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格外照顾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6本章字数:3131字

    他自己的儿子天亮,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是快乐的,他是儿子的快乐之源,儿子也是他的快乐之源。可是,他觉得子安在丁家不幸福,至少他看到的不幸福。那天在溜冰场,他也看出来了,丁

    志华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对子安有些漠不关心,根本不像个父亲!他在心里真是替子安叫屈啊,如果这个孩子是和他在一起,那么一定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直到现在,他都弄不明

    白,子安究竟是怎么伤成这样的?是杜秀青带着孩子放的鞭炮还是丁志华呢?为什么今天没有看到丁志华的身影?这个男人,真的太不负责任了!这哪还像个做父亲的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却不到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朱大云在心里有些鄙视丁志华了,这个男人,完全不配做一个父亲!

    “杜书记,你也注意休息,我先走了!”徐文娟告辞道。

    “谢谢,我会注意的。”杜秀青边说往外走,她要送送徐文娟,同时也希望朱大云能和徐文娟一起离开。

    走到朱大云身边的时候,杜秀青拽了拽他的衣角,示意他也出来。

    朱大云有些不情愿地跟着徐文娟一起走了出来。

    徐文娟很快就离开了。杜秀青陪着朱大云,来到了院子里的一个角落。

    “秀青,告诉我,孩子为什么伤成这样?”朱大云问道。

    “你没有权力这样问我!”杜秀青很不客气地说道。

    “对不起,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明白。是你带着他燃放的爆竹吗?”朱大云问道。

    “是我,都是因为我,是我没有照顾好子安……”杜秀青突然又痛哭起来。

    只要想到昨晚的那一幕,杜秀青的心就在滴血。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不会陪着孩子去买烟花了,她宁愿不要那份喜庆和快乐,也要确保孩子的平安。

    “唉……”朱大云叹了一口气,他真想把杜秀青搂在怀里,眼前的女人太累太苦了!孩子伤成这样,男人却不陪在身边,这个家的一切,都是她在撑着。她要撑起这个家,还要撑起余河的一

    片天,靠她这么柔弱的肩膀,怎么能承受得起啊!想想,他都替她累得慌!

    “秀青,别自责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往好处去想,照顾好子安,别让孩子的脸上留下疤痕,这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如果需要我帮忙,你尽管开口,我随叫随到。”朱大云说。

    “好……”杜秀青哽咽着,她多么希望朱大云能陪在身边,照顾子安啊!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别人都可以在这儿陪着,唯独他不行!

    “那我先走了,有事儿打我电话……”朱大云再三交代道。

    “走吧,没事儿的,我会照顾好子安……”杜秀青流着眼泪说道。

    朱大云临上车前,还转过身看了看杜秀青。

    这个寒冷的春节,子安的伤痛让他的快乐一扫而光了。

    杜秀青调整好情绪,回到病房里。

    梁晓素把上午收下来的那些信封全部交到杜秀青的手上。每个信封上面都写了名字。

    杜秀青大概看了一下,这一上午,县委和政府这边的人几乎都来了,还有一些县直单位的,也都来了。

    杜秀青希望,别再有人来了,让她的子安能好好安静安静,她自己也能好好清净一下,休息一下。

    可是,中午刚过,新的一拨人就又来到了医院里。

    最先来到医院里的是杜秀青的父母和弟弟杜睿华。

    易海花是哭着走进医院里的。

    “我的宝贝崽啊,怎么弄成这样了啊?这可怎么是好啊?”易海花哭着来到子安床前,“我的崽哟,受苦了啊……”

    杜秀青看妈妈这样,心里也是难受得很,但是,她不希望妈妈再这样哭喊着,让本就很悲戚的气氛显得更加悲凉,心里感受就更不好了。

    子安刚醒,看到外婆在床头,很微弱地叫了一声:“外婆……”

    “诶,子安,宝贝崽,外婆来看你了……”易海花又哭得泪眼婆娑的。

    “妈,别哭了,孩子听了难受……”杜秀青说道,她自己眼里的泪又开始汹涌而出了。

    “好,只要子安能快点好起来,老天保佑啊,我的崽啊,快点好起来,好起来哟……”易海花说道。

    “姐……”杜睿华看着姐姐,深情地叫了一声。

    “睿华,又变帅了!”杜秀青说道,想尽量使气氛能好一些。

    “姐,子安没事儿吧……”睿华担心地问道。

    “没事儿,放心吧,过几天就好了!”杜秀青故作轻松地说道。

    “那就好!”睿华开心地说,然后走到子安的床头,笑着说,“子安,快点好起来,舅舅带你出去玩!”

    “好……我要去溜冰……”子安微弱地说道。

    “行,你好了,舅舅一定带你去溜冰,看谁溜得快,好吧?”杜睿华拉着子安的手说道。

    “好……舅舅,拉钩!”子安伸出左手的小拇指,和睿华拉钩钩。

    看着子安现在的样子,杜秀青的心里才算是好受一点。

    孩子需要转移注意力,朱大云说得没错,不能总在孩子面前落泪,不能带给孩子不好的情绪影响,应该让孩子忘带痛苦,感受到快乐,这样心情好起来了,病情才能更快地好起来。

    “睿华,姐姐交给你一个任务,这里有几本书,你讲给子安听。”杜秀青拿出朱大云送的那几本故事书,递给睿华。

    “好,我来给子安讲故事咯!”睿华笑着说。

    子安听着舅舅讲的故事,果真变得安静了很多,再也不叫疼了。

    丁志娟两口子看着也觉得很欣慰,一个上午,子安只要是醒着的,就在叫唤,很是痛苦。这样分散了注意力,果真是好多了!”

    “志娟,文健,你们辛苦了,大过年的,家里也还有事儿,你们先回去吧!”杜秀青对丁志娟两口子说道。

    “好吧……”丁志娟看了看杜秀青的父母和弟弟,感觉他们两口子是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想想家里确实还有事儿,也就答应了。

    “嫂子,有什么需要你直接给我们打电话。”丁志娟说,“要不今晚我和文健再过来守夜吧,你回去休息。”丁志娟说道。

    “不用了,我弟弟和父母来了,你们就休息一下,别担心,没事儿的……”杜秀青说。

    “对,姑姑别担心了,我们在这儿陪着子安,你回去休息吧……”杜秀青的爸爸杜河金说道。

    杜秀青送丁志娟两口子下去,在医院门口正好碰到了吴巧玲挺着个大肚子,挽着她老公的手走了过来。

    “秀青……”吴巧玲放开老公的手,快步跑了过来,“子安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弟弟在陪着他……”杜秀青说。

    “唉……”吴巧玲叹了口气,“让孩子遭罪了……”

    又是这个话,杜秀青真不想听了。

    “没事儿,孩子受了点皮肉之苦,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杜秀青说。

    “那就好!”吴巧玲说,“我听他们说伤得很严重,心里一直都担心得不得了……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上去看看孩子吧……”唐鸣看到杜秀青的表情,示意吴巧玲不要再说了。

    杜秀青带着吴巧玲和唐鸣来到二楼,子安又睡过去了。

    杜秀青没让吴巧玲两口子进病房,怕吵醒了子安,就隔着门上的玻璃看了看。

    “这是给孩子的一点心意,你替孩子收下吧!”吴巧玲把那个大袋子交给站在杜秀青身边的梁晓素。

    “谢谢……”杜秀青也不好拒绝,只能收着。

    吴巧玲似乎还想说什么,唐鸣却是拉着她很快就离开了。

    送走吴巧玲,杜秀青看坐在走廊椅子上的梁晓素两个眼圈都是黑的,昨晚陪着她就一直没有睡,今天上午又忙了一上午,真是太辛苦了。

    “晓素,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别把你也给累垮了!”杜秀青说。

    “不用,你回去休息吧,你忙了一天了,姐,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儿,困了我就在椅子上睡一觉……”梁晓素说。

    “别,晓素,你这样我心里太过意不去了,你回去休息一下,一个下午也好,晚上你再回来,怎么样?我不会对你客气,让你休息是让你更好地来照顾子安。”杜秀青说。

    梁晓素听她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坚持,她选择先回去休息一下,补充一下体力,晚上再回来值夜班。

    真是多亏了晓素!杜秀青心里感叹道。

    这个妹子,是最贴心,最可靠的了!

    最让杜秀青没有想到的是,下午蒋能来居然也来到了医院看望子安。

    蒋能来在大年三十的时候,带着原配夫人和刚从美国回来的女儿,回到了老家陪父母过年。

    蒋能来的老家在古南省玉莲县,那儿也是山区县,经济并不发达。这么多年,蒋能来的父母依旧留在老家,过着平凡而又幸福的生活。

    据说,蒋能来为了孝敬父母,让父母过上一个幸福的晚年,他在老家给父母修了一栋豪宅,虽然在农村,但是,里面的设施却全是现代化的先进设备。城里人有的一切,蒋能来都给老人备齐

    了。老人在农村,过着城里人的生活,倒也是十分的舒服惬意。方圆几十里也都知道蒋能来是个大孝子,在外面当官了,玉莲县的领导对他的家人也格外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