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回去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335字

    这条信息就像个炸点似的,一下子点燃了杜秀青内心所有的痛楚!

    是啊,子安现在处在危险当中,急需要输血,本该输父亲的血,本该就是你的责任啊!可是,大云,此刻你却什么都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你也帮不上任何忙!别人都可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

    我身边,给予我关怀和帮助,唯独你不行啊!如果我不是O型血,子安的生命就危险了啊!那可如何是好啊!大云,大云,这一切你可感应得到?

    杜秀青在心里呐喊着,泪水再次汹涌而出。

    这个大年三十的晚上,似乎注定就是让她的心一次次破碎,一次次痛到极致!

    “姐,别担心了,子安很快就会没事儿的……”梁晓素看杜秀青再次流泪,以为她又在担心子安。

    杜秀青摇了摇头,泪流得更多了。

    她拿着手机,本想给朱大云回复一下,告诉他今晚子安受伤的事情。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发了又怎样?朱大云知道了又怎样?按他的性格,他一定会冲动地跑过来,那不是更麻烦?

    难道你真想把这个天大的秘密在今晚向世人揭晓吗?真要让余河人民都知道子安不是丁家的?知道你是带着别人的种子嫁给丁志华吗?这样的话,你还有脸在余河执政吗?不,不能!一定不

    能啊!子安的身世永远都不能让人知道,永远都不能揭穿啊!

    杜秀青放下手机,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脑海里乱哄哄的,似乎有千万只苍蝇在飞舞。

    不知道过了多久 ,子安被推出了手术室,他的右手和脑袋都被纱布缠绕着,只露出鼻孔和眼睛。因为打了麻药,子安依旧昏迷着。

    杜秀青看着病床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子安,泪水又一次汹涌而出。

    “子安,子安,是妈妈不好,妈妈没照顾好你啊……子安,让你受苦了!”杜秀青哽咽着,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杜书记,别担心,孩子的手术缝合很成功,没有生命危险。术后不感染的话,一个周左右就能出院了,你放心吧,我们用的都是最好的药!”赵院长在旁边安慰道。

    “我的宝贝啊……”方鹤翩看着昏迷的子安,哭得简直要死去活来了,她一直拉着推车,紧紧地跟在子安的身边叫喊着。

    丁光信也老泪纵横的,看着孩子好好的,突然间变成这样,他的心啊,也是千仓百孔。

    只有丁志华木木地站在一边,没有流泪,也没有伤悲。

    他看着妈妈哭成那样,心里突然间觉得特别滑稽。

    这个丁家养了八年,疼了八年的孩子,果真不是我丁志华的?果真是别人的种子?他怎么会是A型血呢?怎么可能呢?秀青是O型血,自己是B型血,两人生出来的孩子一定是O型或者B型血,绝

    对不可能出现A型血啊!不可能啊!这是最起码的生理常识!子安是A型血,只有一种可能,他的亲生父亲是A型血!那么,子安一定不是我的孩子,一定不是啊!此刻,他脑海里出现了上次在

    溜冰场碰到朱大云的时候的场面。朱大云身边带着的孩子和子安长得那么神似啊,一看就是两兄弟的样子!是的,子安就是那个狗男人的种子!

    丁志华越想越难受,他几乎要抓狂了!如果此刻那个男人出现在面前,他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他转过身,把头贴在墙上,张大嘴巴,无声地哭泣着!喉咙里压抑着,他真想大声吼出来啊!可是,他不能,他只有压抑着自己,拼命压抑着,可是这种折磨让他太难受太难受了,他恨不得

    立刻就这样一头撞死在墙上!他的双手趴在墙上,十个手指在使劲抠着墙面,那么用力地抠着,可是,他却抓不到任何的东西,只是在那儿无声地张牙舞爪着,然后就看到他全身在颤抖,颤

    抖,剧烈地颤抖着!

    “志华,儿啊,你怎么啦?”丁光信看到志华如此痛苦的样子,抚摸着他的后背说道。

    “啊,啊,啊……”丁志华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

    “志华,别担心,子安没事儿的,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丁光信安慰道。

    “啊,啊……哈哈……哈哈……”丁志华突然间叫喊着,又突然间笑了出来,满脸的痛苦扭曲,让他的五官都错位变形了。

    “志华,儿子啊,你别这样,别这样啊……”丁光信抱着志华说道,他感觉到了志华浑身的颤抖,还有那种无以名状的痛苦。

    “哈哈……哈哈……”丁志华依旧痛哭着,啼笑着,俨然一个疯子!

    丁光信看着儿子这样,也忍不住再次老泪纵横了。

    “志华,你怎么了啊,儿子,别吓唬爸爸啊……志华!”丁光信紧紧地抱着志华,心疼地说道。

    丁志华已经滑坐到了地上。

    极度的压抑过后,他开始无声地落泪。身体依旧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他趴在丁光信略微有些驼背的肩上,任凭泪水滴落到父亲的肩头。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开始,他宁愿选择一辈子不结婚,一辈子去流浪,甚至一辈子去做和尚,也不要过今天这样窝囊憋屈的日子!

    “爸爸……”丁志华终于还是哭着喊了出来。

    “儿啊,难受就哭出来,哭出来吧,哭出来你就好受些了……”丁光信拍着丁志华的肩膀说道。

    “爸爸,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要受这样的罪……”丁志华哭喊道。

    “儿啊,人生在世,旦夕祸福,谁也难以预料啊。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子安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丁光信拍着儿子的肩膀,好生安慰道。

    “爸爸,我们的劫难怕是永远都不会过去了,过不去了啊!”丁志华依旧痛哭着说。

    “不,不会的,傻儿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爸爸,啊!”丁光信说着,把丁志华从地上抱了起来,“儿子,地上凉,到凳子上来坐,来!”

    丁光信毕竟老了,他抱了一把儿子,累得有些喘息。

    父子俩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志华,子安已经出来了,没有危险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别伤心了,儿子!要振作起来!”丁光信看着志华说道。

    “爸爸……你不知道……”丁志华再次泣不成声,怎么跟爸爸说啊!如果他真的知道了真相,是不是就再也不会这么疼爱子安了?可是,爸爸这么大年纪,能个经受得起这个打击吗?

    丁志华看着眼前显得很衰老的父亲,实在是不忍心把真相告诉他。

    “儿子,我们去病房那边看看,看看子安好吧?”丁光信说。

    “你去吧,我想在这儿坐会儿。”丁志华有气无力地说道。他实在是不想见那个孩子,也不想见那个女人!

    丁光信向病房走去。走廊上就留下丁志华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

    大年三十的夜里,医院里少有的冷清。除了危重病人,其余的能回家的都回家了。

    可是,这样团圆的日子,丁家的老老小小却都集中到了这个最不应该来的地方。为了一个本不是丁家的孩子,一家人承受着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丁志华苦笑着,眼里再次滑出泪来。

    他觉得命运是那么残酷,跟他们丁家开了这么一个天大的玩笑!把一个不是他们丁家的孩子放到了丁家,让他们当做掌心的宝贝来养着,这该是何等的残忍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要这样?

    究竟丁家做了什么,要接受上天这样的愚弄和惩罚?

    正在丁志华无情地嘲弄自己的时候,门口响起了脚步声。

    丁志娟两口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哥,哥,子安呢?爸爸妈妈呢?”丁志娟焦急地问道。

    “你来干什么?”丁志华冷笑着问道。

    “哥,子安怎么样?没事儿吧?”

    “有没有与你有什么干系?回去!”丁志华没好气地说道。

    “哥!你这是怎么啦?”丁志娟不解地看着丁志华,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姚文建看丁志华的态度不对,拉了拉丁志娟,然后朝不远处的病房里看了看,“那边,你看,他们在那儿!”

    丁志娟不解地看了哥哥一眼,和姚文建走进了病房里。

    “妈,爸,嫂子,子安怎么样了?”丁志娟看着他们问道。当她看到病床上包裹着的子安依旧昏迷着,她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子安,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了?”丁志娟伏在子安的床头心痛地看着子安。

    方鹤翩好不容易停止了哭声,看到志娟哭了,又忍不住流起了眼泪。

    “孩子已经脱离了危险,你们放心。一会儿麻药过了,就会舒醒过来的。”赵院长说道,“杜书记,孩子需要安静的环境,请各位先离开病房吧!”

    “好……我们出去吧!”杜秀青站起来,再次看了看子安,然后走出了病房。

    大家都来到了外面,一时间竟寂寞无声。

    “这样吧,我留下来陪子安,你们都回去吧,回去休息。”杜秀青冷静地说道。

    “姐,我陪着你。”梁晓素说道。

    “好,爸爸,妈妈,你们都先回去吧,这儿我守着就行了。”杜秀青说。

    “可是……”方鹤翩似乎有些不太愿意,“我想等着子安醒过来再走。”

    “不用了,妈妈,子安要睡一会儿的,不要太晚了,你们先回去吧,子安醒了,我给你打电话。小舒,送叔叔阿姨先回去。”杜秀青对小舒道。

    “好!叔叔阿姨,我们先回去吧!”小舒说完,就到门口去开车。

    方鹤翩还是很不放心,她再次回病房里,仔细地看了看子安,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然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病房。

    看着坐在远处的丁志华,杜秀青走了过去。

    “志华,你和爸爸妈妈一起,先回去吧。”

    丁志华抬起头看了看杜秀青,眼神里是那么冷冷的神情,看得杜秀青的心里有些毛骨悚然。从来没有看到过丁志华这么冷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