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憋出病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237字

    第二天早上,杜秀青先醒来。

    看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大云……”她趴在他的身上,柔柔地喊着,“你直接回下林去,我让司机过来接我!”

    “呃……”朱大云似乎还在梦中,他翻了个身,又把杜秀青压在了身下。

    “别,大云,该上班了!”杜秀青阻止他。

    “不,再让我爱一次,爱一次……”他含着她的花蕾说道。

    两人很快又完成了一次狂热的爱之旅,让彼此的灵魂再次出窍了!

    杜秀青无法再赖在床上了,她立刻起床穿衣洗漱,临走前,她拍了拍朱大云的脸,说:“我先走了,你也快点,不然要迟到了!”

    “迟到就迟到……”他心里想,如果能和你长久地在一起,我就不要工作又怎样?他哼哼着依旧躺在被窝里没动。

    “听话,快点起床,早点回下林去,好吧?”杜秀青捏了捏他的鼻子说。

    朱大云抓住杜秀青的手,睁开眼睛看着她。

    杜秀青已经收拾妥当,还化了淡淡的妆容,皮肤白里透红,显得精神很饱满。

    “青,跟你说件事儿……”朱大云看着杜秀青的眼睛说。

    “嗯?什么事儿,你说?”杜秀青猜不到朱大云这一大早的要对自己说什么。

    “我……我舅舅一直在人大那儿呆着,有机会的话,你把他调出来,也能为你所用的,我舅舅工作能力和为人都很不错,只是受到了离婚的影响,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朱大云叹息地说道

    “有机会的话,我会考虑的。”杜秀青说,“你舅舅过五十了吗?”

    “明年正好五十,还可以再干一届。”朱大云说,“希望你能给他这个机会,他在人大那儿太屈才了!”

    “呵呵……好,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你放心。快起来吧,懒虫!”杜秀青笑着说。朱大云还从来没有跟她求过什么,包括他自己的事儿,都是杜秀青自愿帮他的,他从来没有向她要过。

    这次主动向她提起他舅舅的事儿,估计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吧!当然,对于朱大云的这个请求,杜秀青是不会驳朱大云面子的。王建才一直在人大,她当然知道,其实,朱大云不说,她

    也在心里考虑到了王建才,只是还没有到合适的机会,没有合适的位置。一旦有时机,她会让王建才出山,成为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她相信王建才是个信得过的人。

    得到了杜秀青肯定的答复后,朱大云很欣慰地抱着她,再次深深地吻了吻她,然后看着她走出了房间。

    直到听到杜秀青的脚步消失,同时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他才起床洗漱。

    站在镜子前,朱大云看着自己,在心里告诫道:为了女人,为了事业,朱大云,你也得奋起了!不能沉醉在温柔乡里而迷失了自己!别忘了,当年杜秀青是因为什么而离开了你!就是因为前

    途啊!因为你不能带给她想要的前途!那么现在呢?现在你能带给她什么?她已经比你有出息,比你有地位了!你要是不能奋起,不能迎头赶上,你还有什么脸面去爱她?还想和她重新结合

    ?那不是做梦吗?!

    想到这里,朱大云的心里又涌起了力量,他必须要好好奋斗,好好努力!

    他收拾好了自己,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来到楼下,开上车,一路朝下林开发区疾驶而去。

    ——————————————————

    丁志华在交出那五万块钱之后,周末就开始闭门不出了,再也没有和周卢坤联系了。

    方鹤翩看着他果真不再出去了,心里也就放心了。但是,杜秀青的工作却是异常地忙碌起来,周末很少在家里,一般都呆在办公室。

    周六一整天,丁志华也没有出门,只是到楼下来吃饭,然后就回到三楼他自己的房间里去了。落寞和失意写在脸上。

    这也难怪,丁志华过了一个多月纸醉金迷的奢侈生活,这突然间要急刹车,心里上定然是很难适应的。

    丁志华躺在床上,想着此前一个月的潇洒生活,内心还是有些不舍,依然有隐隐的渴望。他在想,如果自己不是县委书记的丈夫,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憋屈和窝囊?是不是就能过自己想要的生

    活了?为什么别的男人都能出去潇洒,偏偏自己出去一下就是别人利用被人暗算呢?还不是因为自己是杜秀青这个女人的丈夫!可是,外人只知道他沾了杜秀青的光,挂着县委书记丈夫的头

    衔。可是,有谁知道,他内心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作为一个女县委书记的丈夫,他觉得自己没有沾到杜秀青任何的好处,一没有升到官,二没有发到财,三没有在外面养女人……可是,他

    被她限制约束和压制着,却是实实在在的。这就是他活得窝囊的原因。

    现在可好,他出去放风了一个月,刚尝到了作为男人的一点甜头,突然间这一切又消失了!而且他还莫名其妙地陷入了别人的圈套!如果有人真对他事先做了手脚,那么他还将面临着更大的

    灾难!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就像做梦一样,一场梦醒来,发现现实是那么残酷,残酷到他现在都不去面对,甚至不敢外出了!

    还有比他更悲催的男人吗?他觉得没有!娶了个位高权重的女人,没有消受到她的任何好处,却惹来了 一身的骚!真是越想越憋屈!

    丁志华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他真怕某一天,自己突然间就掉进了别人的陷阱里,那真是奇耻大辱啊!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勇气活下去。

    在楼上憋屈了一天了。周日,丁志华照样,还想这样足不出户,呆在楼上闭门思过。

    可是方鹤翩看着丁志华突然间变得这么沉默寡言,而且把自己封闭起来,她的内心又开始不安了。儿子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整天不说一句话,也不下来活动活动,这样下去,非

    憋出病来不可。

    吃完早饭,丁志华又要返回三楼。

    方鹤翩却叫住了他。

    “志华,今天你带着子安出去活动活动,去溜旱冰,子安很久都没去了,你带着孩子去,你自己也去运动一下,老呆在家里也不好。”方鹤翩说道。

    子安已经放寒假了,每天除了跟着爷爷奶奶去买菜,就是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儿,偶尔跟到丁志娟家里去,和丁志娟的儿子玩玩,一个人显得很孤独。

    子安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听奶奶这么一说,立马高兴地跳了起来:“好啊好啊,我太想去滑冰了!我要去,我要去!”

    说完就跑到房间里去拿溜冰的装备了,他还不忘把妈妈那套也拿出来。

    “爸爸,妈妈这套你也可以穿,那个鞋子是可以调节放大的!”子安说道。

    丁志华有些不愿意地看着方鹤翩,没有吭气。

    他真不想陪子安去溜冰。这个运动本身他就不太会,从来没溜过,再说,他一个人也很少带着子安出去玩,总感觉这个孩子和自己不贴心。没有那种做爸爸的骄傲之情。

    “去吧,志华,带着孩子出去玩玩。这放假了,老是让孩子猫在家里,太对不起孩子了!”方鹤翩有些心疼地看着子安。

    放假了,别家的孩子都有父母陪着,出去散心,旅游,可是,秀青那么忙,志华又不想出门,方鹤翩自己的身体又不是太好,现在根本就经不起折腾。所以,她总觉得自己的宝贝孙子很孤独

    ,没人陪,感觉对不起这个孩子似的。

    可是丁志华却不这么想。他觉得杜秀青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整天就知道忙工作,从孩子出生后,她就开始当官了,从幼儿园的园长开始,一直到现在的县委书记。她把工作看得比什

    么都重要,为了工作,可以不管这个家,不管唯一的宝贝儿子,似乎工作就是她的命!所以,丁志华就更不愿意带着子安出去玩了。

    但是,面对妈妈的这个请求,丁志华却是不忍心拒绝。

    这个家里,他最听的就是妈妈的话。一般妈妈让他干嘛他就会干嘛,从来不会抗拒的。

    “妈,我今天真不想出去!”丁志华说。

    “志华,听妈妈的话,好吧,带着子安出去滑旱冰,去旱冰场,那儿不冷,活动一下,锻炼身体吗!”方鹤翩说道。

    “……”丁志华真是不愿意,可是面对妈妈,他却不好再抗拒了。

    “好吧!”他勉强道,“我带着子安去,但是我不滑冰。我看着你滑就好了!”丁志华说。

    子安虽然有些失望,但是能去滑冰他还是很开心的。子安自己背起溜冰的装备,就要出门。

    “等等,我换件衣服。”丁志华说。

    “唉,你快点啊!”方鹤翩说道,这本来就起得晚,现在都快十点了,再不去上午就算是过去了。

    丁志华换好衣服下来,子安已经站在院子门口等着了。

    两人出门去,拦了一辆人力三轮车,来到了溜冰场。

    子安来过几次,已经有经验了,他换上滑冰的装备,一下子就滑到场子中央去了。

    丁志华则坐在一边,神情落寞地看着里面转来转去的人影。

    子安高兴地滑着,就像一条鱼儿在水中快活地游来游去。

    突然间,子安看到那个请他吃肯德基的朱叔叔!还有那个和他一样大的朱天亮!

    他高兴地滑了过去,看着朱大云的背影就喊了一声:叔叔!

    这一声叫得朱大云的心都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