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细地看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254字

    谁跟他提“回家”两个字,他就跟谁急!他没有家,没有!

    他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可怜虫!他现在无家无业,他就是一个浪子!他要去浪迹天涯!他再也不想回那个家,再也不想回那个单位了!

    韩远虽然有些醉了,可是,他这话却是来自内心的!

    阿蓝虽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儿,但看得出他很痛苦,很无助,他拒绝回家。

    “好,不回家,那我送你去哪儿?”阿蓝搀着他问道。

    “不,我不要你送,我自己走,我有车,我自己走!”韩远坚决地说道,“别送我!”

    说着他用力地挣脱了阿蓝,一个人走到了门口,只是脚步不稳,一个趔趄靠在了门框上。

    “哥,你别较劲了,你这样不能开车,警察逮住你,你得坐牢!”阿蓝说道,“听话,我送你,你去哪儿我就送你去哪儿,好吧?”

    “哈哈,坐牢?”韩远突然大笑道,“坐牢好,坐牢好!我喜欢坐牢,坐牢无忧无虑啊,世上唯有坐牢好,烦恼都忘了——”

    说着,他又踉跄着往外走。

    服务小姐拦住了他:“对不起,您还没有买单。”

    阿蓝跟上来,服务小姐马上说道:“蓝总,他,他没买单。”

    “他是我哥,这顿我请了,记我账上。”阿蓝说道。

    丽晶酒楼的管理很严,打折免单都要有楼堂经理签字,除非蓝总亲自出面。

    “是!”服务小姐马上到前台拿过账单让蓝总签字。

    阿蓝签了字,却发现韩远已经下楼了!

    她马上来到地下停车场,韩远已经踉跄着走到了自己的车边,就要拿钥匙开车门。

    “哥,哥——”阿蓝拦住他,“你的车在这儿,在这儿!”

    阿蓝把他扶到了她的车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他坐了进去。

    “呵呵,好——”韩远笑道,“好啊,从此做个自由人,彻底的自由人——”

    阿蓝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给他扣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就要开出去。

    可是,要把韩远送去哪儿?

    “哥,你想去哪儿?”阿蓝问道。

    外面依然下着大雨,风也依旧呼呼地刮着,这样的天气,除了回家,能去哪儿?

    “哈哈,我,我想去,世界的尽头,我,我想去,流浪——”韩远笑哈哈地说道。

    阿蓝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酒话。但也只能当做酒话来听。

    “哥,我送你回家吧!”阿蓝再次说道,只能回家了。

    “不!我说过我不回家!不回家!我再也不想见到那个可恶的凶恶的女人!我再也不要见到她!”韩远马上吼道,“你下来,我来开,我来开!”

    阿蓝被他吓了一跳,好像韩远的酒都醒了一半,难道他真的没醉?

    “好好好,不回家不回家!”阿蓝马上说道,“我来开,你去哪儿我就开到哪儿——”

    大吼过后的韩远看着阿蓝,突然间崩溃地哭了起来——

    他压抑地趴在车子的前台上,无声地哭泣着,泪水滂沱而下。

    那种被压抑着却又撕心裂肺般的哭声,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听得阿蓝心碎一地!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男人的哭,是一种撕裂的美,是震撼人心的发泄。

    看着韩远哭泣的样子,阿蓝的眼里也不知不觉有了泪。她心疼韩远,她是那么心疼他,他的委屈无助伤痛就像是发生在她身上一样,她感受得那么真切那么强烈。

    他说他不想回家,不想见那个凶恶的女人,一定是夫妻吵架了!矛盾爆发了。

    可夫妻吵架至于让他如此伤心悲痛绝望吗?不,一定不仅仅是这样。

    阿蓝知道他刚刚失去了父亲,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又发生家庭矛盾,是不是因为这两件事情弄在一起他才这么伤心的?

    阿蓝猜不到韩远究竟遇到了多大的事儿,但是,她看得出他的痛苦。

    她心疼地把韩远抱在怀里安慰道:“哥——我理解,不管你遇到什么事儿,我都会陪着你,会在你身边支持你——”

    这个时候韩远的内心是无比脆弱的,听到阿蓝这么温情这么贴心的话,伏在她无比柔软无比温暖的怀里,韩远感觉自己进入了最舒适的港湾,最温情的怀抱——

    一种温暖从心里油然而生。

    他紧紧地抱住阿蓝,把头深深地埋进了她那最具母性光辉的地方,泪水依旧滂沱而下——

    他从未如此哭过,更未在女人面前哭过。可是,这一刻,他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把这么久压抑在心里的悲痛委屈无奈全部都发泄出来了!太他妈的悲催了!

    “哥——”阿蓝抚摸着他浓密的短发,就像母亲疼爱着自己的儿子那般温情,“哭吧,哭出来你就好受了——”

    韩远发泄了一阵,终于停下来了,大脑也变得清醒了,刚才的酒劲儿好像过去了一大半儿。

    阿蓝依旧搂着他的脑袋,心疼地在他的头发上、脸上不停地抚摸着,安抚着。

    阿蓝的这份温情,瞬间唤起了韩远心里的柔情。酒精的作用下,他的身体已经有些燥热,他感觉自己压抑着的激情和渴望又在燃起,身体里那些感情的因子又在不安分地跳跃起来——

    “哥——”阿蓝轻轻在他的额头吻了吻,无限柔情地唤道,“哥,我爱你,真的爱你——你的痛苦让我心碎——”

    韩远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阿蓝。

    眼前的阿蓝梨花带雨,表情忧伤。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盈盈的泪花,丰润的双唇,好看的下巴,尤其是那双莹润的眼睛,无限柔情地看着他。看得他的心瞬间就融化了,陶醉了!

    他曾经拒绝过她,拒绝过她的柔情蜜意,拒绝过她对他的爱。

    可是,这一刻,他内心升起一股巨大的勇气!他要她!他爱她!他要爱她!

    他无法抗拒自己的内心,他是那么需要她,他希望得到她爱的滋润,他渴望能够释放自己!他太需要爱太需要女人了!

    曾经他不敢越雷池半步!那是因为他心里始终惦念着那个家,装着那个女人,因为他也曾经是那么爱她,把她当做生命中的宝贝。

    可是,他现在不惦念那个家了!他心里不再装着那个女人了!他再也不爱她了!她再也不是他生命中的宝贝了!

    他要离婚!他要离开那个带给他痛苦和噩梦的女人!他要离婚,他要离开那个让他绝望的坟墓般的家!

    他要重新选择自己的生活!他要重头来过!

    “妞儿——”韩远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也爱你,宝贝儿——”

    哦!这句话听得阿蓝顷刻间就醉了!幸福得醉了!她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

    “哥——”阿蓝泪水涟涟地喊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上次在绿野山庄的会所里,他是那么决然地拒绝了她,不给她丝毫的念想啊!当时,她是多么伤心多么遗憾多么难过啊!

    “嗯——真的,我爱你,妞儿,真的爱你——”韩远紧紧地抱着她,动情地说,“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最有女人味最有智慧的女人,是我心里最敬重最爱慕的女人——”

    “哥——”阿蓝激动得哽咽了,她还想开口,韩远一个激吻,牢牢地锁住了她的唇——

    哦——阿蓝陶醉地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他的吻就像狂风骤雨,猝不及防,却又是那么深入骨髓,让人全身心都融进了幸福的麻醉里!

    阿蓝尽情地迎合着他,两人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吻得不能自已,吻得大汗淋漓……

    “妞儿,我要你——”韩远无法自控地说道,手不由得就探入了她的衣服内。

    哦,不!这里不行!阿蓝的大脑还是清醒的,这里是酒楼的停车场,虽然今天食客少,但依然有很多车停在这里,这里是不安全的,也是不能够久留的地方。

    “不,哥,不行!”阿蓝马上坐直了身体,呼吸急促地说道,“这是车场,不可以!”

    “那,我们换个地方——”韩远激动地说道,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现在要他刹车,就像要了他的命一样!

    不能这么残忍!

    阿蓝抿着嘴,无限柔情地看着韩远,然后咬着他的耳朵柔柔道:“哥,去我家吧!”

    “好!”韩远点点头,现在就是要让他下地狱,他也认了!只要能和他的妞儿在一起,只要能让他爱她,哪里都是天堂!

    阿蓝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手都在发抖。

    刚刚全身的细胞都被韩远激活,这会儿要强压下去,要开车,着实有点儿难受。

    但是,她还得忍着把车开回家去。

    从这里到她家里大概二十分钟路程,平时觉得不远,这会儿却感觉太远了,时间太长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妞儿,我来开吧!”韩远说道,这么一折腾,他已经不醉了,酒醒了。

    “不,我来开,你这样不能开车!”阿蓝说道。

    韩远的手轻轻滑过她嫩滑的手臂,柔情道:“行,别分心啊!好好开!”

    阿蓝心头一颤,娇媚地瞪了韩远一眼:“讨厌!”

    说完踩下油门车子开了出去。

    一路风雨交加,阿蓝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车里放着最柔情最经典的音乐《Unchained Melody》——

    一路柔情四溢,一路温情弥漫,听得两人的心都颤巍巍地在抖动,无法自已,一路上,韩远紧紧地握着阿蓝的右手,一刻也不曾松开……

    车子终于开到了阿蓝的别墅外面,她按下车载遥控器,车库门自动打开,车子缓缓地开进了车库里,车库门又慢慢地降落下来。

    车子停好后,阿蓝软软地倒在了韩远的怀里——

    韩远一把抱起她,下了车,走进电梯,迫不及待地吻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