儿去折腾,他能行吗?他能找得到方向吗?他会不会被海浪拍死在沙滩上?

    他不知道。

    前路渺茫,未来没有方向。

    可是,留在海州报业呢?他今后还怎么做人?别人会怎么看他?和林甜的关系能说得清楚吗?

    想到简振武那个邪恶的笑,想到大厅里那么多人拿异样的眼光看着他,想着林甜那无比痛苦的表情,想着自己将来在这个大院里将要面对的各种议论,韩远的心瞬间变得无比坚强起来!

    辞职!辞职!辞职!

    只有这一条路!就算是逃避也好,他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他不想再面对这么多人异样的眼光了!他不想在这个本来就不属于他的地方干了!

    他不想了!

    与其等着别人来开除他,还不如自己提出来,这样至少在心理上自己是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

    咬咬牙,韩远坚定地看着莫立群:“莫总,谢谢你把我引进到海州报业,感谢你一年多的关照和关心。今天的事情,我自知对单位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影响,这个责任我必须承担!所以,我自动请辞,请莫总批准!”

    莫立群吃惊地看着韩远,他没想到韩远居然这么快就提出辞职!

    他没有要赶韩远走的意思啊!虽然范总对这件事情很生气,很严厉地责问了他,可他也没有打算要开除韩远啊!这事情虽然影响很坏,但也不至于到要开除的地步。

    集团有规定,不是给集团造成巨大损失和不可挽回的巨大影响的事情,是不会轻易开除任何人的。虽然集团有这个权力,对于内部聘任的干部和职工,可以自行解除劳动关系,但是到目前为止,集团还没有动用过这个权力,没有如此严厉地处理过任何一个员工。

    “韩远,你考虑清楚,不至于这么快就做出这样的决定!”莫立群说道,“范总那儿我会去做解释,你的事情虽然影响不好,但不至于辞职啊!”

    韩远知道莫立群是好意,当然不会说直接开除他,但是,他自己知道这个事情造成的影响已经无法挽回,他走是最好的选择。

    “谢谢莫总,我已经决定了!范总那儿,我就不再去请辞了,请莫总代为转告,谢谢范总,谢谢集团所有领导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韩远十分感谢!”韩远说着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韩远,你等等——”莫立群马上起身说道,“辞职不是小事,我劝你还是三思而行。先回家把事情处理好,回头再说。我这里先不把你的想法往上呈,你先回去吧,一定要冷静,冷静才能处理好事情。不管你的家庭有多大的矛盾,都要在冷静的情绪下来处理,是分是合,都要慎重考虑。婚姻家庭不是男人的全部,但却是人幸福的基础。”

    莫立群这话说得很真切,听得韩远很感动,眼里差点儿就潮湿了。

    现在这个社会,难得有几个人真正关心他人的疾苦,在意他人的幸福。莫立群这是真心关心他,为他好。

    他感动地握住莫立群的手,说:“谢谢莫总,我谨记在心。我先走了!”

    莫立群点点头,心里却是无比同情韩远。

    他真的想不明白,韩远家教很好,为人正直,事业也不错,怎么就在挑选伴侣的时候出现了这么大的偏差,选了这么一位没有教养没有品性的女人结婚?

    男人真正成功的标志有两点:一个是拥有一份成功的事业,再者是拥有一位贤惠的好妻子。

    成功的事业是很多男人的追求,功成名就,财务自由,这是一个男人成功的首要条件。

    拥有一位好妻子,婚姻幸福,家庭圆满,这是一个男人幸福的基础。

    现在社会评价一个男人的成功,往往只注重第一点,只在意事业的成功,而忽视了家庭的幸福。

    莫立群觉得韩远拥有这样一位妻子,是不可能幸福的,这辈子他要是不能摆脱这个女人,他将永远与幸福无缘,这是很悲哀的。

    而家庭不幸的男人,没有一个好妻子的男人,事业上要想成功,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后方不稳,前方不定。

    除非韩远能碰到另外助他起飞的女人,而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