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她带来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029字

    只听得子安“啊”的一声惨叫,就晕倒在地上!

    “子安,子安……”杜秀青的心一瞬间就跳出了胸口,惨叫着扑了过去,“子安……”

    丁志华也从凳子上一跃跳了过来,他抱起已经晕倒的子安,立刻往外面冲去。

    方鹤翩和丁光信还在厨房里整理着,听得外面的惨叫声,都冲了出来,却看到子安的脸已经血肉模糊了!

    “啊,我的子安啊……”方鹤翩惊魂未定地狂冲上来,拉着丁志华的手,声嘶力竭地喊道,“子安啊……”

    杜秀青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颤抖,心早就破碎成一地了!

    快,赶紧叫车!120!不,小舒,小舒……

    她抖动着双手立刻拨打了小舒的电话。

    “小舒,立刻开车到我家里,快,快啊……”杜秀青颤抖着悲伤地说道。

    小舒一听这声音,二话不说就从家里冲了出来,发动车子马上往杜秀青家里开了过来。

    好在相距不远,五分钟不到,小舒的车就开到了巷子口。

    “子安啊……子安……”方鹤翩浑身颤抖着,一直摸着子安的头,心痛欲滴地喊着。

    杜秀青这时却没有了哭的冲动。她只感觉到全身的颤抖,不停地颤抖,心痛,心痛得无以复加!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对子安的保护不周啊,如果自己不让子安放这个炮仗,如果自己去替子安点

    这个炮仗,如果自己能及时拉住子安……

    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啊……

    杜秀青在内心自责着,看着昏迷不醒的子安,她的泪伴着心碎,无声地潺潺而出……

    “快上车,快!”小舒把车停下后,看到子安一脸的血也是吓得不轻,他立马下车打开车门,杜秀青一家人钻进车里。车子风驰电骋般向余河县人民医院开去。

    “赵院长,我是杜秀青,麻烦你立刻调集烧伤科的医生,对,我儿子放鞭炮被炸到了……”杜秀青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打通了余河县人民医院院长的电话。

    “好好好……杜书记你放心!我马上通知!”赵院长一家正在其乐融融地看春节联欢晚会,没想到这个时候最高领导的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故。

    他只得立马通知在家的医生,两分钟内院内办公室集合。

    小舒的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

    赵院长带着几个医生站在大门口等候。

    子安刚下车门,就被放到了推车上,立刻被送进了手术室抢救。

    “杜书记,您坐!来,喝杯水,压压惊!”赵院长给他们倒来了水。

    “院长啊,我孙子不会有事儿吧……”方鹤翩拉着赵院长的手,哭着说道。

    方鹤翩是从厨房里直接冲出来的,身上的围裙都还没脱下来,就跟着来到了医院里。

    她因为过度伤心,脸上的表情甚是痛苦,双手不停地在围裙上摩挲着。

    杜秀青看着婆婆这样,心里的内疚更是加深了。这一切伤痛似乎都是她带来的。

    她走到婆婆身后,替婆婆解开了围裙,放在旁边的凳子上。

    “方园长,别担心,一会儿就知道了,您先坐吧,喝杯水……”赵院长看着方鹤翩,安慰道。

    杜秀青强忍着内心的伤痛,扶着方鹤翩在椅子上坐下来。

    此刻,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无法抑制眼里的泪水,任由它不停地流着。

    丁光信看着手术室的大门,来回地在门前走来走去。

    丁志华靠着墙,双目紧闭着。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似的,噩梦,嘭的一声,惨剧就发生了!

    这个年过得,真是太悲凉了!丁志华靠在那儿也无声地落泪。

    “我的子安啊,子安……我的命啊……”方鹤翩不停地哭着,浑身颤抖起来。

    “妈……妈……是我不好……”杜秀青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婆婆痛哭起来。

    “我的宝贝啊,子安啊……你可不能有事儿啊,奶奶在这儿等着你啊,子安啊……”方鹤翩似乎没听到杜秀青的话,依旧痛哭着。

    不一会儿,梁晓素也赶到了医院。

    估计是小舒打电话给她的。

    “姐,姐……”梁晓素走到杜秀青身边,抚摸着她的肩安慰着,“不会有事儿的,你放心吧……”

    杜秀青看了看梁晓素,眼泪流得更多了。

    赵院长站在这儿,本想安慰他们几句,可是,这时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对孩子的担心,充斥着他们全家每个人的心。

    大家都紧紧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期望里面能早点结束,子安能早点脱离危险。

    没过多久,看到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一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全家人齐刷刷围了上来。

    “孩子的右脸右手被严重炸伤,刚才失血过多,手术中需要输血,孩子是A型血,血库里没有A型血了,请家属都测验一下,尽快给孩子供血。”医生说道。

    一听说要输血,杜秀青的全身都瘫软了!

    难道这个惊天的大秘密今晚就要被揭破吗?她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身体不自主地颤抖起来,有气无力地说道:“医生,不用查他们的了,直接输我的吧,我是孩子的妈妈,一定可以的,

    请抽我的吧,快,救孩子要紧啊!”

    杜秀青知道,她是O型血,万能的供血者,是可以输给子安的。

    “好,不过还是要检测一下,是A型血最好!”医生说道。

    “志华,你去啊,你快去验血,你是子安的爸爸,你的血型一定可以的!”方鹤翩看着志华,眼神里满是祈求地说道。

    “不,妈妈,志华不能抽血,他的身体很弱啊,不能抽他的……”杜秀青立刻说道。

    丁志华听得医生的这句话,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都往头顶上涌。他是B型血,据他所知,杜秀青好像是O型血,怎么子安会是A型血?他心里的那个疑问再次闪现了出来!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这儿,就像个傻子似的惊愕着。

    “别犹豫了,快点抽我的吧,救我的孩子要紧啊!”杜秀青看着医生不由分地说道。

    “杜书记,别着急,我打电话让中心血库紧急调血过来,你别急!一定有的!”赵院长边说边打电话。

    “可是……”杜秀青很担心会延误了子安的治疗时间。

    只听得赵院长在楼梯旁边说道:“立刻调800毫升A型血过来,这边等着急用,对,要快!什么?你这边没有?那你到市中心血站去调,务必调到A型血,对!半个小时以内,一定要送过来!这

    是命令!”

    赵院长这一番话听得杜秀青的心里又是砰砰砰直跳!还要半个小时啊,这怎么能等得及啊!子安的伤势那么严重,得立刻手术!不行,这个时候只有争取直接抽自己的血,才能很快把这个危

    机化过去。

    “抽我的吧,救孩子要紧……”杜秀青说道。

    “这……等等吧,市中心血站一定有的。”赵院长说,“我让他们尽快送过来,半个小时内一定会到的。”

    “不,不能等了,半个小时太长了,先抽我的,先救孩子吧,听我的!”杜秀青命令道。

    “好……”医生看了看站在旁边的赵院长,勉强点了点头。

    杜秀青立刻被带到里面去抽血。

    医生在给杜秀青做血型测试时,看到结果后,还是忍不住对杜秀青说道:“杜书记,您是O型血,不是A型血。要不还是让孩子的爸爸来供血吧?相同血型最好。”

    “只要可以输,不要犹豫了,孩子的爸爸身体不好,不能让他供血。”杜秀青不由分说。

    “可是……那好吧……”医生犹豫了一下,开始抽取杜秀青的血。

    200毫升新鲜的血液,很快就从杜秀青的体内流到了子安的身体里。

    抽完血后的杜秀青有点虚弱,她被安排在病床上躺着。

    赵院长还给她端来了葡萄糖水,让她补充点能量。

    “杜书记放心,孩子那边没有大碍,正在进行手术缝合,你先休息一下,手术结束了,我过来通知你!”赵院长说。

    “谢谢,麻烦你了!”杜秀青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她的心也从刚才的嗓子眼里回落了一些。

    如果医生一定要全家人去验血,那么今晚将上演什么样的人间悲剧?她自己都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好在医生很快就采纳了她的意见,抽取了她的血液,输给子安。刚才她已经看到

    了丁志华的表情,在听到子安需要的血型的那一刻,他脸上的悲伤似乎顷刻间被惊愕所替代了……

    梁晓素一直陪在杜秀青的身边。

    杜秀青晕晕的躺着,一场惊吓加上刚才的抽血,让她身心都处在极度匮乏的状态中。她闭着眼睛,心里祈祷着子安能快点从手术室出来,快点脱离危险。

    晕乎乎中,杜秀青感觉手机在震动。从口袋里取出来,打开一看,很多信息跟着蹦了出来。都是向她拜年的,她不想看,也没心情看。

    可是最后一条闪出来的信息,是朱大云的。

    她颤抖着手,还是点开看了:

    青,过年好!真希望能陪在你和子安的身边,一起过个开心的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