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萧子赫动用皮鞭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4本章字数:3111字

    叶歆婷瞪大了眼,一瞬间失去了语言功能,闭了嘴,收了声。

    她小小的身体开始变得惨白惨白的,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她本还想继续叫骂的,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反观萧子赫,他似乎变得更加激动,更加兴奋了。

    透过他敞开的衬衫,叶歆婷看到了野性的味道。

    她真的不敢想像,平时看上去如此优雅的他,私底下竟然有如此变|态的一面。

    她不禁问着自己,她到底是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怪不得,即便她的姿色不及他身边的那些美艳的女子,他最后却能听从萧肃的话娶了她。

    难道………?

    叶歆婷越来越不敢往下想,也越来越紧张。

    不一会的功夫,她的全身就被吓出来的汗水给浸湿了。

    她紧紧的闭上双眼,从牙齿缝中硬生生的挤出几个字:“萧子赫,要杀要剐随便你,只是麻烦你动作快点。”

    听着叶歆婷有些颤抖的话,萧子赫嗤笑。

    都怕成这样了,居然还能如此嘴硬。

    “叶歆婷,我倒是想看看你的承认能力到底是有多强大。”

    说着,萧子赫便高高的扬起了手中的皮鞭,而后用力的甩了一下。

    空气中飘荡着刺耳的鞭响,叶歆婷瞬间就被吓得血色尽失,双眼紧闭。

    这,这一鞭子下去,她还能活么?

    叶歆婷数着秒,等待着接下来的剧痛。

    然而………

    十秒过去了,二十秒过去了,三十秒过去了………

    叶歆婷等来的不是想像中的皮开肉绽。

    而是………

    而是萧子赫温柔无比的亲吻和爱|抚。

    萧子赫伸出指尖,划过叶歆婷脸部的每一寸肌肤,触感冰凉,却像是带了电那般,有一种酥酥麻麻之感。

    他的唇,则是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啄着她的唇。

    “歆儿,怕了吗?你若向我认错,我也许会放了你也说不一定。”

    叶歆婷咬着唇,不愿意开口说话。

    说实话,面对如此邪恶的他,她是真的怕了,而且是非常害怕。

    他就像是恶魔,一只多变的恶魔。

    在跟他相处的时候,她总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也许上一秒是开心的,下一秒就会翻脸,从而变得阴森恐怖。

    “歆儿?我在等你的答案。”

    话间,萧子赫的大手仍旧不停的抚|摸着她。

    她也仍旧紧紧的咬着唇,生怕只要稍一松开,她就会不争气的向他求饶。

    面对他,她宁愿死也不肯认输。

    更何况,在他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之后,再想要她向他低头认错,那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了。

    “既然你这么不愿意开口认错,那我也只能以我的方法来逼你认错了。”

    认错?她究竟做错什么了?

    叶歆婷真是又生气,又委屈。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她更不知道她又是哪里惹到他了。

    他非逼着她认错不可。

    她只不过是一个柔弱的女子罢了,何德何能让他如此对她。

    叶歆婷把头往一边撇了过去,躲开了他正好扫过来的唇。

    萧子赫却没有那么轻易的放过她,一手掐住她的下巴,就把她的脸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

    看着她仍然紧闭着双眼,萧子赫所有的兴致在一瞬间被磨的精光。

    下一秒,他狠狠的、准确无误的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吻如狂风暴雨般,密密麻麻的落在了她的唇上,脖胫上,肩胛上。

    叶歆婷没办法逃,便只能扭动着水蛇一样柔软的身子。

    萧子赫抬眼,本想看看她是否肯睁眼看他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她如此倔强且妩|媚的模样。

    因为叶歆婷找不到回房间的钥匙,她又不想为难银杏去找张妈要,所以洗完澡之后,她没干净的衣服换,便只能穿着萧子赫宽大的衬衫呆在房间里。

    此时,叶歆婷白皙双腿,赤果果的在萧子赫的面前摆动着,刺激着萧子赫的所有感官神经。

    他倒抽一口气,再一次把叶歆婷的抗拒,当成了女人欲拒还迎的把戏。

    他微微一笑,似乎十分满意她的表现。

    他低吼一声,紧贴在叶歆婷的耳边说:“叶歆婷,你又一次成功了。”

    意思是:叶歆婷,你又一次成功的勾起我的欲|望了。

    只是他把话给简单化了。

    叶歆婷平时就很少跟人沟通,很少跟人交流,所以她怎么会明白萧子赫所说的意思呢?

    她依然紧闭着双眼,咬着唇不愿意理他。

    她只知道,她恨透了他的靠近,恨透了他的吻,恨透了他的霸道………

    总而言之,她狠透了关于萧子赫的一切,包括她自己的名字,还有这个家。

    虽然这么说,她会十分愧疚,会让她感觉对不起当初救过她的叶舒曼,对不起在这十几年来赚钱养她长大的萧肃。

    虽然她现在已经成为了萧家的少奶奶。

    但是,打从心底里冒出来的厌恶感,终究还是抹不去。

    她想,如果当初萧肃没有让萧子赫娶她的话,她应该会安安生生的一辈子呆在这所大宅子里,直到老去。

    如今,所有事情的发展,都与她想像当中的背道而驰。

    她只想逃,逃的越远越好。

    就算大家都会说她自私,说她忘恩负义,她也不介意。

    就算遭到全世界的唾弃,她也不介意………

    “你知道吗?这样的你,很美。”

    “………”

    他是在赞美她?

    还是活生生的讽刺?

    叶歆婷知道自己此时的衣着是多么的不堪,在萧子赫眼里,她应该是个荡|妇吧?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的笑讽刺到了极点,刺疼了萧子赫的眼。

    他说过,他不喜欢她这样的表情。

    因为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女人,就应该乖顺一点才好,何必时时刻刻都像一只刺猬一样?

    更何况她还是他萧子赫的女人。

    想到这些,萧子赫的脸变得漆黑无比。

    从小就非常讨厌药味的他,看她病倒没办法喝药,他就一口一口喂。

    如今,她病好了。

    不但没有一丝感激,反而冷眼以对。

    这样的女人,他又何必疼惜?

    叶歆婷,你应该不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吧?

    错就错在,你没心没肺、比他更冷漠无情。

    萧子赫眼底泛红,像极了一只发狂的野兽。

    下一秒,他不顾一切的分开了叶歆婷的腿,将自己置身其中。

    看着她痛苦的模样,萧子赫一瞬间竟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他是一个何等骄傲的男人,无数女人从他心里走过,为的就是能博得他的一笑,而当叶歆婷从他心里走过时,她却狠狠的踩到了他的心上,并且无情的践踏着。

    她宁愿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也不愿意屈服于他。

    于是,萧子赫再一次,用强硬的方式伤了叶歆婷。

    叶歆婷的身子撕心裂肺的疼痛着,但她并没有喊一声疼,只是紧咬着双唇他虽然不觉得痛,却也差实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无力感。

    难道,每次对她,他都只能用强?

    第一次,萧子赫无奈的笑了………

    他原本以为这样,会让她有所觉悟。

    然而,她最终还是让他失望了。

    即便是腥甜的血腥味在她的口中无情的扩散开来,她仍旧一直没发出任何声音,更没有落下一滴眼泪。

    萧子赫肆虐的驰骋着,发泄着他所有的不满。

    他就像是她口中说的变|态,看她的表情越痛苦,他的心就会稍微舒服一点。

    他嘲笑着自己:萧子赫,你何时变得如此堕|落?就连跟自己的合法妻子索|欢都变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

    这时,门外传来了“扣扣”的敲门声,把发了疯的萧子赫从狂乱中拉了回来。

    他减缓了速度,敲门声也再次响起。

    “滚。”萧子赫很是烦燥。

    门外的人却不怕死问:“少爷,泳池里的佣人很多都昏过去了,你看要怎么处理?”

    萧子赫大吼:“丢去海里喂鱼。”

    “是。”

    门外的人收到命令,不一会便离开了。

    萧子赫的动作慢了,叶歆婷的身体也不再那么疼了,所以,他方才所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她觉得他真的是一只嗜血的魔王。

    他说她无情,那么他呢?也毫不逊色。

    终于,萧子赫停了下来。

    叶歆婷以为他会就此结束。

    谁知道,萧子赫俯下身,把她的双手解开,然后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叶歆婷终于睁开了眼睛,虽然眼神一如往常,但萧子赫还是勉强接受了。

    他把她的腿环在了自己的腰上,而后抱着她下了床。

    整个过程,萧子赫都没有从她身体离开的意思。

    叶歆婷虽然很想问他到底想怎么样,可碍于面子,始终都没问出口。

    萧子赫冷着一张脸,没再看她一眼,抱着她便径直走出了卧室。

    他要带她去哪里?

    被解放的双手胡乱的在他身上拍打着。

    “你最好别乱动,我可不介意在别人面前就这样把你要了。”萧子赫警告着叶歆婷。

    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话很管用,叶歆婷一下子就停下了手上的所有动作,不再动弹,因为她害怕萧子赫真的说道做到。

    想到萧家上上下下有多少佣人和保镖,她就被吓得差点昏死在他的怀里。

    当然,她也被他气得牙痒痒。

    她低低的在他耳边说:“萧子赫,你就是一只恶魔。”

    萧子赫冷笑:“谢谢夸奖。”

    比起禽|兽、变|态这些用词,恶魔应该是叶歆婷对他最高的褒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