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心疼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5本章字数:3135字

    他放下手中的书本,低垂着双眼,看着她把果汁全喝了下去,“歆儿,想不想出去散心?”

    叶歆婷问:“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

    “我哪也不想去,我呆在家里挺好的。”

    萧子赫微微蹙眉,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张大红色烫金请柬。

    这张请柬被萧子赫收起来很久了,但他最终还是拿了出来。

    他把请柬交到了叶歆婷的手里,什么话也没说。

    叶歆婷有些奇怪,他给她这东西做什么?

    她慢慢的把请柬打开。

    刚劲有力的大字立刻映入她的眼底,这字迹她再熟悉不过了。

    嘴里小声念叨着,她不敢相信的小声问:“俊逸哥?”

    萧子赫点头,“想去吗?”他的声线里尽是柔情。

    叶歆婷再次不敢相信的睁着一双大眼,“你会带我去吗?”

    他说:“会。”

    把手中的请柬放到桌上,“我想去。”

    “歆儿,过来。”萧子赫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叶歆婷也十分乖巧的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身边。

    待叶歆婷坐稳之后,萧子赫不知又从哪里取出来了一个盒子,交到了叶歆婷的手里。

    叶歆婷又扬起不解的小脸看向他。

    “打开看看?”

    她点头,而后便把盒子打开来。

    一条亮闪闪的蓝宝石项链瞬间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吊坠上的那一颗巨大蓝宝散发着神秘的蓝光,让人为之着迷。

    “喜欢吗?”他问。

    叶歆婷点头:“喜欢。”

    “送给你的。”

    “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因为我怕你出去丢人。”

    说完,萧子赫瞬间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怕她出去丢人?

    她丢谁的人了?

    看着她不解的样子,萧子赫便跟她解释道:“陆家的生日宴。”

    这下叶歆婷终于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了。

    她把盒子盖上,没好气的丢还给他,有些生气的说道:“既然嫌我丢人,就不要带我出去”

    “俊逸是你唯一的娘家人。”

    叶歆婷身子一怔。

    他还记得?

    如果他不说,她都快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现在想起来,她有多久没见到陆俊逸了?

    好像是在她的婚礼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吧?

    也不知道他最近过的好不好。

    想着想着,叶歆婷失了神。

    萧子赫看着她为了别的男人失神的模样,心口有着些许的沉闷。

    他突然怀疑起自己所做出的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歆儿,你跟俊逸认识多久了?”

    萧子赫收起满脸笑意,一张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他把自己内心的迟疑掩饰的看不出一点痕迹。

    叶歆婷想了想,“你走以后,我们就认识了,我跟俊逸哥从小一起长大。”

    “我走之后?”

    叶歆婷点头:“嗯。”

    “有一次,陆伯伯带着俊逸哥来家里做客,我们就认识了,后来我们读的同一所贵族学校,小学到高中,都是在一个校区,所以我们经常见面,因为跟俊逸哥一开始就认识,所以不管是在学校里或是在生活上,他都很照顾我。”

    “哦?”

    “怎么,你不相信?”

    萧子赫的眼依然低垂着:“嗯,不相信。”

    “为什么不相信?”

    “因为俊逸是个优秀的男人。”

    “你这个理由还真够搞笑的。”

    “是吗?”

    叶歆婷点点头,而后把身子转向窗户那边,背对着萧子赫,看着窗外的风景。

    “萧子赫。”叶歆婷望着远方,轻声叫着他的名字。

    “嗯?”

    “谢谢你。”她说,而后顿了顿,“还有,对不起。”

    萧子赫转身向她,不解的问:“歆儿,怎么突然这么说?”

    他的声线里有着不言而喻的温柔。

    因为叶歆婷的一句话,一股莫名的情素在两人之间流转起来。

    叶歆婷把目光收了回来,低垂着眼,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那般,看着自己捏紧的小手。

    她说:“我不是故意的。”

    “嗯?”萧子赫不懂她说的是什么。

    “那个娃娃。”

    吐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她似乎有些紧张,给人以一种强迫自己的感觉。

    “没关系。”萧子赫说,“其实你很喜欢对不对?”

    叶歆婷点了点头:“娃娃,我一直很喜欢,也是我一直以来最想得到的玩具。”

    她的话带着丝丝凄凉,让人不忍听下去,却又不得不听下去。

    因为萧子赫想要看到她的内心。

    他不再打断她的话,静静的充当一个聆听者。

    “我的亲生母亲曾经跟我说,只有天真懦弱的女孩才会喜欢那样的东西,所以即便是我再喜欢,我也不会表现出来。”

    “歆儿,那你告诉我,你是一个天真懦弱的女孩吗?”

    叶歆婷又一次把眼看向远处,点了点头。

    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天真懦弱的女孩。

    因为当她看见萧子赫送给她的娃娃的时候,她的心狂乱了起来。

    一直平静如水的心,在那一刻,跳动了………

    然而,在萧子赫的眼里,叶歆婷其实并不天真,更不懦弱。

    她有着自己的思想,不管对事还是对人,总有着一份执着。

    如果她的内心不够强大,又怎会在萧家别墅里独自生活了如此之长的十六年呢?

    他知道,她的冷漠,她的无情都是装出来的假象。

    而内心深处的那个她,才是最真实的她。

    “萧子赫。”

    “歆儿。”

    两人同一时间开了口,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而后,两个人都尴尬的沉默了。

    沉默之后,叶歆婷先开了口,“萧子赫,对不起。”

    萧子赫心头一紧,“你不需要跟我道歉。”

    叶歆婷却轻笑。

    她说:“对不起,我忘不了过去,虽然那些画面只有一些朦胧的片段而以,但我就是忘不了。”

    “我明白。”

    “十六年前………”她轻颤的吐出几个字。

    虽然她没感觉到自己的细微变化,可萧子赫却全看进了眼里。

    他能感觉得到,她接下来会跟他说什么。

    他很想知道,十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到了现在,他却不忍听下去。

    “歆儿,不堪的回忆,就忘了吧,嗯?”他温柔的说道。

    “十六年前,我的母亲,亲手把我的父亲,杀死了………”

    萧子赫心头一怔,心脏瞬间停止了三秒。

    刹那些,一种异样的心疼串上了他的心头。

    他怎么了?

    他看着叶歆婷,她小小的身子也开始慢慢的颤抖了起来。

    可见,她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这些话给说出口的。

    萧子赫想也没想,长臂一伸,就把叶歆婷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歆儿,别说了。”

    她的样子让他心疼。

    叶歆婷却不顾萧子赫的话,再一次颤抖着身子开子口:“我还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夜,父亲带着满身酒气回了家。进门之后,就对着母亲大打出手,还把我也从被子里给揪了出来,想要连我一起打。”

    “母亲为了护着我,所以一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等父亲出完气之后,他便睡了过去。”

    “当时,我跟母亲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可是,这才是悲剧真正的开始………”

    “不久之后,家里来了两个男人………”

    说到这里,叶歆婷停住了,她单薄的身子也越抖越厉害。

    萧子赫收紧自己的手臂,把她越拥越紧,用自己的体温给她勇气。

    想必,这些话,她已经憋了很久了吧?

    也许说出来,也不是一件坏事。

    也许说出来,她能忘记过去也说不一定。

    “母亲把我关到了房间里,之后传来的,就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当时,我不知道屋子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知道的,就是母亲痛苦无比的凄厉的哭声。”

    “歆儿………”

    此时,萧子赫的表情比叶歆婷的好不到哪去,甚至比叶歆婷的还要痛若几分。

    因为,从她的话里,他便知道了她的母亲在那个雨夜到底遭受了一些什么。

    叶歆婷微微勾唇,似乎冷静了许多。

    她问萧子赫:“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萧子赫轻轻的点头。

    因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情,他也对她做过。

    “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屋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后来从邻居那嘴里知道了,原来那一夜,父亲把母亲卖给了那两个男人,然后买了酒。”

    “歆儿,对不起。”

    如今,萧子赫才想起为自己的行为跟叶歆婷道歉,是不是晚了点?

    “萧子赫,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

    萧子赫沉默了,叶歆婷再一次讲述起了自己的故事。

    她告诉他。

    那一夜,那两个男人走了以后,母亲便回到了房间里,抱着她一起入眠。

    可是之前,母亲的声音太过凄凉,吓得她一直睡不着。

    而她也感觉到了母亲也跟她一样,无法入睡。

    雨下得更大了,雷声轰鸣,绮丽的闪电照亮了天空。

    她的父亲没睡多久就被窗外巨大的雷声给吵醒了。

    他带着一又通红的眼,硬生生的闯进了他们的卧室,力道十分大的把母亲从床|上拉了起来。

    紧接着又是一顿残忍的毒打。

    母亲咆哮着问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父亲带着通红的双眼说:“都是因为你这个贱女人,我才会落到这般田地,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失去一切。”

    说完之后,他便再次动了手。

    然而,他就像是一只杀红了双眼的恶魔,光是打母亲一个人好像还觉得不够过瘾的,接着便再一次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