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没人管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4本章字数:3045字

    她追着警车跑进了大雨的夜。

    嘶声力竭的大喊着:“爸爸妈妈你们快回来,不要丢下歆儿一个人………”

    不要………不要丢下歆儿………

    不要………不要………

    “少奶奶,少奶奶………”

    银杏叫叶歆婷起床吃午饭,可叫了半天都没见醒。

    她看着叶歆婷的脸色有些红的不正常,一直在说胡话,就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温度高的有些烫手。

    银杏急急忙忙的冲下了楼。

    “张妈,张妈。”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真是不懂规矩。”张妈十分不满的训斥道。

    银杏跑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张妈,不好了,少奶奶发烧了,我叫不醒她,看样子烧的挺严重的,我去打电话叫陈医生过来。”

    张妈瞪了银杏一眼:“急什么?”

    “再这样下去,少奶奶的脑子会烧坏的。”银杏满是担忧。

    “等我打个电话再说,你先干活去。”

    银杏不敢反抗,只能顺从的点了点头:“是”

    张妈拿起电话给萧子赫拨了过去,却是秘书室接的。

    秘书跟张妈说,萧子赫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让她隔两个小时再打过去。

    张妈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在那之后,张妈好像是忘记了叶歆婷还在发烧这件事,没让人找医生,也没让人去照顾昏迷不醒的叶歆婷。

    银杏刚来萧家,自然是不敢得罪张妈,张妈不说,她也不敢再提起这件事。

    只是每隔半个小时,银杏都会偷偷的跑上楼,给叶歆婷换一条冰过的毛巾。

    然而,叶歆婷身体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就算是半小时换一次毛巾也是没什么作用。

    银杏也没办法,只能看着干着急。

    从这件事上,银杏突然明白了叶歆婷跟她说过的一句话——在这偌大的宅子里,恐怕只有你对我最好了。

    *

    傍晚,萧子赫回到了海边别墅,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保镖卫成。

    “卫成,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跟着我去公司了。”

    “知道了,少爷。”

    萧子赫满意的点了点头:“把人给我看好了。”

    “是,少爷。”

    “就这样,你退下吧。”

    跟卫成说完话之后,萧子赫便直直进了主屋。

    一进门,几个佣人就围了过来,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和脱下来的西装外套。

    他把衬衫的袖子微微卷起,扯下领带,把位于胸口的扣子解开露出结实的胸膛。

    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致命的性|感。

    他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那抹小小的身影,皱眉道:“叶歆婷人呢?”

    张妈心头猛的一惊:“少,少奶奶在房间里,没出来。”

    萧子赫上了楼。

    张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应该没事吧?

    萧子赫带着火气推开房间门,看着床|上那团小小的隆起,双眼一沉便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这一整天都在想着她。

    她倒好,睡到太阳落山还不肯起。

    把被子一掀,叶歆婷赤果果的身躯一览无余,萧子赫一俯身便狠狠的攫住了她干得有些裂开的唇瓣。

    此时的萧子赫,像极了一个吃不饱的少年,贪婪的吮|吸着怀中的美味。

    然而,他怀中的叶歆婷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直到许久之后。

    “不要………,不要丢下歆儿………,歆儿不要一个人………”

    萧子赫楞住了,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叶歆婷。”

    萧子赫的声音虽然冰冷,却掩不住浓浓的关心。

    然而叶歆婷回给他的却是:“不要丢下歆儿………”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没反应?

    再拍了拍,还是没反应………

    “叶歆婷,醒醒。”他用手抚上了她的头,这才发现她身体的温度烫得十分不正常。

    “歆儿,醒醒。”

    他试图叫醒她,得到的回答却仍是同样的一句话。

    给她把被子盖上,萧子赫烦燥的拿起手机就给陈医生拨了过去:“海边别墅,给你十分钟。”

    没等陈医生回应,也没有多余的一个字,说完,他便立刻挂断了电话。

    *

    夜里的海风带着丝丝清凉,且伴着淡淡的桂花香。

    萧家的整幢大宅灯火通明。

    萧子赫坐在泳池边的长椅上悠闲的喝着茶。

    茶杯放下,瓷杯与水晶茶几相碰之后发出清脆的响声,声音不大,却足以打破这个宁静的夜。

    此时,萧家所有的佣人全都跪在偌大的泳池边,个个浑身颤抖着。

    萧子赫却不以为然。

    “怎么回事?”萧子赫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不紧不慢,却霸气十足,气场强大到把周围的一切吞噬,就连跟在他身边许久的卫成也跟着微微缩了缩脖子。

    “少,少爷,不知您说的是什么事?”资历最老的张妈首先开了口。

    其他佣人则是看都不敢看萧子赫一眼。

    萧子赫冷眉轻挑,把金属打火机打开又合上,合上又打开。

    “你说呢?”他反问,声音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的一样,寒冷入骨。

    张妈被吓得瞬间颤抖起来,“我,我不知道少,少爷您说什么。”

    话虽这么说,但张妈似乎感觉到了萧子赫到底在问什么,但能装便装,得过且过。

    更何况,此时的萧子赫实在是太可怕了。

    萧子赫没再说话,伸了伸手,卫成便给他递来了一只雪茄。

    啪!!!

    点燃。

    单凭萧子赫手里的那只打火机发出来的清脆响声音,就足以把张妈给活活吓死。

    雪茄在萧子赫的指间腾起了袅袅青烟,烟雾里,他的双眼,如妖孽般散着寒光,变得更加慑人了。

    雪茄置于唇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而后缓缓的吐出。

    “张妈,你说我是一个怎样的人?”萧子赫问道。

    “少,少爷是………”

    “如今萧家当家作主的人是谁?”

    “当,当,当然是少爷您………”说着,张妈便低下了头。

    “很好。”

    萧子赫满意的微微勾唇,冷艳到了极致。

    “那你说………”他把说字拖得极长,顿了顿之后才接着说道:“犯了错的人是不是应该受罚?”

    “是,是,应该受罚………”张妈低声回道。

    “很好。”

    萧子赫满意的挑起了唇角,只是把手轻轻一抬,便只听见扑通扑通的几声,几个跟在张妈身边很多年的佣人,就被萧子赫的保镖们逐一丢下了游泳池。

    那几个佣人都是张妈乡下来的亲戚,没见过什么世面,早在方才就已经被萧子赫的气势吓破了胆,再加上他们根本就不会游泳。

    所以,刺耳的惊叫声瞬间传遍了偌大的庭院。

    各种哭喊声音四起,萧子赫看也没看一眼。

    但他手下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们却懂得他的意思,个个从腰间拿出了黑锃锃的手枪,把枪口对准了在水里惊呼挣扎的佣人们。

    佣人们一见这架势,瞬间闭了嘴,收了声。

    此番堪比电影的情景吓呆了其他佣人,虽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但也不敢出声。

    “张妈,你认为这样的处罚是否合适?”萧子赫浅笑着问。

    张妈先是点了点头,却在下一秒大哭了起来。

    “少爷,你饶了他们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哦?”

    “少爷,求求你,我知道错了。”

    萧子赫冷笑,缓慢的从坐椅上站起身:“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叶歆婷是我萧子赫的女人,更是你们的主人。再有下次,你们的下场就跟它一样。”

    说完,萧子赫从腰间拿出专属于他的银色手枪,把摆在桌上的一只苹果,砰的一声打了个粉碎。

    所有佣人连忙点头:“是,是,是………”

    张妈更是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

    海风拂过,带着淡淡的咸味,萧子赫像极了一只嗜血的魔王,站在微风中高傲的微笑。

    卫成低声问萧子赫:“少爷,他们怎么处理。”

    “各司其职,至于水里的那几个………”他咪起双眼,似乎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而后又微微睁开:“等叶歆婷醒了再说。”

    “是。”

    回应了一声之后,卫成就退了下去。

    萧子赫则优雅的迈开步子走进了别墅之内。

    *

    银杏刚为叶歆婷换完冰毛巾,就看到萧子赫开门进了房间,她红着一张脸退开。

    萧子赫却黑着一张脸,仅用一个阴冷的眼神,就把银杏心里的所有念想给断了去。

    “毛巾拿来。”他冷言。

    银杏连忙把冰过的毛巾交到萧子赫的手里。

    “你出去吧。”

    “是,少爷。”

    门被银杏轻轻关上。

    萧子赫走到床边,坐下。

    而后轻轻的把覆在叶歆婷额头上毛巾拿掉,换了一条新的。

    看着因为发烧而面色有些红润的叶歆婷。

    萧子赫不禁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小时候,叶歆婷第一天来到萧家时候的情景:

    “赫儿,快看这是谁。”叶舒曼兴奋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中响起。

    萧子赫放下手中的画笔,抬头看了看自己的母亲。

    只见叶舒曼从身后拉出了一个浑身脏呼呼,黑漆漆的小女孩。

    小女孩好像十分怕生,瞪着一双大大的充满了防备的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他。

    “妈,你从哪里捡了个垃圾回家?”萧子赫不屑的吐出一句之后便重新拿起画笔,低下了头,专注于他手中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