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喂葡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4本章字数:3118字

    时间还早,叶歆婷不想这么早就睡觉,她脑子一转,起身打开了家庭影院。

    萧子赫本以为她要放个什么恐怖片之类的把他们吓走。

    谁知到了最后,她放的居然是蜡笔小新,那可爱又略显幼稚的对白瞬间传遍了整个客厅。

    叶歆婷拿起一串洗好的葡萄,一边吃一边看着电视。

    不时还被电视里的台词逗得哈哈大笑。

    如此幼稚又傻气的叶歆婷引来了宋诗诗的不满,她从萧子赫的身上跳了下来,大步走向叶歆婷。

    “这位小姐,麻烦你让让好吗,你挡到我了。”

    叶歆婷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屏幕,就算是被宋诗诗挡到了,也仍然不多看宋诗诗一眼。

    宋诗诗气结,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目中无人:“叶歆婷是吗?麻烦你把电视关掉好吗?你没发现你影响到我们了?”

    这下,叶歆婷终于抬头看了宋诗诗一眼:“没事,你们就当我是透明人,你们继续,继续………”

    “你要看电视也行,可不可以换个其他的?你不觉得这个节目很幼稚吗?”

    “不会啊,你不觉得小新很可爱吗?”

    叶歆婷的话间刚刚落下,就听到电视里传来的小新那搞笑的对白:“小白,棉花糖;小白,抓小鸡|鸡。”

    哈哈哈哈哈哈………

    叶歆婷大笑,还越笑越放肆,笑得她肚子都疼了。

    宋诗诗不再自讨没趣,跺着脚回到萧子赫的怀里。

    萧子赫眉峰轻挑,夸张的说:“宝贝,别理那疯女人,我们上楼吧。”

    他的话比任何东西都强,宋诗诗这一听,跟着笑开了花,屁颠屁颠的跟在萧子赫的身后上了楼。

    空气中少了萧子赫和宋诗诗的存在,叶歆婷看了一会电视之后,也觉得无聊起来。

    关掉家庭影院,再翻了一会杂志,她就困了。

    叶歆婷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睡觉!”

    把他们成功的气走了,叶歆婷觉得心情特别舒畅,不知不觉的就哼起了小曲,一边哼一边慢慢悠悠的上楼。

    想想刚刚萧子赫那无所谓的表情,他应该是不在乎她的吧?

    停下脚步,叶歆婷笑了。

    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自言自语道:“今天真奇怪,怎么老是想到他。”

    叶歆婷捂着自己渐渐发红发烫的脸,来到了卧室门前。

    “咦,门怎么锁了?”她用力的扭动着门锁,还是打不开。

    她明明记得自己下楼的时候没有锁门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妈,张妈。”。

    “什么事,少奶奶。”

    “少奶奶?”

    “是,少爷让我们这么叫的。”

    “哦………”

    她现在不想在称呼上纠结,她指着自己的卧室门锁,“张妈,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把钥匙忘在房间里了,能麻烦你帮我把门打开吗?”

    张妈摇了摇头:“少奶奶,是少爷让我这么做的,所以我不能帮你开门。”

    “萧子赫让你这么做的?”

    “是的。”

    “那我今晚睡哪?”

    叶歆婷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提醒着自己不能生气,千万不能生气,一切都是萧子赫的意思,不关张妈的事。

    “少爷让你从今以后都睡他房间。”

    “知道了,你下去吧。”

    张妈走后,叶歆婷缓缓的吐呐着,满肚子的火气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萧子赫,小心眼的男人!!!

    叶歆婷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脚伤还没好,一步一步重重的踩在地板上,准备去找萧子赫理论。

    可是到了他的房间,她连敲了十分钟的门,都没见他来开。

    应该是跟美女打的火热,没时间来开门吧?

    唇角淡起一抹无奈的笑意,她便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隔壁——叶舒曼给她和萧子赫准备的新房。

    “只能睡这里了,不过换个房间而已,反正他也不会进来。”

    想着,叶歆婷便拧开了新房的门锁。

    “哈哈,赫你好坏,别摸人家那里嘛………”

    大门开了,入目即是宋诗诗半裸着身子躺在本应该属于她的喜床|上,而萧子赫则怀抱着宋诗诗侧卧着。

    虽然他身上还是刚刚的那身衣服,但他的手已经不安分的在宋诗诗身上游移了。

    叶歆婷不是傻子,她就算用脚指也能猜到,他们两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已经是第二次撞见这样的场景了。

    应该早已习惯了吧?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被着实吓了一跳,以至于呆在门口,傻傻的站了一分钟之久。

    是的,一分钟对于叶歆婷来说,真的很久了。

    因为床|上的两人在看了她一眼之后,把她当成了透明人,大大方方的在她的面前表演起了恩爱秀。

    一分钟后,叶歆婷回了神,她眨了眨眼睛,淡然:“你们继续。”

    而后便猛的关上了门。

    门外,叶歆婷把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尼玛,吓死我了。”

    叶歆婷果然不是一般人。

    新婚丈夫跟旧情|人在她眼前弄乱了她的新房,她居然还能如此淡定,把房间让给他们。

    缓过神来之后,叶歆婷什么也没想,她一心只想着睡觉,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

    所以她拖着疲惫的身子,把萧家别墅里的客房全都看了一遍。

    预料之中的,萧子赫让人把所有空房间都给锁上了。

    她突然好想冲到楼上狠狠的骂他一顿,可她现在真的是已经累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哪里还来的力气骂人?

    于是呼,她垂头丧气的下了楼,再次回到了客厅,把自己小小的身子狠狠的摔进沙发柔软的垫子里,睡着了。

    在她睡着前一刻,她还不忘小声的呢喃道:“萧子赫,大渣男,看本小姐明天怎么收拾你。”

    说完之后,叶歆婷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

    扣扣扣………

    “少爷,少奶奶在沙发上睡着了。”

    听见张妈从房门外传来的声音,萧子赫立刻厌恶的推开了怀中的宋诗诗,一个翻身下了床。

    “知道了。”

    他冷冷的回了一句,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从抽屉里拿出支票本,萧子赫以最快的速度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撕下来丢给宋诗诗。

    宋诗诗拿起支票,看了看上面的数字便立刻眉飞色舞起来,扭动着小蛮腰就想往萧子赫的身上粘,却被萧子赫无情的推开。

    “一千万,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宋诗诗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赫………”

    他这是要彻底与她断绝关系吗?

    她不要、不要………

    但是,这一千万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她心有不甘,却也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在萧子赫的身边也有些时间了,她十分了解他说一不二的性格。

    与其跟他撕破脸皮,还不如收了钱速度闪人。

    这样一想,宋诗诗速度收起了泪水,把衣服穿好,不再多说一句话,只是在萧子赫的脸上轻轻落下一吻之后,转身离开。

    宋诗诗下了楼,当她路过客厅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蜷缩着躺在沙发里的叶歆婷。

    她轻蔑的勾起一抹笑意,径直走出了萧家的别墅大门。

    叶歆婷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不禁住沙发深处缩了缩。

    *

    新房里。

    “张妈,叫几个人过来,把床|上用品通通换了,再把房间里里外外打扫一遍。”

    “是,少爷。”

    “你只有半个小时。”

    交代完一切,萧子赫转身进了浴室。

    张妈则中片刻也不敢耽搁,急急忙忙的冲下了楼,找来了萧家所有的佣人。

    只用了短短十分钟,就把新房里里外外换了个新,还特别派人到后花园剪来了还没开放的郁金香,插到精美的花瓶里。

    就连窗户上的大红喜字,也重新粘上了新的。

    萧子赫从浴室出来,新房已然是焕然一新。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你先退下吧。”

    “是。”

    张妈走后,萧子赫顾不得自己刚洗过的头发还在滴水,光裸着上半身就急急忙忙的冲到了楼下客厅。

    夏日的滨海之夜,闷热得很。

    萧子赫看着躺在沙发上睡死过去的叶歆婷,不禁轻笑了一声。

    他的笑就像是那湿热的海风,带着几分不咸不淡感觉。

    但很快,笑容不见了,他的脸又阴沉了下去。

    他是如此渴望她,她却还能安逸的在这里睡觉?

    他是费了多大的神,才决定把宋诗诗带回家的?不就是为了让她知道能嫁给他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吗?

    然而直到这一刻,萧子赫才发现自己错了。

    而且还错得非常离谱。

    叶歆婷不仅仅是个无情的女人,更是一个无心的女人。

    她没有人类该有的七情六欲。

    她强大到在结婚当晚,看见自己的新婚丈夫与别的女人躺在同一张床|上,都不会有心痛的感觉。

    她不会嫉妒,更不会为了他而吃醋。

    缓缓的蹲下身,萧子赫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熟睡的女人。

    她是如此的普通,却为什么能做到这么铁石心肠呢?

    他真的很想问问她,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然而,这样的念头很快的就被他给打消了。

    因为萧子赫知道,他自己对叶歆婷也没有一丝感情的存在,他之所以会费尽心思想要引起她的注意,是因为她勾起了他内心强烈的征服欲|望。

    是的,就是这样。

    仅此而已。

    可能是天气太热,叶歆婷的脸渐渐变得绯红,额前也铺上了一层薄珠。

    萧子赫伸手,轻易的把她打横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