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妥善处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160字

    一晚无眠。

    睡不着的夜里,每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熬,一夜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天刚亮,韩远就起来了。

    不用去上班了,他想伺候儿子吃早餐,然后送儿子去上书法课,下午带儿子去游泳。

    妈妈的话是对的,不能让谷妍控制孩子,他得争取多陪儿子,把时间都给儿子,这样儿子就能在他的影响下健康成长。

    于是,韩远下楼去买菜。

    然后回来给儿子做了蔬菜鸡蛋面,切了水果,就等着儿子起来吃。

    七点半,泓儿起床撒尿。

    看到爸爸的那一刻,他的目光里居然有种畏惧,弱弱地看着爸爸,路过爸爸身边的时候,他也没有表情,更没有喊爸爸。

    以前韩泓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爸爸,喊爸爸。

    韩远一把抱起他,在他脸上亲了亲,心疼地说道:“宝贝儿去刷牙洗脸,爸爸给你做了好吃的鸡蛋面,还有你喜欢吃的猕猴桃。”

    韩泓陌生地看着他,不吭声,眼神里有一种无言的抗拒。

    “怎么了?宝贝儿?”韩远问道。

    “你是坏人——”韩泓沉默了好久,终于瘪着嘴说道,眼泪吧嗒吧嗒就落下来了。

    “不,儿子,爸爸不是坏人!不是!”韩远心碎地说道,“你妈妈是生气才这么说的,爸爸从来不干坏事儿,爸爸最爱泓儿,爸爸是好人——”

    “你是坏人——”泓儿哭泣着说,“你打妈妈,你还要离婚,你不要我和妈妈了——”

    韩远心痛地闭上了眼睛!

    谷妍的话果然在儿子心里扎根了!这么快儿子就真的认为他是个坏人了!就真的不喊他不理他了!这太可怕了!

    “不,宝贝儿,爸爸没有打妈妈,从来没有!爸爸也不会不要你,你永远都是爸爸的最爱,是爸爸的宝贝,无论什么时候,爸爸都会和你在一起!”韩远心痛地说道。

    “可是,你要和妈妈离婚!”韩泓哭着说,“我的朋友小敏,就是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她没有爸爸了,我不要没有爸爸!”

    “不会的,爸爸永远都在,爸爸不会离开你,宝贝儿!永远不会离开你!”韩远紧紧地抱着泓儿。

    儿子的话让他的心又碎成了无数片。谷妍如此毒害儿子,真是蛇蝎心肠的女人!

    “你不要和妈妈离婚——”韩泓哭着说,“我不要没有爸爸,我要爸爸和妈妈在一起——”

    韩远的眼眶瞬间就湿了!

    儿子是好儿子,真的是好儿子啊!他是那么懂事,那么聪明,那么善解人意。可他小小的心却又是那么敏感,他对这一切都看得真真的。

    是他不好,是他这个爸爸没当好!妈妈说得对,他不配当一个父亲,没有给儿子一个幸福温暖健康的家,就枉为一个父亲!

    可是,他能答应儿子的要求吗?真的不离婚吗?那他这后半辈子就要在冰冷的坟墓般的家里度过,他生不如死!

    为了儿子,他能不能这样做?妥协到底,无论谷妍如何冷漠他打击他遗弃他,他都接受,就为了儿子,行吗?

    不!他做不到!他心里的声音告诉他,他做不到!

    韩远内心深处在痛苦的挣扎,他无法违抗自己心里的声音,他不想这样过了,他再也不想和谷妍生活在一起了!他必须离开这里,必须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可是,儿子怎么办?交给谷妍?他不忍心,也不甘心。

    怎么办?

    “宝贝儿,你不会没有爸爸,我永远都是你的爸爸!爸爸和妈妈的事情,爸爸会和妈妈好好商量,因为我们都爱泓儿!如果爸爸和妈妈离婚,泓儿你要跟妈妈还是跟爸爸?”韩远想了想,索性直接问儿子。

    “我不要——我不要爸爸和妈妈离婚——我要爸爸——我也要妈妈——我不想没有爸爸——”韩泓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儿子悲伤的哭声弄得韩远也不可控制地流泪了!

    真是造孽,这么伤害如此小的孩子!他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千遍一万遍,无法原谅自己。

    谷妍听到哭声,马上从房间里走出来,头发乱蓬蓬的,脸黑得像个包公一样。

    她走到韩远身边,二话不说,一把抱过韩泓,对着韩远怒斥道:“韩远,我再跟你说一遍,想离婚,做梦!想要儿子,做梦!”

    韩远紧咬着牙关,看着谷妍。

    这一刻,他真的有一种绝望的冲动,他想冲上去掐死这个女人!掐死这个没有人性没有母性的恶妇!这样就一了百了了!

    可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妈妈的话在他耳边响起:要冷静,要从长计议,千万不能冲动!

    他捏紧的拳头又慢慢放松了。

    为了儿子,他必须忍!不能再当着儿子的面吵架了,这样只会增加孩子的恐惧感,只会让孩子更受伤害。他不能毁了儿子。

    他独自吃完了早餐,拿上包出门了。

    无处可去,但也必须出来透透气,否则那个坟墓一样的家,会活活把他憋死。

    台风走了,大雨过后的海州格外凉爽。

    韩远开着车往郊外走,漫无目的,顺着大路往前开。

    不知不觉就出了城,眼前变得开阔起来。

    突然,眼前一大片蓝色的厂区吸引了他的目光,他不由得放慢了车速。

    这片蓝色的厂区至少占地十来亩,除了两栋五层的办公大楼,其余都是蓝色的一层厂房,海蓝的颜色,在这片厂区里显得格外清爽,醒目。

    车子开到离大门不远处,韩远赫然发现三个蓝色的大字镶嵌在大门上:蓝之味!

    再看看大门口挂的铜牌子:海州市蓝之味食品有限公司。

    这就是阿蓝的企业!

    韩远心头一震!这么大!

    就在这时,韩远看到阿蓝那辆白色的宝马从对面远远的开了过来,大门缓缓打开了,白色的宝马开了进去。

    韩远发现,偌大的院子里停着四辆专门装海鲜的箱式货车,似乎是整装待发。

    阿蓝从车里走下来,她穿着一身卡其色的职业套裙,头发高高挽起。

    只见她和领头的那位司机交谈了几句,然后打开每辆货车的后车门,检查了里面的产品,确保没有问题之后,她才点点头,八位司机坐上驾驶室,车队缓缓开了出来。

    韩远赶紧把车子后退到了角落处,刚才幸好没有被阿蓝发现。

    这四辆车子发往哪里?韩远不得而知。

    对阿蓝的企业他知之甚少,只是从上次林甜写的材料里略知了一二。好像是运往中部几个省份,每天都有两趟以上的车队,还有空运海鲜到北京上海等这些大城市。

    看着阿蓝这么大的厂房,这么大的产业,韩远心里顿时觉得自己太不自量力了!

    以前他对阿蓝的企业没概念,只知道她是个有钱的女人,不知道她的事业有这么大。

    现在一看,他真的觉得自己和阿蓝之间相差太远太远了!

    一个事业有成的女人,一个资产如此雄厚的女人,凭什么爱上你这个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老男人?

    你这么一个连事业都没有,离婚也无望的渣男,又何谈去爱这样一个如此优秀出色美丽智慧的女人呢?

    韩远,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形容你真是太贴切不过了!

    别做梦了!她不是你的,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你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可是——

    韩远又那么强烈地感觉到阿蓝对他的爱,是那么真挚,那么热烈,那么势不可挡!

    她说她爱他,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她爱他什么?

    他真的不明白!貌似自己除了这身臭皮囊,没有任何能拿得出手的东西!难道她是爱他的臭皮囊?可是,像她这么成功漂亮的女人,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想要高大威猛的壮汉,不是难事儿;想要单纯帅气的小鲜肉,更不是问题;想傍个有权有势的男人,也一样很容易!

    她为什么爱上他?

    韩远自嘲地笑了笑。不可能的,她只是空虚寂寞需要一个人来陪,需要一个男人,正好他出现了,所以就是他了。

    你,韩远,只不过是人家暖床的工具罢了!

    什么爱情什么感情,统统都是骗人的!骗人的!都什么年纪了,还相信爱情?还相信感情?真是笑话!

    韩远启动车子,无比落寞地离开了蓝之味。

    去哪儿?不知道。

    时间还早,他不着急回家给儿子做饭。

    现在,似乎除了给儿子做饭,他没有其他任何用处了。他就是一个厨子,不受待见却死乞白赖要做的厨子。

    举世皆忙,唯他清闲。他没工作没钱却有大把的时间!他就是一个闲人!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

    哈哈!韩远突然大笑起来!无法控制地大笑起来!

    多好啊!活了快四十年,却活成了这样!活成了一个无事可干的可怜虫!活成了一个臭名昭著的负心汉!活成了海州报业很多人眼里的一个笑话!

    哈哈!哈哈!哈哈!

    韩远边开车边狂笑,无法控制地狂笑,泪,却是汹涌而下!大颗大颗地掉落在方向盘上——

    郊外清冷的公路上,一辆黑色的蒙迪欧一路疾驶,车里的男人大笑着泪流不止。

    这是一个跨世纪的镜头,是韩远这一生最落魄最悲催的镜头,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镜头!

    车子停了,韩远的笑声也停了,泪却还在流。

    他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阿蓝的。

    韩远的心口倏然间刺痛了一下,直接把手机扔到了后座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