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歆儿被下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1:15本章字数:2921字

    在萧子赫没有爆发之前,锦瑟第一个冲进了那个隐蔽的角落,带着一双冰冷到了极点的眼神盯着那两名陆家的佣人。

    她的声音虽然有如天籁,是那么好听,却也有着慑人的能力。

    锦瑟一脸严肃的问道:“你家少爷人呢?”

    她的语调犹如风霜雪雨那般,把人冻得无法动弹。

    两名佣人先是看了一眼锦瑟,而后又看了看她身后的萧子赫。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吓坏了两名佣人,甚是比外面漆黑的夜更为可怕。

    他低垂着眼,深棕色的眸子深沉的看不见底。

    宛如从地狱来的撒旦那搬,只要一眼,便可看穿一个人的内心,把人们最深处的罪恶灵魂给吞噬。

    他面无表情,却是在等着她们的答案。

    锦瑟再一次问道:“你家少爷在哪?说………”

    两名佣人被锦瑟的冷言冷语吓得轻微的颤抖起来。

    如此美艳的一个女人,居然拥有着强大慑人气息,这是她们从来没见过的。

    “少,少爷,少爷他回房间了………”

    其中一个佣人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环境和气氛,最终开了口。

    “带路。”锦瑟轻吐一句。

    两个佣人瑟瑟的走在了前面。

    锦瑟跟上了她们的脚步,萧子赫却是半晌未动。

    他嘴色勾起了一抹冰冷到了极致的笑容。

    充满了嘲讽,但更多的,却是他嗜血的暴戾。

    他握紧拳头。

    锦瑟交给他的东西,被他紧紧的攥住,割得他掌心传来一阵阵的生疼。

    一转头。

    锦瑟和两名佣人早已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邪气的仰面一笑,萧子赫大步追上了他们的脚步。

    陆家的宅子很大。

    一行人足足走了十分钟,才看到陆俊逸平时所住的地方。

    佣人指了指眼前那扇紧闭的大门,颤颤巍巍的说道:“这就是少爷的卧室。”

    锦瑟不再跟她们废话,对着门就豪不温柔的敲了起来。

    可是,不管她敲门的声音有多大,还是听不到门那边的回应。

    整个过程,萧子赫都不说一句话,一双眼死死盯着那扇华美的房门。

    一时间,他似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一时间,他突然希望那扇门永远不要被打开。

    他是在害怕吗?

    他冷冷一笑。

    是的,他承认他在害怕,他害怕门打开之后,他会看到不该看的画面。

    他害怕在看到那样的画面之后,他会不顾一切的杀了那个女人。

    锦瑟转身,萧子赫的冷静令她害怕。

    她跟在萧子赫身边也有三年之久了,在外人看来,她只是他的秘书。

    可是私底下,两人关系极好,是难得聊得来的朋友。

    这三年之中,她看过无数次萧子赫嗜血暴戾的可怕模样,却始终没有这一次的平静来得更为可怕。

    现在,她真的有点后悔自己刚到陆家时所说的话。

    好戏确实如期上演了,只可惜戏的内容是她所不想看到的。

    “赫,也许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歆儿是个单纯的女孩,她跟俊逸从小一起长大。你要相信她。”

    锦瑟的声音有些颤抖,话虽这么说,可连她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了。

    萧子赫低沉着声,带出阵阵冷风:“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说罢,他从腰间取出了象征着萧子赫本人的精美的银色手枪。

    他就像是黑夜之中嗜血的猛兽,把两名没见过世面的佣人吓得瞬间瘫倒在地,瑟瑟发抖。

    锦瑟的也瞬间变得惨白起来。

    “你要做什么?”

    锦瑟的话音刚刚落下。

    安静的走廊里就传来了砰的一声音巨响。

    陆俊逸的卧室门应声而开。

    见状,锦瑟率先冲了进去。

    她紧紧的闭上双眼,而后又缓慢的睁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之后,她的脸恢复了一丝血色。

    还好他们没看见想像之中的画面。

    陆俊逸的卧室依然整齐而又干净。

    萧子赫环视了一圈,没有找到人也没有看到不该看的,但他的脸色还是好不到哪里去。

    叶歆婷人呢?

    “赫,我们真的是误会他们了。”锦瑟轻声说道。

    萧子赫却是再一次抬起那双有如鹰隼般的双眼,环顾着陆俊逸的卧室。

    最后他把视线定格在了浴室门上。

    锦瑟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心头一惊。

    他们,该不会?

    “嗯………”

    一个极细、极轻柔的喘息声传来。

    锦瑟全身的血液瞬间倒流。

    她好歹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就算再笨,也知道里面的人正在做什么。

    更何况,她是一个多么精明的女人。

    她转眼看向萧子赫,顿时失去了所有语言的能力。

    她原本以萧子赫会直接冲进去把两人杀了。

    但出乎预料的是,他没有。

    他优雅的转身,慢慢的坐到了沙发上,修长而笔直的双腿十分优美的交叠在一起。

    他缓缓的松开了拳头,把锦瑟给他的东西丢进了礼服的口袋里。

    然后掏出一支雪茄。

    金属打火机闪起了火光,雪茄独特的清香,瞬间迷漫了整个房间,带着死亡前的恐怖气息。

    锦瑟本想去叫“醒”浴室里的两人,但在看到萧子赫的脸之后,她放弃了最初的想法,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现在贸然冲进浴室,叶歆婷跟陆俊逸会死得更难看。

    所以到最后,锦瑟跟着萧子赫一起坐进了沙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就像是浴室里的男人是她的丈夫一样。

    相对于锦瑟,萧子赫的脸上则是豪无表情,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观众。

    偌大的房间里。

    气压降到了最低点,把所有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像是下一秒便会失去呼吸一样。

    隔着厚重的玻璃门。

    不断有着嘤嘤的低泣声和痛苦的低吟声从里面传出。

    锦瑟越来越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小脸惨白惨白的,她真的好后悔为了萧子赫来陆家的这一趟。

    反观萧子赫,他仍然优雅的抽着烟,一口接着一口,一根接着一根。

    仔细看,他的嘴角似乎带着一抹不浅不淡的冷漠笑意。

    像极了正在专心欣赏一场歌剧的观众。

    然而,这次上演的歌剧好像是剧情太过无聊,不管对方如何卖力的演出,都无法触动萧子赫。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尊没有灵魂的雕像一样。

    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走过,发出哒哒声音。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让所有人都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整整过了一个小时,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才慢慢缓了下来。

    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锦瑟的心脏不知道停了多少次,她更不知道自己被吓出了多少冷汗。

    声音停止。

    锦瑟的心脏也跟着静止了。

    她怯怯的看了一眼萧子赫,他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抽着烟,眼睛微微咪起,眼珠一转也不转的盯着某处,却让人看不透,他究竟是看向哪里。

    浴室的门把传来轻微的转动声。

    接着,玻璃的那一边便有人影晃动着。

    陆俊逸赤果着上半身,横抱着被一条白色大毛巾包裹住全身的叶歆婷走出了浴室。

    他把房间里两位不速之客当成了透明人,抱着睡着了的叶歆婷,径直放到了床|上,而后再温柔的给她盖上薄被。

    待一切动作结束之后,陆俊逸转身走向沙发,与萧子赫和锦瑟坐在了一起。

    萧子赫微笑,优雅的拿起桌上的烟盒,从里面取出一支雪茄丢给陆俊逸。

    陆俊逸把烟点燃,吸了起来。

    此时,没有人说话,除了打火机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别无其他。

    陆俊逸的头发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水珠。

    他光果着的上半身,水珠滑过,惊起万般惊艳的旖旎气息,美得让人瞬间忘记了呼吸。

    他一双像是用笔勾画出的丹凤眼,微微咪起,在缭绕的烟雾背后,散发着丝丝情|欲之后的迷离之感。

    两个气场如此强大的男人,两个都美得惊艳的男人,一个冰、一个火。

    他们之间暗自攒动的气流把锦瑟给逼得率先开了口。

    “俊逸,你跟赫是朋友,你怎么可以………”

    “你爱她?”

    锦瑟的话被萧子赫嘴里吐出来的三个字给瞬间打断了。

    陆俊逸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而后慢慢吐出。

    “是。”

    萧子赫轻笑,唇角弯起的弧度在这昏暗的房间里显得邪魅无比,更慑人无比。

    “她很美,也很美味。”萧子赫的唇边带着几分戏虐。

    陆俊逸笑了。

    他的歆儿是很美,任何方面,一直都很美。

    萧子赫也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而后慢慢的吐出。

    笑面依然,“只可惜,她是萧子赫的女人,任何人都无法染指,包括你——陆俊逸。”

    话音刚落,萧子赫便像一阵风一样站起身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出那把无价的、银色的、镶满的钻石的手枪。

    “你必需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砰!!!

    震耳欲聋的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