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信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218字

    韩远把韩娇送回了妈妈家,一个人来到了江边。

    他已经无家可归了,也不用再回单位,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流浪汉。

    风停了,雨住了,大地一片湿淋淋的,城市里被台风肆虐后的痕迹那么明显。江边的一棵小榕树居然被连根拔起。

    市政工作人员正在把小树扶正,并且用木条支撑加固,重新给小树以生命。

    每次台风之后,都有这样的现象发生。

    江边的风依然比较大,韩远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

    难得江边有这么寂静的时候,除了抢险的工作人员,再无其他人出来漫步。

    韩远靠在栏杆上,看着滔滔的海河水,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两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第一个是找工作。

    第二个是和谷妍离婚。

    找工作不是那么容易,他也并不十分着急。因为他依然有收入,他还领着部队团职干部八成的工资,享受着部队的退休养老和医疗,这比地方上普通的正科级干部收入福利要可观多了,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不能这么闲着,否则会闷出病来。

    那么,找什么样的工作?韩远必须得在重新给自己定位。

    人到中年,不是什么工作都能干的。找个合适自己的不是那么容易。

    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和谷妍离婚,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问题。

    韩远可以肯定,谷妍是坚决不会离的,她是一个报复性很强的女人。去他的单位闹,就是她绝情的表现,她恨他,就要搞臭他,不让他好过。

    很可怕的女人。

    要想和谷妍离婚,只有一条路,走法律程序。

    关键是儿子的抚养权,韩远想要得到儿子,估计谷妍会和他拼命。

    想到这些,韩远觉得心乱如麻。似乎无从下手,只能坐以待毙。

    这种感觉很让人绝望,就像面对死亡而无能为力一样。

    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就是阿蓝,这个重新走进他心里的女人。

    昨晚那一夜爱的滋养,让他释放了压抑在心里的委屈和渴望,身心得到了片刻的舒缓。

    阿蓝,谢谢你!韩远在心里说道,你是我现在唯一坚持下来的希望和动力。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会好好的去努力。

    可是,他瞬间又觉得不可能。

    以他现在的能力,以他现在的处境,他拿什么去爱阿蓝?他又凭什么去爱阿蓝?他何德何能配拥有她的爱?

    韩远啊韩远,难道你要做个吃软饭的男人吗?你要依靠阿蓝的资产去生活吗?你想成为一个女人的附属吗?或者是彻底做阿蓝的床上用品?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从来不依靠女人,他从来不花女人的钱!这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尊严。

    虽然他现在没有工作,可他曾经是个军人,一个顶天立地的铁骨铮铮的男人!

    无论如何,他都要从头再来!为了自己,为了儿子,也为了阿蓝,他必须做一个有用的男人!

    韩远对着江面大吼一声,手臂使劲儿拍在了栏杆上,顿时麻麻的疼!

    是啊!疼!就像他的心一样,疼!

    韩远转过身,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突然,他看到了远处的有个身影,正在沿着江边走过来。

    林甜!

    韩远的身体不由得怔住了!

    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之后,他居然没有想到给林甜一个电话,没有给她一句安慰和道歉,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无端让这个弱女子遭受这样的侮辱和打击,韩远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人家。

    他默然地走了过去,发现林甜的黑眼圈是那么严重,脸色十分苍白,右边的脸颊还有点儿红肿。谷妍下手太狠了。

    林甜也看到他了,眼睛里瞬间就有了泪,她转过身,想即刻逃离这里,她不想看到韩远!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为什么韩远的老婆要这么对她?虽然她知道这不是韩远想看到的,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啊!让她一个未婚甚至连恋爱对象都没有的小女子今后如何见人?如何在海州报业待下去?韩远的妻子这么一闹,不仅毁了她的名誉,也毁了她的工作!

    她恨韩远的妻子,也恨韩远。

    “林甜——”韩远快步走了过去,十分愧疚地说道,“对不起——”

    似乎除了对不起这三个字,他没有别的能说了。

    可是,这怎么能是一声“对不起”就能解决的事情呢?

    林甜的肩膀不可抑制地抖动了起来,她无法忍受内心的委屈和伤痛。

    昨晚她一夜未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也想找韩远,可是,找他有什么用?他能怎么办?被毁的名誉能追回来吗?海州报业的影响能消除吗?

    什么都不能!

    她压抑得要死,想一个人到江边吹吹风,释放一下自己,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韩远。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现在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韩远!

    一个把后院之火莫名其妙烧到她身上的男人!太可恶了!

    虽然他曾经帮助过她,可是,从他老婆打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心里恨他了!恨死他了!

    听到韩远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她的泪无声地滑过脸盘。

    “对不起?”林甜缓缓转过身,泪流满面地看着韩远,咬着牙冷冷道,“这是对不起能解决的问题吗?”

    看着眼前如此痛苦的林甜,韩远十分难受,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林甜,我,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殃及到了你,让你遭受了这样的打击,现在除了对你道歉,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韩远十分惭愧地说道。

    “你为什么不管好自己的妻子?我和你有什么?你为什么不说清楚我们之间的事情?上次在这里你的妻子误会了我之后,我就说要去解释,你说不用。你为什么不好好化解那次的误会?是不是因为那一次她看到和你在一起漫步,就把我当成了破坏你们婚姻的第三者?”林甜流着泪怒斥道。

    韩远无奈地仰天叹气:“是的,她就是这样一个多疑的人,我跟她说过你只是我的同事,我和你之间什么事儿都没有,可她就是不信!只是没想到她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来,真的对不起——”

    “你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交代,我怎么办?我的名誉我的工作,什么都没有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林甜依旧流着泪说道,她从来没有这么难过这么痛苦过,她觉得自己这是走到了绝路上!

    如果说她真的和韩远之间有什么,那她也就认了!可她偏偏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无端受这样的侮辱和打击!这是活生生的人生伤害!她要通过法律途径来起诉韩远的妻子,让她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从而挽回自己的名誉!

    “对不起,我知道你很难受。”韩远难过地说道,“你想让我怎么做,或者说怎么补偿你,我都会答应你。”

    “补偿?”林甜更加生气地说道,“你觉得你应该怎么补偿我?我的名誉被你妻子毁了,我的工作没有了,你要怎么补偿?你补偿得起吗?”

    “我——我尽我最大的能力补偿你!”韩远说道,“只要你满意就行。”

    “我不满意!”林甜大声吼道,“我要你的妻子当着海州报业所有人的面向我赔礼道歉,挽回我的名誉!否则我就到法院去起诉她!”

    韩远十分惊愕地看着林甜。

    他没想到平时温顺得像只猫一样的林甜,也有如此暴怒可怕的时候!她想要谷妍当着全海州报业的人给她道歉,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谷妍绝对不可能这么做!就算是要道歉,也只能由他韩远道歉,可他的道歉能有什么用?能挽回她的名誉吗?别人能信吗?

    那么,她要是坚决想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谷妍只能面临着吃官司了,而他也是这个连带的责任人。到时候就真的会弄得满城风雨了。

    可这是林甜的权力,她可以这么做。

    可是,韩远还是不希望这个事情发生,虽然他很讨厌谷妍,决定要和她离婚,但是,她依然还是他法律上的妻子,是和他无法分割开的。

    “林甜,你的要求是正当的。但是谷妍不会给你道歉,我当着全海州报业的人给你道歉吧,这个事情也是因我而起,最终的责任在我。”韩远无奈地说道。

    “不!一定要她亲自到单位当着所有的人给我道歉,是她做的事情,她必须承担,这事儿由你而起,你也要道歉,这样才能挽回我的名誉——”林甜恨恨地说道。

    “好,我尽量,我如果能够说服她去给你道歉,我一定做到。只怕我无法说服她——”韩远无助地说道,“林甜,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的家庭矛盾会把你无端牵扯进来,真的真的很惭愧,很抱歉!如果你一定要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挽回形象和损失,我也接受,这是你的权力。”

    林甜一直在哭泣。

    刚才她十分愤怒,把昨天受到的所有伤害和委屈都对着韩远发泄了!

    现在看着一脸伤痛无助的韩远,她明白了,韩远也是受害者,他也是那么的痛苦,也是无法发泄自己心里的压抑,才会到这里来漫无目的地走。

    她向来是一个心地很善良,心肠很软弱的人。何况眼前这个人还曾经对她有恩,曾经救她于水火,她怎么能够如此对他大吼大叫呢?她觉得自己这样对韩远太残忍了!

    可是……她要是不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正名,难道就白白承受这样的侮辱和打击?

    她无助地趴在栏杆上嚎啕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