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如今,她真的累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5本章字数:3035字

    她当时,还不满四岁,怎么会受得了父亲的毒打。

    情急之下,母亲疯了一样的冲出房间,不知从哪里拿了一把刀子,从父亲的后背插了下去,迫使父亲停了手,把她丢到了一边的角落里。

    而她也着实被吓得不轻,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睁大双眼看着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那一瞬间,她被吓得忘了哭泣。

    直到她看到母亲拿着刀子在父亲身上接而连三的刺了无数刀之后;

    直到她看到无数的鲜血从父亲的身体里大量涌出来之,她才大哭出声。

    她远远的看着母亲,希望她能够告诉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到了后来,母亲什么都没有告诉她,也没有给她半句安慰。

    母亲带着一双狰狞可怕的眼告诉她:歆儿,不要相信男人,永远都不要!

    在那个大雨夜,她的声音显得是如此凄凉而可悲。

    于是。

    在十六年前的那个雨夜,歆儿失去了双亲,变成了孤儿。

    后来,她被好心的邻居送进了孤儿院。

    她很想知道自己的母亲后来去了哪里,可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够告诉她。

    只是后来邻居阿姨告诉她。

    那一夜,她的父亲当场死亡,而她的母亲被警|察带走之后,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叶歆婷告诉萧子赫。

    很久以前的事,她都已经不太记得了。

    她所说的这一切,也只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而以,十分模糊。

    唯一让她记忆深刻的。

    就是母亲对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还有满室甜腻的血腥味。

    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叶歆婷似乎十分平静,声线里不带一丝波澜,也没有半点的恐惧感。

    她像就是在跟萧子赫说天气一样。

    她原本以来,她会说到一半的时候再没勇气说下去。

    可她却没有,出乎预料之外的,她把憋在心里许久的事情,给通通说了出来。

    还说得如此平静。

    是不是都过去了?她才会如此波澜不惊?

    曾几何时,她只要一想到,就会后背发凉的事情。现在,她却能说得如此轻松。

    难道,这一切真的过去了吗?

    她真的能忘记吗?

    叶歆婷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暖暖的,她知道,那是萧子赫的体温。

    只有属于他的体温,才会如此暖,如此狂热。

    萧子赫紧紧的蹙眉,她的故事太让他揪心。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个冷血无情之人,可在听完她的故事之后,他的心被狠狠的触动了。

    他紧紧的抱着她。

    他真的很想问一问叶歆婷,你到底是有多大的魅力,才会如此轻易的触动我的心?左右我的思绪?

    可他并没有问出口。

    而是不假思索的在她的耳边轻吐了一句:“叶歆婷,今后,你有我!”

    他的声音低沉、温和,带着非一般的穿透力。

    就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抓住了叶歆婷的心脏,让她的心一瞬间忘记了跳动。

    她看着远方,轻声说:“萧子赫,对不起。”

    萧子赫低笑,把头埋到她的胫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因为我辜负了你的好意,我把你送给我的娃娃弄坏了。”

    她的声音充满了抱歉。

    “没关系,只要你知道我的心意就好。”

    叶歆婷慢慢的转身,跟他面对面,一双大眼低垂着,就像是犯了错的孩子在认错一般。

    “萧子赫,能把那个娃娃再送给我吗?”她问。

    “歆儿,娃娃已经碎了。”

    “对不起,其实我很喜欢那个娃娃,只是………”

    萧子赫把她轻轻的拥入怀里,一手搂着她,一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

    “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你要是喜欢,我再给你买一个就是了。”

    他的语气很霸道,却也十分温柔。

    她趴在他的怀里,汲取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

    他的气息,带着淡淡的花香,又带着淡淡烟草的独特清香。

    “那天,当我看到那个娃娃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的,就是妈妈的脸,就是十六年前的恐怖画面,所以我………”

    萧子赫打断了她的话:“歆儿,不许再想了,都过去了。”

    “你还有我,嗯?”

    叶歆婷点点头,安静的趴在他的怀里。

    叶歆婷承认,他的话真的感动到她了。

    是啊,她还有萧子赫,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她也不知道她自己会不会爱上萧子赫。

    但是,就在一瞬间,她突然感觉不到害怕和孤独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终于能放下过去了;

    更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能有那么一个人陪在她的身边,真好,能有那么一个人爱她、疼她,真好………

    爱?

    难道,这就是爱吗?

    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她好像渐渐的懂了………

    但是,他真的爱她吗?

    “歆儿,我们每个人都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痛苦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他过去吧,没有经历过这些痛苦,你也不会长大的,不是吗?”

    叶歆婷点了点头。

    这样的道理她明白,只是那个夜已经成为了她长久以来的梦魇。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会被那可怕的噩梦惊醒,醒来之后,眼前总是血淋淋的一片,便再也无法入睡。

    小的时候,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就不会有太大的感觉。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就越来越懂得一些事情,每每看到那样的画面,又怎能不让她害怕呢?

    最重要是,就在那个夜,她变成了,一个人。

    虽然她在孤儿院里没住多久,就被接到了萧家,成为了衣食无忧的富家千金,可是到最后,她始终都还是一个人。

    “歆儿,告诉我,你会忘记过去。”萧子赫轻拍她的后背。

    “萧子赫,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我只能说,我会尽力的。”

    萧子赫浅浅的笑了:“嗯,答应我,把面具脱掉,做回真正的自己好吗?”

    叶歆婷抬起头,眼睛干净而又明亮:“我可以吗?”

    他点头:“可以,冷漠并不适合你。”

    他的歆儿太过单纯,就算是带上了冷漠的面具,也会被人轻易的发现。

    跟她在一起相处的这段日子。

    他看到了内心深处的那个叶歆婷,会笑、会生气、会感动、渴望被爱………

    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只不过,她很傻气的把自己给藏了起来,却不知别人早已从她的一举一动之洞悉了一切。

    说起来,她只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傻丫头罢了。

    听完萧子赫的话,叶歆婷甜甜的笑了。

    他说的很对,冷漠其实并不适合她。

    天知道,这些年来,她到底装的有多辛苦。

    如今,她真的累了。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跟萧子赫说这么多关于她自己的事。

    话,就在那么一瞬间脱口而出了。

    她原本以为,她说出来之,自己会受不了,会崩溃。

    可是,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说出来之后,她发现她的心里舒服多了。

    而且还产生了一种感觉,就是那些可怕的过去,再也不用她自己一个人来承担。

    因为她的身边,有了萧子赫,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她看着他深沉的眼神。

    有一秒钟,她的脑袋里闪出了一个念头:她以后会跟萧子赫永远在一起。

    但那个念头,很快的就被她给打消掉了。

    因为萧家想要的,一直都只是一个孩子,而她对于萧家而言,始终都是一个可怜的孤儿,可有可无。

    如果不是萧子赫选择跟她结婚的话,说不定现在她早已离开萧家了。

    事实就是这样,没错。

    想到这此,叶歆婷的心又一次沉了下去,眸光也跟着暗淡了几分。

    “在想什么?”萧子赫问。

    叶歆婷连忙摇了摇头,把那些不应该出现在她脑里的念想通通甩走了。

    在萧子赫的眼里,此时叶歆婷摇头的动作,表现的就是她最真的自己。

    他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揽着她瘦弱肩膀,再一次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用自己坚挺的鼻尖,轻轻的摩挲着她头顶的发丝。

    “歆儿,你有着能让人为之疯狂的能力。”

    “………”

    “你太瘦了,你这样要怎么给我生宝宝?”他轻笑着问道。

    “………”

    瘦吗?

    她自己觉得还好吧?

    学校健康检查的时候也没说她营养不良啊。

    萧子赫和叶歆婷就这样,在这阳光明媚的下午,相拥了许久。

    彼此之间没有说话,却也不会觉得尴尬。

    阳光暖暖的,萧子赫的怀抱更暖。

    不知不觉中,适应了猪一般生活的叶歆婷,渐渐的在萧子赫的怀中睡着了。

    自从娃娃打碎之后,她就一夜没睡好。

    她是真的累了。

    而此时,她也是真的睡的踏实了。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萧子赫微微一笑,把她打横抱了起来,轻轻的置于柔软的床垫上。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萧子赫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把那条漂亮的蓝宝石项链戴到了她的脖子上。

    沉睡中的叶歆婷,与她脖劲上的蓝宝石一样,让人着迷。

    萧子赫眼神深深的看了一会之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