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这就是她想要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5本章字数:3020字

    跟了萧子赫许多年的卫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罕见啊………罕见啊………

    那本杂志有那么好看吗?

    搞得卫成也心痒痒的,想看看里面到底写着什么样的内容。

    突然,萧子赫把杂志丢到了卫成手里。

    他说:“做了她。”

    通常,萧子赫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都是冰冷恐怖的。

    而今天,卫成觉得萧子赫好像是在说天气一样。

    声音和语气都极为平淡,还带着丝丝兴奋。

    是兴奋没错。

    高高在上的萧子赫要整一个人,至于那么兴奋吗?

    这时,银杏来了,神色有些紧张,“少爷,少奶奶把自己关在浴室里不肯出来,我叫了几次她都不答应。”

    听完银杏的话,原本还面带微笑的萧子赫,双眼一沉,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半小时了,还不肯出来?

    “少爷,要不………你上去看看吧,少奶奶昨晚没吃东西就睡了,我担心她会不会是洗太久………”

    银杏话还没说完,萧子赫的身影就消失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了房,轻轻的把门敲了几下。

    没回应?

    “叶歆婷?”又喊了一声。

    还是没回应?

    萧子赫心头一紧,难道………

    他不敢再往下想。

    下一秒,他一腿踢开了浴室门………

    沐浴乳的香味随着温热蒸汽向萧子赫扑面而来,他想也不想的直直冲了进去。

    只见叶歆婷睁着一双充满了防备的眼,蜷缩着身体,坐在浴缸里直勾勾的瞪着他,白皙的皮肤上还泛着刺眼的红血丝。

    萧子赫垂了垂眼,怒意急速攻心,“恭喜你,叶歆婷,你再一次成功的激怒了我。”

    叶歆婷微微颤抖着身子,冷言轻语道:“出去,麻烦你把门关上,谢谢。”

    萧子赫笑了………

    他紧张兮兮的冲进来,得来的就是她这样的一句话?

    叶歆婷冷笑了一声,突然之间,好像淡定了许多。

    她像是把萧子赫当成了透明人那样,拿着浴球,挤一些沐浴乳再一次狠狠的往自己身上擦。

    萧子赫弯下身,抓住叶歆婷的手:“叶歆婷,你敢不敢告诉我,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阴冷到连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

    “不敢。”借着沐浴乳的润滑,她把萧子赫狠狠的甩开了。

    被萧子赫碰过的地方,还是十分的恶心,当着他的面,她便拿着沾满了泡沫的浴球往手臂上抹。

    这下子,本来还不知道她在干些什么的萧子赫,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

    薄凉的唇微微弯起,萧子赫把叶歆婷从水里捞了出来,拉过淋浴喷头,不管水温是热是凉就往她身上冲。

    叶歆婷顿感绝望。

    像是一尊没有灵魂的雕像一样,任由着萧子赫怎样对她。

    直到萧子赫把她处理干净之后,她才把自己呆滞的目光给拉回来。

    看着他因为生气而黝黑的脸。

    她说:“萧子赫,放了我吧。”

    他不语,只是拖着她狠狠的甩到床|上,自己则坐在床边,点燃雪茄抽起来。

    “叶歆婷,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从你进这个家门开始,就注定是我萧子赫的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别总想着逃走,到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而且,别忘了自己的任务。”

    听完他的话,叶歆婷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平静的有些反常。

    她躺在床|上,淡淡的说:“我知道。”

    萧家不就是想要一个孩子吗?

    如果萧子赫非要她生的话,她愿意。

    不是她欠萧子赫的,而是欠她的养父母萧肃和叶舒曼的。

    叶歆婷再一次露出一个极美的笑容。

    她微微挪动着身体,坐了起来,一双苍白的小手,从萧子赫的背后轻轻的抚上了他的肩。

    萧子赫微微一怔,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

    叶歆婷见萧子赫没有推开自己,光果着身子下了床,而后把手伸到了他衬衫的领口前。

    一颗一颗的、慢慢的把他衬衫的扣子给解开来。

    萧子赫倒抽一口气,不知她又唱得哪一出。

    他的双眼微微咪起,看着她纤瘦的、皮肤上带着红血丝的身体。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把她狠狠的压倒在身下,而后惩罚她对她自己的身体所做的一切。

    她的身体也是他的,没经过他的同意,她没有权利那么做。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看着颤抖中的她,他倒想看看,她现在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歆婷的动作极慢,有好几次,她都紧张得差点把萧子赫衬衫上的扣子给扯掉。

    房间里安静得让人害怕,萧子赫甚至能够听见叶歆婷紧张的心跳声。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

    这种感觉,就像是萧子赫在逼迫她一样,而她就是那个默默的承受者。

    萧子赫冷笑。

    他突然明白了她的意图。

    他把手中的雪茄狠狠的摁在了床头柜上,捉住她的双手,用轻蔑的目光看着她:“叶歆婷,你不是一直都很冷漠无情的吗?你不是一直都把身边的一切都当作无所谓吗?”

    “………”

    “怎么?这么快就向命运低头了?这么快就认输了?”

    “………”

    “为什么不把你的冷漠继续保持下去?”

    “………”

    叶歆婷咬着唇把头撇开,委屈感油然而生。

    但她宁愿咬破自己的嘴唇,也不肯松口服软,更不肯掉下一滴眼泪。

    萧子赫的双眼早已被怒火烧得通红,他拉起她的手,把她又一次甩到了床|上。

    叶歆婷吃疼,却没喊出一声。

    萧子赫把早已被解开了扣子的衬衫脱去,欺身压在了叶歆婷的身上,火热的手掌放肆的在她身上游移起来。

    叶歆婷睁着一双大眼,眨也不眨一下。

    叶歆婷,再忍一下,就一下下,很快就会结束的………

    萧子赫已接近疯狂。

    他疯狂的抚摸着她,疯狂的亲吻着她。

    “叶歆婷,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想要就给我拿出个样子来,我对死鱼没兴趣。”萧子赫低沉的声音从地狱传来,由远而近,说完之后,便再一次回到叶歆婷的身上肆掠。

    叶歆婷冷笑。

    他的话,好讽刺………

    他说的没错,这就是她想要的。

    但,这不也是他们想要的吗?

    命运既然如此,她除了认输,除了低头之外,她还能做什么?

    她的命是萧家捡回来的,她衣食无忧的生活,也是萧家给的。

    即使她再怎么不愿意,她也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啊。

    叶歆婷,再一下下就好,只要怀上宝宝,一切就都结束了………

    她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美轮美奂的图案。

    马上就,结束了………

    然而,许久之后,叶歆婷预料中的事情没有发生。

    一阵冷风过后,萧子赫起身离开了,只丢下了一句话。

    叶歆婷蜷缩着身子,静静躺着。

    伸手摸了摸脸颊。

    怎么湿了………

    这就是眼泪吗?

    她从何时开始,学会流泪的?

    她为什么要哭?

    她只不过是想要早点解脱而已,他为什么就是不肯成全她?

    萧子赫说:叶歆婷,现在的。

    她笑了………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她只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孤女,她从来都不配得到他。

    既然不配,那你为何又不肯放过我?

    *

    赫风集团总裁办公室

    豪华气派的办公室,又变得狼藉一片。

    已经是第二次了吧?而且两次都是发生在他结婚以后。

    由此可见,他的新婚生活过得到底是有多不如意。

    萧子赫烦燥的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雪茄,任由自己的思绪沉浸在这缭绕烟雾之中。

    他慑人的双眼,在迷蒙的烟雾背后显得更加让人害怕。

    以至于到现在为止,都没人敢接近他的办公室一步,除了孤傲美人锦瑟。

    锦瑟穿着一贯的高跟鞋加简单的套装,一头卷发仍然随意的披在身后。

    冷艳、性|感、迷人。

    鞋跟与大理石铺设的地板相撞,在这安静的办公室里发出规律的哒哒声。

    她轻轻的敲了敲总裁办公定的大门,还未等里面的人同意,她就私自推门走了进去。

    “出去。”萧子赫看也不看一眼来人是谁,听见声音就乱吼一气。

    然而,来人却不为所动,与他越靠越近。

    锦瑟面无表情的把一张大红色烫金请柬,放到了萧子赫的办公桌上。

    “这个是陆老寿宴的请柬。”锦瑟淡淡的说。

    “拒了,就说我没空。”

    如今,他自己的事情都还一团乱,哪还有闲心去参加什么寿宴?

    “你确定?”锦瑟问。

    萧子赫不耐烦的闭上双眼靠在椅背上:“锦瑟,你从来都不会质疑我。”

    “对不起,我以为………”锦瑟顿了顿,接着说:“我以为叶歆婷小姐会对这张请柬感兴趣。”

    “………”

    萧子赫不说话,脸色却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怎么糊涂到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锦瑟见萧子赫半天不说话,淡淡的一笑,拿回了请柬,“既然你没空的话,我这就去回绝了陆总。”

    锦瑟刚准备走人,“站住。”萧子赫突然开口叫住了她,“应了陆俊逸,跟他说我会带着夫人准时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